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本《Times of Life》/試閱一〈Sometime - jeu de mots〉


◎這幾個禮拜三次元爆炸所以試閱現在才出來,不好意思"Orz標題的意思是雙關語,7000字左右的肉寫完又覺得要腎虧,還有一篇新番我會努力生出來的(艸)


◎再次溫腥(?)提醒本本預購7/15截止~詳細請走這裡這裡






※ ※ ※





 

Day


 

One does not use Fitting Room Two when one is popping one’s cherry.

 

 


 

Night


 

起初,書房並未讓一幀幀頭版裝飾,甚且,彼時的牆面還未給漆成朱紅。

而那個時候,他甫加冕騎士的稱號,手上是筆繭、尚未習慣扣下扳機,已培養喝茶的嗜好,雖熟練領結的繫法,但調酒的品質仍良莠不齊,至於遲到早已是慣例。

那個時候,Mr. Pickle不時邁著小碎步跑上樓,幾次欲撒尿做記號都給攔阻。

那個時候,他的事業方起步,一段戀情未果。幾度,他以為這份職業注定了將獨自老去、恐怕難以善終,一幢屋子加上一隻小狗,便是從此往後。

 

他們,終究是只能活在陽光背面的騎士。甚或不能稱為活著。

 

是不是將要二十年了呢,期間他曾帶幾個人回家,短暫的戀愛對象,推薦的候選人,異性同性均有。

男孩不是他第一個追述曩昔任務的人,可是,只有男孩兒時的相片給貼在了報紙後。

並且,男孩成為了另一位屋主,長久地住了下來。第一的,唯一的。

 

從大門多了一副鑰匙開始,玄關鞋櫃出現設計繽紛的鞋子,時而扔在沙發的運動外套,成對的餐具和新的卡通圍裙,電視櫃添加幾片流行影集,浴室裡不同的洗髮精與相同的鬚後水,尺寸較小但款式相同的睡袍及室內拖鞋。

加大的雙人床上,不再只有一顆枕頭偶爾落下髮絲;冰箱堆了鮮少購入的啤酒或冰品,做飯準備雙倍的分量;不寐的夜半,不只有一個人與影子舉杯。

鮮活的狗叫汪汪,而不僅如廁時和標本對望。

兩人份的公事以及家事,不再是獨生的姓氏。

沙發、零食櫃、浴缸邊、床頭和書房抽屜信手可得的瓶裝罐裝液體,及伴隨興致而來的體液。

 

或者能說,是過分隨心所欲。

 

他們的初次結合雖不是在書房,但他與男孩樂於嘗試各種選項,實踐萬千想像。

若有疑惑,他也樂意為他的男孩解答。

 

這日,他在晚餐後回書房處理幾封急件,電影才開始幾分鐘,一塊兒窩在沙發上的男孩攬著他的腰討了幾朵綿綿親吻。「東西弄完了就回來陪我看,國王陛下。」男孩咬著耳珠堂堂下令,假如可以,他真想當下就把男孩按在沙發上,螢幕裡重溫著愛情喜劇片,螢幕外升溫著愛情動作片。

然而,生活到底不是電影,他們有時得接受自己不是命運的編劇,縱使手中搦著高科技鋼筆。

 

敲下鍵盤輸入回覆,靜謐的室內惟此和淺淺鼻息清晰。

他坐在辦公桌前,身上是向晚自裁縫店返家尚未換下的西裝,不過領帶和槍套皆已卸下。牆隅依舊擺放音響,帘子朦朧地掩翳了落地窗外的燈光,倘如斟上一盞調酒,幾無異於昔日獨酌的每一幕夜色。

除了他額際褪淡的傷疤。除了牆面翻新過的頭條。

除了這棟房子不僅有一隻狗,不再只有他一位屋主。

除了,他的心住進了一個他。






评论(6)
热度(21)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