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接續前一篇的baby小柯基~生子設定,後記算是有KSM2劇透(吧),請斟酌食用<(_ _)>






※ ※ ※





 

(因為,不是一個人了喔。)

 

 

 

小手心,小腳丫,小屁屁噗噗扭一下。

大眼睛,小嘴巴,呵欠拉得好長好長。

 

早安,小太陽。

我們會一直在這裡,一步一步陪你長大。

 

 

自總部返家後,他們大略整理這幾日住院的行李,醫療部基本都準備得齊全,不必花費太多時間收拾。霸占老紳士與小騎士注意力的,猶是那個軟綿綿香噴噴的小粉團兒。

 

「哼嗯──啊──」

 

「爹地在這裡,寶寶不怕哦,肚子餓了嗎?」

 

抱著小傢伙坐在沙發,小騎士溫言軟語輕輕地哄,估量回家前在總部餵的一餐,雖然他的奶量尚不足,但已餵了小寶寶配方奶粉,應該還不需喝奶。

聽見小主人嚶嚶,狗兒好奇地跑來,仰起頭在大主人腳邊坐下。這幾天牠很乖地守在家裡,女士和小女孩按時造訪給牠倒飼料添水,倘如沒有下雪還能出去散步,今天終於等到主人回來,更驚喜似地帶回一個渾身奶香、不時動來動去發出聲音的小東西。

 

「可能是尿布濕了,我看看。」

 

在廚房將小娃娃的奶瓶及幾罐奶粉打點好,踏入客廳,老紳士伸手接過哼哼欲哭的小傢伙,掂掂小屁股並隔著裹巾嗅了嗅。新生兒一日可換上十來片尿布,以防紅屁屁,還是多換幾次。

 

「你想休息一會嗎,Eggsy?或是和你母親聊聊?」

 

「啊、對哦,媽媽跟Daisy晚上要來吃飯……我和她們說一下好了。」

 

謝啦Harry──起身在老丈夫臉上偷個香,小騎士旋即捉起擱於茶几的手機搜尋號碼。狗兒跟著站起,瞧瞧大主人,再瞅瞅大主人的主人,擺擺尾巴,繼續望著小主人。

 

「問問看她們晚餐想吃的菜色,我晚點再準備。」

 

「噯,那個叫外送也可以,你這幾天也沒什麼睡──」

 

扯住老紳士的衣襬,小騎士本想堅持立場,不過電話在此刻接通,只得暫且鬆手。

一手抱著小娃娃,老紳士探出另一只手輕輕拍在小丈夫肩膀。睡眠不敷之於他們早已是常態,他自然明白小騎士的關心,可為了另一半與孩子,繁忙的生活中,老紳士仍盡可能親自掌廚。

 

乘小騎士和母親談話,老紳士擁著小寶寶上樓,不忘輕聲哄慰。那雙能毫不躑躅扣下扳機、血刃而不眨一下眼,也能完美斟酌調酒的手,此時,以甫加冕的父親身分,萬分呵護地懷抱著小小的孩子,他們一輩子的無價寶藏,冬日裡綻放的小小太陽。

 

「爸爸幫你換乾淨的尿布,寶寶有沒有比較舒服了?」

 

儘管手法難免生澀,小娃娃光屁屁的時候更皺起臉放聲大哭,老紳士仍仔細地把新尿布穿好。紙尿褲的尺寸甚且不及他的一雙手掌大,更別說柔嫩的小手小腳丫,一切均是小小的,惟哭聲震天價響,宣告自己在人世不容忽視的分量。

重新將孩子抱在懷裡細細地哄,溫熱的重量令老紳士憶起一樓的狗標本。曾經,他也這般雙手抱著尚年幼的狗兒,Mr. Pickle經常撒嬌地舔舔他的臉,冬天喜歡趴在他的膝上打盹,下班回到家,開門便能看見牠等在玄關。

 

Mr. Pickle謝世後,老紳士本以為不會再養狗,不會再有另一個名字長居於此,同棲的唯有他的影子。

然而,如今屋子裡不僅有J.B.鎮日把守,主臥大床多了小騎士的枕頭,更增設了嬰兒房隔間,家中與車上,小寶寶的用品可謂豐收。這個家有了新的家人,他的生命以超乎奢望的方式成真並完整。

 

若說他們還有哪些冀求,不過是小傢伙平安健康長大,願時間允准他們陪伴著他。

 

「你是生命送給我和Eggsy的奇蹟,寶寶。」

 

在細嫩的小臉頰輕輕一吻,聽著小娃娃漸漸止歇的嚶咽,老紳士一面輕撫小小身軀,一面走進隔間。嬰兒床內躺著一件星星圖案的防踢被,櫃子裡另外收著狗狗腳掌及小熊花樣,幾套立體的動物造型是魔法師的贈禮,唯一的但書是小教子穿上後要連線讓他拍照,缺一不可。

 

親愛的小王子,好多人守護著你,如若每一盞守夜的燈火,每一顆悄然指引的星座。

雖然你還不熟悉這個世界,也許還不曉得爸爸爹地是誰,可是啊,慢慢來,即使害怕,我們也會與你一起,把生命慢慢解答,每一年生日都將蠟燭點亮,只要想起了,就能夠回家。

 

 

「有啦,媽,Harry都會催我休息,我覺得他睡得比我還少。」

 

一樓客廳,小騎士窩在沙發與母親通話,協議晚飯由他們訂幾份外送,母親和妹妹另帶一些餐點來訪。通訊並未太久,母親要他多憩息,如有育兒方面的疑問或需求,她很樂意提供協助。

 

「小嬰兒啊……」

 

切斷電話,小騎士捉著手機不禁喃喃,憶及幾年前妹妹出生,他在心底起誓會好好保護小公主,而現在,他們還有了聖誕節的小王子。肩上多了一份責任,他們感激地扛起如斯沉沉又萬般珍貴的擔負,牽著彼此的手,更加堅定回家的因由。

 

不知不覺,父親離開業已逾二十年。而他也成為一位父親了。

獲悉小傢伙的存在後,他們其實沒有一日不忐忑,無論是非同尋常的職務,抑或孕育小生命可能遭逢的、生理心理的各式挫折。

 

然而,有一件事是無疑肯定的。

他曾經飽嘗苦澀的童年,直至再度遇見他之前的渾渾噩噩昔日,那些現今或已能原諒的遺憾,他們會竭盡所能避免重蹈覆轍,不要讓小小的孩子再被世界逼得提早長大了。

 

是啊,生命充滿多少悲歡合散,生離死別,笑聲和眼淚。

每一日皆有若干人降世或沒世,春夏秋冬,黑夜白晝,誰在誰的回眸中不再寂寞,誰在誰的回憶裡長相廝守,誰能一生把另一個誰的手緊握。

 

從前從前,住在心裡那個搖雪花球的小男孩,看著雪片一年一年飄落、冰封,終能消融,而今,也能如聖誕老人一樣饋贈禮物,縫好襪子保暖不只一個人的腳步。

儘管沒有馴鹿,不過,他們一家三口,就是馱負著自己家的鹿(Hart)呀。

 

「呼──啊。」

 

略略打了個呵欠,小騎士低頭撫上猶隆起的腹部,肚子上的傷口仍有些疼,加上小傢伙不定時哭鬧,縱然在醫療部有相關人員幫助,他們終究有些體力不支。

趿上與老紳士相同款式的室內拖鞋,小騎士決定上樓一探父子倆的光景。假若小少爺想繼續在夢裡和動物們遊戲,老爺與大爺正好乘機補眠。

 

是啊,吃飽飽睡飽飽,有力氣了再探索這個好大好大的世界,即是小寶寶每天最要緊的功課。如果生長曲線考核不佳,魔法教父可是會大發雷霆。

 

 

然後呀,小娃娃又喝了幾次奶、換幾片尿布,老紳士與小騎士陪他說說話,抱在懷裡稍微認識環境。「寶寶」之外,也偶爾喊他小太陽、小星星、小布丁、小雪球、小棉花糖……

 

「啊──」

 

「哇,真的是弟弟耶!」

 

薄晚,母親和妹妹到訪,外送也差不多抵達。老紳士在廚房布置餐點,小騎士抱著睡醒的小傢伙,妹妹滿臉驚奇地踮起腳,母親雖然想接過去覷個清楚,但小寶寶畢竟是初次見面,才要抱過手,當即癟起小嘴巴哼哼唧唧。

小人不賞光,大人只得罷手,小女孩仍覺得新鮮,在哥哥身旁興味盎然地看,原來她也曾是這麼小的娃娃呢。

 

聽著純真的問答,母親眼眶微熱,趕緊眨眨眼淡去淚意,旋後轉身走向廚房。

聽聞輕細的步伐,正將菜餚裝盤的老紳士抬起頭,淺揚唇緣頷首致意,她也點點頭,走上前幫忙布菜。食物的香味不過分濃烈地飄在室內,她留意到新出現的奶瓶及溫奶器,奶粉罐顯然已開過,再幾個月,空間大約便由副食品的器具一點一點蠶食。

 

食物,衣物,萬物。

曾經,她以為追憶是先夫留下的唯一一件遺物,而他們獨一無二的男孩,此後也有了愛的寶物。

 

停下手邊的作業,她深深呼吸了幾次,一句話咀嚼在唇邊。老紳士有所覺察,轉過頭來看向她,並未詢問,僅僅等待對方開口。

 

「……孩子長得很像你,眼睛和Eggsy一模一樣。」

 

她在沉默幾秒後如是說,注視著眼前與她的男孩組成家庭的男人,他在那一年嚴冬捎來長眠的噩音,卻也是在歲末帶來了他和他結緣的小小生命。

 

「謝謝妳,Michelle。」

 

回以誠摯的謝意,老紳士理解她眼下該是百感交集,過往以及前程,每年冬日的雪,是不是能再許願的聖誕節。

頃刻,她再次低下頭,短髮隱約遮擋表情,但聲音無比明晰。

 

「就像你們告訴我要結婚那天,還有婚禮上我對你說過的……我把我的男孩交給你了,Harry。我知道你們在一起是幸福的,而我只想要我的孩子幸福快樂。」

 

「我希望你們的孩子也能幸福,永遠、永遠不需要打勳章背面的電話──」

 

無須咬緊牙關編造親人不再回來的謊,為了生存摔碎一個又一個夢想。

願屋裡永遠亮著一盞燈,餐桌上常伴笑聲,早安晚安,明天又是一段旅程。

果若累了,就回家吧。

 

點滴笑語自客廳流入廚房,她轉身去取餐具,老紳士將餐盒和袋子疊好,未鏡的眼底斟著淡淡熱意,恍惚在冬夜溫暖不只一顆心。

 

「我們會的。」

 

因為,是一家人了。

 

時光匆匆或悠悠,牽著手走一輩子吧,當旅途終要完結,他們猶然並肩。

家,就在這裡啊。

 






×Fin




不知所云記:


標題君是日曆,不知道會出現哪一天(抹臉)

在電影院看到叔抱起Mr. Pickle二世(?)的時候,忍不住腦補是幫小柯基換好尿布抱起來,蛋在旁邊忙著擠蛋奶(被扔洗衣機)





评论(17)
热度(38)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