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這篇是一歲出頭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吹泡泡,洗個澡,香噴噴的小寶寶。)

 

(即使不小心跌倒,爬起來擦擦眼淚,只要你願意伸出手,世界也會再次與你擁抱。)

 

 

 

早安能夠沐浴在檸香的陽光嗎,午安可以沉澱在氤氳的茶香,晚安在哪一雙眸光安心地融化。

果若陰雨,是不是啊有那麼一方屋簷,與你一起揭亮將至的天晴。

 

 

甫逾新歲,迎來一場跨國會議,老紳士不得不外宿幾日。小騎士雖暫無任務,但他們盡可能避免讓小傢伙在涉及危險的場合露面,是故,護送的職責轉由其他同事接手。

出發當天早上,儘管和平時上班無異,可許是多了一件行李,給爹地抱著送爸爸出門、纔過一歲生日的小娃娃察覺不同,當即癟起小嘴巴,緊捉老紳士的手,任雙親溫言軟語哄了半晌,小寶寶依舊皺眉哼哼。無可奈何,老紳士仍得出門,小騎士費了好一番心力才讓哇哇大哭的孩子平靜下來,奶嘴這幾日大約又得出動。

 

好容易不哭了,小娃娃抽抽搭搭地打哭嗝,片刻後哭累了趴在爹地胸前睡著,小騎士小心翼翼騰出一只手給老紳士回訊息,拍下一張小花貓的哭哭睡臉,像是夢中也喃喃著要爸爸回家,何其撒嬌。

那麼那麼多年前,曾經,在他睡醒以後,冬雪消融復又紛紛,父親再沒有推開家門,他甚且從此上鎖了心門。

而許多年後,他們擁有同一個家的鑰匙,同一個回家的理由,約定了長相廝守,牽著那雙小小的手,一起走一輩子長長久久。

 

然後,太陽公公和月亮婆婆轉圈圈,來到老紳士預定返國的這日,雖則惟恐變數,他們並未告知小傢伙確切的日期,也當作給小王子一個驚喜。

早晨,小騎士在鬧鈴呼叫前轉醒,身側,睡在自己的枕頭、捉著小熊被被,吸著太陽奶嘴的小娃娃仍然熟睡。

可說是不成文規定吧,儘管嬰兒房即設在主臥,但若是他們其中一方出差,便將嬰兒床移至大床邊、抑或大人小人同床,以防小寶寶夜裡醒來沒見到爸爸爹地會害怕。布偶們也遷徙至床頭櫃站崗,守護每顆心一夜好夢,星輝流轉後將能夠天亮。

 

待小傢伙起床,小騎士展開今日的例行作業──洗屁屁換尿布的時候,小人問「DADA!PAPA捏?」下樓吃早餐,坐在餐椅握著湯匙的時候再問「DADA,PAPA捏?DADA噗跌資──」吃飽了和小狗玩遊戲,看見茶几上的報紙又問「DADA八子!PAPA捏?」在樓梯間爬上爬下,抬頭指著牆上的標本與全家福,一面點名一面問「PAPA,DADA,噗跌,嗶……PAPA捏?」約莫喊爹地十次裡有十一次會問爸爸的去向,小騎士只覺好氣又好笑。

不過想想,倘如立場交換,他出差時,老紳士就得解答小霸王的十萬個為什麼,同樣親身體會過,也算是公平。

 

午睡之後,小傢伙指名爹地念故事書,在收納繪本的抽屜費心翻找,最後揀了幾本、獻寶似地咚咚咚跑向小騎士,自行爬上沙發坐好,狗兒也趴在小主人身旁,準備開始今天的故事。

 

從前從前,有一隻小花豹和風比賽賽跑,一下子是風跑在前頭,一下子換小花豹追過,長長的尾巴好像隨風飄。

跑呀跑、跑呀跑,一個不注意,小花豹摔跤了。風趕緊停下來,回過頭檢查小花豹的傷勢,其他動物也跟著風跑過來,希望平安無事。

幸好,小花豹沒有大礙,好勇敢地沒有哭,休息一下,又可以追自己的尾巴玩了喔。

 

「東東──噗跌包包。」

 

是不是想給小花豹擁抱撫平疼痛呢,小傢伙說著便趴在了書頁上,兩只小手在書上輕拍,看得小騎士忍俊不禁,也趴下來在柔軟的小臉頰輕吻,兩雙澄淨眼睛在隆冬盛開燦燦綠意。

 

 

晚餐前,老紳士回到家,在門口迎接的小娃娃開心地撲進爸爸懷裡,軟糯的呼喊真要將一顆心融成甜蜜。

 

「歡迎回家,Harry。」

 

輕踮足尖在老丈夫唇邊偷個吻,正在煮飯的小騎士繫著圍裙,廚房縈飄溫暖的香味。老紳士抽出一只手攬住小丈夫,眼底斟著半滿笑意與更多想念,「我回來了,Eggsy。」旋後,俯身回禮一抹發燙深吻,儘管小傢伙的咿咿呀呀令他們不禁失笑,並且眼鏡尚未摘下,連線彼端清晰可聞魔法師咒罵──可是,啊,他終於又回來他們的家,回到所愛身旁,那些社會規範的禮儀,暫且拋開無妨。

 

用餐時他們聊的多是小娃娃這幾天的日常,吃飽後看了斯須新聞,在小騎士可獲知的權限範圍,老紳士稍微總結會議要點。然而一如以往,泰半是幾位領袖的試探攻防,合作之日依然遙遠。

 

正說著,恰好播出一則事故。畫面中,遭逢喪親之痛的婦人掩面哭泣,小傢伙和狗兒推著學步車再度踏入客廳,好奇地望向聲光來源,盯著好一會兒。

老紳士本想關上電視,但小娃娃的視線在螢幕及桌邊櫃流連,而後,伸出小胖手、抽起一張紙巾,搖搖晃晃往電視走去,接著舉起手、將面紙覆在婦人臉上。

 

「噗跌搭搭──」

 

興許是想替婦人擦擦淚呢,小傢伙將面紙在螢幕上抹了又抹。分明是個還包尿布的小奶娃,幾乎每天仍會哭哭臉,卻也懂得疼惜他者的憂傷,如同他們呵護著他。

等待頃刻,老紳士走上前抱起小娃娃,小騎士乘機關起節目。小寶寶的疑惑還未開口,老紳士輕輕勾住捏著紙巾的小手,提議一家三口一同泡澡,再一起說睡前故事,小傢伙立即點點頭,笑嘻嘻的小嘴巴露出幾顆漂亮小白牙。

 

「噗跌、挨一,PAPADADA!」

 

對呀,對呀。

就像你是我們的小寶貝,我們也會一直愛著你啊。







×Fin




不知所云記:


標題君是蓮蓬頭,不知道顯示得了嗎囧

雖然吃飯後洗了一次澡,不過等小柯基睡著之後,大狼犬大柯基吃飽大概又會再洗一次或不只一次、(被扔洗衣機)





评论(12)
热度(34)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