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 @evelynhsieh å°é¯¨é­šä¾†æ”¶ç¦®ç‰©>D</這篇是baby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叮鈴叮鈴,每一顆星星的囈語,若是許願呢,而我聽見的都是你。)

 

 

 

盛夏,一片片綠意為薰風點翠,水袖輕拂,波湧何止一碧萬頃,恍然空氣也暈染絲絲鮮晴。是季節的桂冠呀,簪在或高或低的枝椏,藍的都是淚,熱的俱為心跳以及思念。

以跫音寫詩好嗎,以愛命題好嗎。當他想著他的時候,當夢中也牽起了手,寤寐所求。

此生無上的加冕,不過是他在他身邊,每一回眨眼,即是永遠。

 

清晨,距鬧鈴發響尚有一個多鐘頭,但老紳士業已轉醒。突然的支援任務,聽見床頭櫃上眼鏡的提示音,他們幾乎立刻從睡夢中睜開眼,反射性將手探向藏於床縫的槍,旋即視線轉往主臥隔間的嬰兒房。沒有哭鬧的聲響,小傢伙仍睡得甜甜香香,老紳士與小騎士解鬆的眉眼是另一番安下心的嘆息。

車已停在門口,小騎士出發得倉促,老紳士趕不及為小丈夫準備早點,只匆匆抓了一包餅乾。

 

「我會趕回來跟小不點吃晚餐。」

 

在玄關和老丈夫交換一枚親吻,小騎士眨眨眼,身上縈繞若有似無的乳香,老紳士在小騎士額上淺覆輕吻,目送那雙輕快但不失沉穩的步履出門。

 

曾經,是他坐在狼藉的酒館,看著他以那句銘記一生的話回禮每一幕無禮。也曾經在蝶翼圍繞的斗室,他僅留給他失望的背影以及血淋淋的槍響,他將那一日鑿穿在了心版,如同勳章烙印了那一年再無法團圓的節日。

之後,仍是蝶夢般的重逢,推開那扇門一如心扉,蒼白的是影壁抑或屏息。靠近的除了腳步,還能不能是心。

 

在我心上的,從來是你,如此而已。

 

 

吃過早餐,確認小騎士的情況後,老紳士在客廳讀報,思緒浸泡在茗香,微捲的栗髮櫛著詩意的慵懶。待一壺茶獨飲大半,小床裡的小寶寶醒來,「嘛啊──」放開嗓門當一隻現成小鬧鐘,盥洗完畢的老紳士抱起小娃娃,輕輕揩拭小嘴巴旁新鮮的口水,柔軟臉蛋粉嫩如桃。

讓爸爸抱在懷裡,小傢伙左顧右盼了俄頃,沒找著爹地的身影,小眉毛好傷心地皺起,泫然欲泣。老紳士在小臉頰輕吻幾下,拿奶嘴和布偶哄了半晌,小寶寶才終於給轉移注意力,小爪子按著奶瓶,咕嚕咕嚕把早餐吃光光。

 

比平常早起、且沒有小騎士一起遲到的緣故,老紳士難得準時抵達總部,車門開啟,魔法師看見來人,挑了挑眉正欲發表評論,小教子一聲「NI!」霎時便讓魔法教父融化了心,改變原先談話的主題。

 

「你又長高了啊,小柯基。」

 

取過小手捏著的鯨魚玩偶,頭頂的噴泉大約被當成磨牙首選,但魔法師絲毫不在意上頭的口水,一手抱著小王子,捉著布偶游泳似地起伏。小傢伙拍拍小胖手尖聲歡笑,稍後又揪著玩偶慢慢啃,沒有人肉奶嘴,為了止癢,只好不挑嘴。

 

是日無會,老紳士簽閱幾份騎士的報告,不忘留意小床內七個多月大的小娃娃。雖然床裡放著幾件布偶和玩具,但已學會翻身的小寶寶時不時想爬起來,更連連呼喊「PAPA啵──」老紳士只得暫擱手上的工作,抱起咿咿呀呀的小毛蟲,獲贈幾朵黏糊糊親親。禮尚往來,老紳士在額頭答禮親吻,讓爸爸抱著親親的小傢伙開心地咯咯笑,小腳丫蹬呀蹬,包尿布的小屁屁真像狗兒圓滾滾。

 

期間,魔法師攜著資料來訪幾次,心照不宣的假公濟私,甚且帶小教子出去晃了幾趟。

接近午餐時段,小騎士主動聯繫,正在回程路上,也許能在總部一起吃下午茶。調整鏡片的焦距,老紳士提議與小傢伙說幾句話,小騎士注視鏡頭彼端、在床裡踢腿的小寶寶,忖思須臾卻是婉拒。理由是一會兒該午覺了,小娃娃太興奮會睡不著,不要打亂作息,這樣看著就好。

 

過了半個午後,小騎士依約歸返,下車直接來到辦公室,推開門,小傢伙看見爹地,在老紳士懷中歡欣地揮手尖叫,「DADA──噠啾!」軟糯寶寶語綿綿而至,是不是呀,每一句都說著歡迎回家。

 

歡迎回來,我們啊,一起回家。

 

晚餐一家三口在家享用,小娃娃坐在餐椅,乖乖地讓小騎士一口接一口餵副食品,老紳士途中處理魔法師捎來的一通電話,大致是寧柔無擾的夜晚。

 

洗澡後哄睡了小寶寶,小騎士回浴室刷牙,彎腰吐水時胸口有些發脹,令他禁不住蹙眉。

旋即,才挺起身將牙刷掛回架上另一支牙刷旁,腰間翕然一暖,同樣繫著紅睡袍的老紳士站在身後,挨得太近的氣息飄染了牙膏的薄荷味,各自的沐浴乳,以及一絲揉合了香水的、嗓音般使人酥軟的、屬於他原有的氣味──

 

「已經午夜了,Eggsy。有鑑於Merlin總是提醒我們不要遲到,我認為這件事也該準時解禁?」

 

老紳士迷人的薄唇貼在小騎士頸部,右手不著痕跡拉開睡袍繫結,左手熟練地解開鈕扣,帶繭的指腹沿著柔軟的胸脯一點一點探入,捻掿其中一朵漸濃嫣色時,老紳士滿意地收穫小騎士體溫一顫,指尖輕輕摩娑。

 

無疑是魔法師的報復,向他們解說世界母乳週,更義正辭嚴地忠告母乳的珍貴,本是專屬小王子的營養來源,國王應禁止食用至少一週以表重視──結果,這七天,小騎士寧可偶爾脹奶也拒絕老紳士幫忙,真不知究竟是誰自作自受。

 

「……Harry。」

 

抵在腰臀間的熱度如斯灼燙,小騎士索性抿起嘴、轉過頭,揚起手按上老紳士臉龐,張開嘴而不只是呼喚──

 

 

噓。晚安。

晚餐。

 






×Fin




不知所云記:


世界母乳週是從司馬真太太那裡知道的,這個節日(?)實在太可愛了我忍不住=艸=(被扔洗衣機XD)

小依太太生日大快樂>W</





评论(20)
热度(33)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