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這篇是baby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真正的高貴,是超越過去的自己。)

 

 

 

月曆將要撕新的仲秋,風拂來的涼意漸濃,紅葉已然染色了大半,宛然穹蒼也蘸上簇簇金燦。

 

晨光沁過帘子淌下窗畔,窗外隱約閃爍鳥鳴,一室清淺的寧謐。

叮鈴。鬧鐘乍響,一只手旋即掙扎著探出被窩按下,一切復安靜了少頃。不過,稍後,小騎士慢慢坐起身,露在衣領外的頸間吻瓣明晰。

腰仍有些痠疼,尤其下身那處罅縫,小騎士忍不住轉頭瞋向始作俑者,老紳士猶熟睡,未膠的微捲栗髮散落額前。是日中午,老紳士便要搭機前往他國與會,數日後方能歸返,他們因而繾綣難捨了近半個夜晚,小騎士的睡衣該是睡著後老紳士換上的。

 

老貪心鬼的獨占欲,難怪會遺傳給小貪心鬼。

 

對仍睡夢的老紳士做了個鬼臉,小騎士將鬧鈴設定延後,讓老丈夫和小傢伙再睡一會兒,屆時早飯差不多也完成了。

關於下廚,他們並沒有特別分工,除了小騎士孕期較易身體不適,幾乎由老紳士主掌烹飪。小寶寶開始吃副食品後,他們盡可能騰出時間做菜,比曩昔花費更多心力在廚房,只盼小王子賞臉把飯吃光光。

 

養育孩子,無疑是生命中如履薄冰的課題之一。

幸而他們扶持著彼此,廝守、責任、分擔、相伴,儘管也曾迷惘,將來仍免不了受傷,可是,他們會牽著那雙小小的手一步一步長大,以愛為家,起航。

 

吃過早餐,乘車前往裁縫店,還得至總部轉乘私人飛機,老紳士本想讓小丈夫與孩子在家休息,但小騎士抱起小娃娃舉手,「小不點說他要跟爸爸爹地一起上班啊。」給捏著小胖手的小寶寶兀自咿咿呀呀,像是附議,老紳士勾住那指揮舞的小手,也就答應下來。

反正,魔法師用心良苦找機會要和小教子吃飯,如此即有現成的理由,算是雙贏。

 

抱著兔兔玩偶,小傢伙不曉得是不是知道爸爸要出差呢,原先讓爹地抱著,卻頻頻伸手想掙脫,下車後更沿途要老紳士抱抱。小騎士佯怒親了一口粉撲撲臉頰,小霸王一手捉著布偶、一手揪著老紳士的灰西裝外套,咯咯笑著轉過臉想躲,旋後當然又被親了好大一口。

輕輕捋整小娃娃蹭亂的頭髮,老紳士感受著胸前溫暖的重量,西裝也許給抓皺、也許沾上幾點口水,不過,更馥郁的是純淨奶香,暈染在衣料,釀在了心房。

 

待到出發時刻,小霸王仍捉著爸爸的手不肯放,小騎士抱過噘嘴巴哼哼的小寶寶哄呀哄,匆匆與老紳士交換一枚親吻,約好了回來後帶小傢伙和母親妹妹晚餐,一家三口再一起洗澡、說故事睡覺,吃飽飽睡飽飽,最簡單的日子就足夠美好。

 

之後,魔法師陪小教子玩了須臾,然而大約是到午睡時間了,小娃娃開始揉臉鬧脾氣,小騎士以背帶將孩子固定在懷抱,掏出太陽圖案奶嘴讓小傢伙吸著,多少能安撫助眠。

老紳士出國之外,是日並無要事,小騎士盤算去超市一趟,和魔法師打聲招呼便先行返家。

 

「小不點晚餐要不要吃玉米?上次爸爸做的玉米湯你好喜歡對不對?今天換爹地煮給你吃哦。」

 

離開裁縫店,才是明暖午後,適宜散步。小騎士一手握著傘,另一手隔著背帶在小小的背輕拍,甜甜睡著的小寶寶自然沒有答覆,小騎士稍稍調整奶嘴讓小娃娃含得牢一些。復又抬頭,迎面走近一人頗是眼熟,凝眄看覷,對方也瞧見了他,驚喜地揮手走上前,小騎士翕忽豁然,那是他昔日的好友之一。

 

「Jalma!」

 

「Eggsy?噢媽的、真的是你!我剛剛還在想──」

 

許久不見的友人激動地想向他擊掌或拍肩,可看見小騎士懷中的嬰兒,旋即禁了聲收回手,以唇語說聲抱歉,臉上滿是驚奇。

 

「呃,你的……?」

 

「哦,我兒子,剛睡沒多久。」

 

又在小傢伙背上輕拍幾下,小騎士和友人寒暄了片刻,闊別之情滿溢,把握空檔找了間咖啡店聊聊。若是從前,他們的目的地必定是酒吧,但二手菸對孩子會造成傷害,況且仍處於親餵時期,自從得知懷孕後,小騎士已幾乎滴酒不沾。

 

「哇噢,真的超久沒見,你居然已經有小孩了。」

 

揀了臨窗的座位,待各自的飲品端上桌,友人依舊目不轉睛盯著小寶寶的睡臉。

 

「不過你本來就喜歡小孩啦,我還記得有幾次出來你提早走,就是要泡奶粉給Daisy喝。」

 

聽著友人的敘述,小騎士啜了一口果汁,恍惚遙遠的疇昔一幕幕鮮明浮現,至今也不過幾年。

 

「噯,你什麼時候改喝果汁了?」

 

嘗了口剛煮好的咖啡,友人指指他面前的玻璃杯,小騎士只是聳聳肩,左手捋過小娃娃的髮絲。

 

「這個啊,小傢伙還沒斷奶囉。」

 

是無可奈何嗎,可小騎士的每一個字均啣著笑意,友人似懂非懂點了點頭,又喫了些咖啡。

 

「你兒子跟你長得滿像。」

 

「你也覺得?我媽是說一半一半。」

 

正說著,小傢伙睡夢中忽然哼哼,在爹地懷裡扭呀扭地轉過頭面向另一側,小騎士再度拍拍背,低頭在小寶寶金褐色的頭髮輕吻。對座的友人一臉不可思議,看看小娃娃再看看小騎士,不僅是西裝的緣故,眼前這位曾經的死黨打從內在蛻變了什麼,幾是脫胎換骨。

 

「有小孩之後是不是會改變很多習慣啊?不管是吃的喝的……要我一整年都不能喝酒,用想的都覺得可怕。」

 

「還有結婚──噯,不是同居,是跟另一個人一輩子綁在一起耶,我真的覺得你他媽、呃,抱歉,我真的覺得你很勇敢,Eggsy。」

 

友人一面說著一面搓了搓手,是他們相識以來的小習慣。小騎士看著裝扮與過往些微不同的舊友,思量著那些疑問句及肯定句,紛紛如玻璃杯身的水珠,淌落在記憶。

 

是啊,是嗎,是勇敢或莽撞,撲火抑或浴火,在時間的漫漫長路上,邁出腳步就是無以回頭。

 

曾經,他坐在酒館裡,目睹他華麗而又俐落地回禮那些無禮;曾經,他站在酒館門口,以自己的方式致敬他教導他的一步步禮儀。

曾經,他以為他永遠離開了,他做的好長好長的夢只能醒了。

可是,他回來了,回到他身邊,他們活著的這個世界。而他磕磕絆絆地追,不過是想與他比肩。

 

疼痛嗎,苦澀嗎,害怕嗎,徬徨嗎。

但是,他不再是一個人了,不再無家可歸了。

他牽起他的手、還有一雙小小的手,成為他們了。

 

「因為是家人啊。」

 

垂眸注視吸著奶嘴的小傢伙,感受依偎心口的暖熱體溫,小騎士眼裡盈著柔軟深情,如若老紳士將他們珍視在心底。

 

「看來你不只當奶爸,還當起哲學家了呀,Eggsy。」

 

飲盡氤氳著熱煙的咖啡,友人聽著他的答案,嘴上雖然調侃,但滿心都是祝福。

 

「咳,其實我……過一陣子想跟我女朋友求婚。」

 

「噯、真的?你想定下來了?」

 

「嗯──一年前我找了新工作,想說多賺點錢,可能過幾年再生小孩吧。」

 

有些侷促地轉著咖啡杯,友人笑得靦腆,小騎士執起玻璃杯擺出敬酒的手勢,笑著眨眨眼。

 

「相信我,你會很幸福的,兄弟。」

 

縱然無以避免生活中各式磨擦,甚而碰撞,誰都拉不下臉轉身低頭,可也都緊緊握著彼此的手。

因為不只一個名字住在了心房,無論多晚,仍要回家。

 

因為我愛著你啊,就和你愛我一樣。

所以,每一次、我都要對你說,歡迎回家。







×Fin




不知所云記:


欸斗其實懷孕&餵母乳好像還是可以喝咖啡或茶的,只是因人而異,我也不太了解(艸)

不確定友人的名字,記得曾在哪篇HE文看過,斗膽跟著用>A<

之後三次元可能有點忙,抓緊時間寫,咕奈>__<





评论(6)
热度(31)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