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這篇是幼稚園小柯基~生子設定,CP仍是哈蛋,有提及一點點帕蘿,請斟酌食用<(_ _)>






※ ※ ※





 

(小寶貝,記得喔,這裡永遠是你的家。)

 

(我們永遠歡迎你回家。)

 

 

 

萬千顆星輝織成夜空,季節裡流轉與凝止了星座,哪一盞燈守望著寒夜中猶溫暖的夢,珍愛著一個名字是不是就不怕鬆開手。

在陽光的香氣裡轉醒的早安,午睡之前和之後都是午安,一起等月亮圓滿的晚安……果若寂寞,閉上眼睛許願吧,不留心以淚水澆熄了燭火,我們再重新點一支蠟燭,不一定是生日、也不止生日快樂,把喜歡的名字編成一首歌,以一輩子記得。

 

然後啊,走呀走的,走呀走的。

走著走著,你看,我們到家了。

 

 

時轉仲秋,金風漸漸濃郁了色彩,滴滴漏自葉隙的光暈,濺在土壤如斯飽滿。髮梢與衣襬吹拂皆如麥浪,不意間摘落又一片半枯之葉,飄零在街道是一枚蹁躚掌印,輕輕撫過哪一襲旅人的影子,便成了時光的一幀悄然起誓,恍恍寫在水面的均是名字,而倒映能否真實。

 

接近亭午,在公務車上閱讀平板確認資料細節,不過赴裁縫店前,女騎士要先至幼稚園一趟。一向當仁不讓的魔法教父實在抽不開身,是故,今天由她負責接送小王子。

工作無法錯開時間,小傢伙和狗兒連著幾日住在外婆家。老紳士前兩天的出差訂於今晚回國,小騎士的任務原本預計昨日收網,可情況臨時有變,不得不延後一天,魔法師坐鎮總部監控,倘如順利,今日他倆該能一道歸返。

 

「謝了、Roxy,回去再請妳吃飯!」

 

昨晚的更易通知,好友在連線彼方答謝,尚在消化手邊資訊的女騎士簡單哼了聲,思緒已從眼前文字飛躍至翌日的午餐選項,說不定能邀請導師及魔法師參加小王子的下午茶會。

 

「謝謝妳幫忙照顧小不點,Lancelot。也麻煩你了,Merlin。」

 

同在線路上,圓桌之王誠摯表達對同僚的謝意,句末不忘提醒注意任務安全,王后戴著眼鏡眨眨眼,甜絲絲的Yes回覆,蜜得在場的人都要牙酸,她當下差些也仿效魔法師華麗地白眼。

下屬的精神健康,上司責無旁貸──然而,連長官親兒子的認知都須仰賴教父導正時,部屬只得想辦法自保。

 

「午安,小王子。」

 

在幼稚園門口,向老師們頷首寒暄,女騎士望著揹書包的小人兒左右顧盼,發現計程車,大眼睛霎時亮晶晶,可旋即看見等候車旁的人不是爸爸或爹地,小傢伙的眼光立刻黯淡下來,臉上原先露出甜甜酒窩,也轉而抿起了嘴。

 

「謝謝Auntie Ann。」

 

有禮貌地對女騎士道謝,小人兒乖巧地坐進安全座椅,她坐在一旁協助繫上安全帶,請司機繞去附近一間餐館,也替魔法師外帶午飯。

 

「你想睡午覺了嗎,小不點?」

 

留意著小傢伙低頭的懨懨神情,女騎士的眼鏡全程同步予魔法師,不肯定老紳士和小騎士是否方便連線,她只能暫將景況如此回報。聽聞關心的詢問,小人兒只是搖搖頭,一雙小手揪著制服短褲,穿著白襪子與皮鞋的兩只小胖腿也沒精打采地垂放。

 

「Auntie Ann……我今天早一點睡覺的話,明天起床是不是就可以看到Daddy跟Papa了?」

 

語畢復抿起小嘴巴,小傢伙與人說話時仍記得抬起頭看著對方。聽著儼然下一秒就要哽咽的疑問,女騎士伸出手,輕輕捋過小王子金褐色的頭髮,連線彼端雖是沉默,但魔法師必定也注視著他們的小小天使。

 

「等吃飽之後我們問問看Merlin,看他有什麼魔法能讓你早點見到Eggsy和Harry。」

 

面對顯然情緒低落的小人兒,她喊出的不是職稱,而是那兩個人的名字。圓桌之王與騎士,小傢伙的雙親,唯一無二的爸爸和爹地。

指尖輕輕搭在小小的手背,女騎士凝視那張稚嫩的臉龐,恍惚遇見童年的自己。父母忙於事業,身為獨生女,從小習慣了獨自生活,縱使僕人再細心的照料及陪伴,置身於偌大華屋,她觸手可及猶為孤獨。

 

是他寫給她一封封信,在想像中燃起火柴,讓她在不寐的長夜裡烤烤手。零星火種在心壤栽下,年復一年蟄伏,終在彼日發芽。

他給了她轉動生命門扉的鑰匙,一如他從來守候著他。

 

希望你不要再傷心了,小王子。

 

請司機稍候,帶小傢伙下車進館子點餐,女騎士握著那只溫暖的小手,在心裡疼惜著嘆息。

 

 

不多時,抵達總部,將餐點攜至會客室,在車上接獲導師來電的女騎士把小人兒交給魔法師,她今日的午餐要和導師在任務研商中度過。

 

「菜都是小不點幫你點的,他比我們還清楚Uncle Merlin喜歡什麼。」

 

把午飯布置在桌上,女騎士對魔法師使了幾抹眼色,無非是多留神小傢伙的心情。自然明瞭其中深意,魔法師幾不可察地點點頭,一同將餐具擺設到位,逐一打開餐盒的小人兒仍微微抿著嘴,小小的心中是不是正拉扯琢磨。

已將手上幾件監督事項交付其他後勤,魔法師待女騎士拎著中餐帶上門,這才坐在了小教子對座。車上的對話,他透過連線聽得一清二楚,暫且掐在手裡,並未轉告工作中的上司和同事。

 

等小朋友午覺了,他再斟酌如何與老朋友說明吧。

喫下一匙濃湯,魔法師讚許小傢伙揀選的眼光,終於盼得一朵喜悅的笑臉,勝似秋日微光明媚。

 

午餐後未幾,到了每日的午睡時間。將平板與另一台電腦遷至總部的個人寢室,他把床讓給小教子,印有狗狗花紋的枕頭業已備妥,連同該系列的被毯。

和小人兒道過午安,魔法師坐在書桌前解鎖螢幕,瀏覽屬員的即時報告,並屬意著小傢伙是否入睡、又否睡得安穩。俄而,收得老紳士動身搭機的報知,小騎士也已驅車趕赴機場,如按預期,王將於夕暮到達,騎士約稍晚一個鐘頭。

 

但願那個代號的遲到陋習能在今日痛改前非吧。啜飲一口紅茶,以免擾醒小教子,魔法教父拿著平板至房間外,打算與兩位朋友談談。

闔上門板前,魔法師再次望向捏著狗狗被被的小王子,思路百轉千迴,只願小小的心靈安眠。

 

時間啊,靜靜滴答滴答。

 

儘管是私心的投射,那些暖洋洋的比喻,蘋果小臉頰,天使翅膀,新綠含苞的芬芳,雲朵棉花糖,聖誕老公公的雪花魔法,四季裡的純淨陽光。

偶爾,蔚藍晴空烏雲密布,恐龍般轟隆隆的打雷閃電,每一滴雨都是眼淚。世界嬗遞著自己的秩序,每個人走在生命紛紛的航跡,誰在身後為影子擎傘,所求僅是仰起頭時、映著彩虹的眸光燦爛。

 

親愛的小太陽,雖然世界上還有很多你不懂的事,但我們會陪著你長大。不只你的爸爸爹地,也不只外婆、姑姑和小狗,我們每個人都會陪伴著你,把酸甜苦辣都品嘗。

所以,不要怕。

 

 

將錄影發送給回程中的老紳士與小騎士,魔法師略作敘述,並未一股腦兒攪和公事及一家三口的家事。在他的立場,孰輕孰重,不過是理智和情感的比較,多少事無須言說,又有多少是無話可說。

 

「你們兩個,晚上帶小柯基回家吃飯,報告明天再給我。」

 

切斷通訊前,魔法師如是交代,至於那兩位家長有何討論或決議,不納入他的即刻紀錄。

 

關閉眼鏡連線,他閱覽螢幕上幾則簡報,茶約莫涼了,等等再重沏一盞。

轉動門把推開房門,以為室內該仍寧靜一片,不意料聽見動靜的小傢伙連忙爬起床,魔法師手持平板怔忡斯須,重新闔上門,見小人兒揪著被子低下頭,是不是錯覺,然而他恍似聽見淚水。

 

「睡飽了嗎,小不點?」

 

信手將平板擱於桌面,魔法教父坐在床沿,看著那雙緊緊捏住被毯的小手,是多麼酸澀的心事呀,令這麼年幼的孩子因憋住力氣而顫抖。

 

「Uncle Meni……我……我是不是不乖?為什麼Papa跟Daddy、都不來接我回家──」

 

他有乖乖上學和吃飯,沒有偷偷餵J.B.吃餅乾、也沒有尿床,有聽Grandma的話,Daisy姊姊做功課的時候沒有吵她,自己收書包再讓Grandma檢查,在學校跟同學一起畫畫……

可是,為什麼,Papa和Daddy還不帶他回家。

 

「Papa跟Daddy、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會乖、我想回家、Papa跟Daddy不要把我丟掉──嘩啦嘩啦一串又一串淚花,淌在手背像是要灼傷。

聽著心碎的問句,魔法師眼眶微熱,伸出手將小教子抱在懷中,輕拍小小的背,衣襟暈開濕氣。不過,就如襁褓時期小傢伙滴在衣物上的口水,魔法教父未嘗介意,今昔如一。

 

「小不點……」

 

咀嚼著適宜的說法,但魔法師終是無能回答。倘使愛如此輕易便能填空,他們就無須在捍衛世界時一再受傷,結痂的疇昔皆得以原諒,他也不會曾在他面前倒下。

 

有多少風雨,是不是就能有多少陽光。

一步一步,一磚一瓦,老紳士與小騎士為小小的生命搭起了一個家。卸下武裝的鎧甲,身為一位丈夫、一位父親,擁有的煩惱和幸福同凡人如常。

曾經的孤獨及蹉跎,而今,他們努力不僅為了世界,還有讓小小的他平安長大。他們都一樣。

 

「小不點,Eggsy永遠是你的爹地,Harry永遠是你的爸爸,我也永遠是你的教父。」

 

不論是否具有魔法,他們都會永遠寶愛著他。

輕拍小傢伙的頭,魔法師眨下眼,時間行走地萬般靜悄,讓當初那個好小好小的嬰兒長胖長高了,會走路會說話了。然而縱是再懂事,他抱在懷裡仍是一個小小的孩子。

 

什麼慢慢蛻變了,什麼依舊不變的。

還有什麼,是最最親愛的。

 

──真正重要的東西,非肉眼能及。

 

成長的路上,也許掉落愈來愈多只能獨嘗的眼淚,OK繃有一天再無法保護傷口,親手摔碎曾在聖誕節許下的願望。

可是啊,無論多少疼痛、愧歉、錯過……小小的孩子呀,能不能在未來哪一日回眸時明白了,其實他們從未放開他的手,他們為他嚥下的淚比日子更多,撐起傘邁開步伐,只為守護他的笑容。

 

小柯基,你還在學習寂寞的課題,人生的旅途,一個人有那麼那麼多無以解答的功課。雖然苦澀,但是,不要忘記你的心還熱呼呼地鼓動著,好多人深愛你那樣被你喜歡著。

 

對呀,你笑起來的時候,天空就放晴了。

 






×Fin




不知所云記:


標題君好像顯示不出來,是下雨的雲>__<

私設一點帕西和蘿西的過往,盼不介意。





评论(12)
热度(37)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