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這篇是兩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I do。)

 

 

 

小時候,在圖畫紙或草地上一筆一畫,因此馴服了童年的狐狸或玫瑰嗎,踮起腳尖就能飛呀飛,天馬行空的規則,無關征服或屈服。

而便服,制服,禮服,喪服。剝除一切冠冕堂皇的包裝,擦去社會的定義,被世界上色以後,別無二致的人生是否失色,還有沒有什麼願望,能使長大的自己再一次信服。

 

靠近的與遙遠的,以及正確的以及錯誤的,是假的也是真的。

 

哭吧。笑吧。許願吧。

我們一起啊,那麼,愛吧。

 

 

生命初來乍到世界時,渾身赤裸,小小的心是不是同樣空白,抑或由於十個月的知覺,人心縱是隔著肚皮,仍無礙把人間的酸甜苦辣飽嚐。

隨著體型漸漸變化,季節嬗遞,一件件衣物更換如蛻皮,將成蟬翼或蛇信。流淚流汗甚且流血,冷暖自知後,能否再保暖一顆因受傷反覆縫縫補補的心,面對鏡像的身影真實地表裡如一。

 

工作的緣故,除了西裝,他們包羅萬象的服飾,可謂超乎想像。無分性別並網羅各階層年齡,量身製作尺寸和色系,從老少咸宜至兒童不宜,高調低調格調走調,俱包君滿意。

至於公事外的私人要求?

關於這點,裁縫們堅持公私分明的底線,即便圓桌之王恩威並濟,也絕不接受諸如把西裝褲改得不知羞恥這類命令。那是王與王后的情趣,恕旁人無意知趣。

 

雖說王和王后對服裝的特殊請求經常給駁回,但縫製小公主及小王子的衣裳,裁縫們不僅十分樂意,更是千萬盛情,加上魔法教父刷卡不眨眼的饋贈,小人的常服豐收更勝大人。

小騎士曾打趣KSM可進軍童裝產業,老紳士品茗狀似認真斟酌此項提議。同在場的魔法師淡淡瞟了他們一眼,推推眼鏡,鄭重重申裁縫鋪不是情趣商店,即使擴展衣飾版圖,也絕不會把成人方向再延伸。不宜公開的玩具請確實鎖在衣櫃深處或進貢垃圾桶,切勿汙染小朋友的心靈健康。

 

若論童裝,小傢伙的衣著從來不虞匱乏,不過仍自小姊姊那兒繼承了一些。嬰兒時期的連身裝,大一點的上衣褲子和帽子,甚至幾件裙裝,傳承理由出於某位家長的惡趣味,「小不點穿起來超可愛!」遂拍照存證,分享幾幀予魔法教父。

一個月後,他們當面收到一套縮小版的蘇格蘭裙,魔法師指名送給小教子下次穿來合照。當然,不忘叮囑老紳士小騎士替小娃娃穿小褲褲,魔法教父可不容許小王子走光,這是KSM內部雷厲風行的王法。

 

是日休假,乘著好天氣,他們原本預計帶小傢伙去公園玩,狗兒也正好散步。可早餐時,小娃娃約莫是看見報紙上的花童相片,好奇地眨眨大眼睛,旋即鍥而不捨扔出一串串疑問。

 

比如,問讀報的爸爸,圖片裡的人是誰呢?「這些哥哥姊姊是花童,會在婚禮灑花瓣,也會幫忙遞戒指。」指著報上的小男孩小女孩,老紳士耐心地對孩子說明。

再比如,問喝茶的爹地,他們結婚的時候是誰擔任花童?「是Daisy姊姊哦,她穿了好漂亮的衣服,就像個小公主。」將杯盞擱於桌面,小騎士憶起當日光景,也是春季,他們許諾執手一生的心願。

 

「為什摸小不點迷有搭花童?」

 

坐在餐椅,小傢伙皺起小眉毛提問,是爸爸爹地的結婚典禮呀,他怎麼沒有參加?

聞言,老紳士和小騎士相視一眼,一下子不曉得如何解釋。當時,小寶寶也在場,已住在小騎士體內數週,同步聆聽誓詞,未露面地見證雙親的比翼。

 

「小不點也有在婚禮上,看這裡,那時候你還在爹地肚子裡面,爸爸站在你旁邊。」

 

把小娃娃抱出餐椅,老紳士走向客廳的擺設櫃,其中一層是他們的成婚照,於是抬手示意讓孩子指認。彼時,小騎士的腹部尚未顯孕徵,輕輕的笑容與老紳士何其相像,獲悉小小住客的祕訪之時,他們已起誓、以一生守護將於歲末到來的孩子,臻臻至至。

 

聽著老紳士和小騎士的說法,小傢伙似懂非懂點點頭,回餐廳坐好了繼續吃飯,一口一口。翕然,小腦袋瓜的燈泡噔噔噔亮起,握著小湯匙,大眼睛閃閃發光,小王子宣諭今日的家家酒主題:他要當爸爸爹地的花童!

 

是故,吃畢早點,雖無須赴裁縫店,老紳士與小騎士仍換上海軍藍西裝。萬幸小小孩尚不解合婚的禮服搭配,他們當初穿上也是花費好一番工夫,相較之下,即夜彼此褪衣無疑是神速。

小娃娃的裝扮,他們在衣櫃找出了雙排釦的雪白襯衫,和鈕扣同為香檳色的褲子下方是白長襪。為求正式,小王子甚而換上米白的綁帶小皮鞋,老紳士及小騎士也無能蠲免,只得把鞋底略略擦拭,然則室內恐將闖空門般蜿蜒大大小小的足跡。

 

家裡有現成的藤編提籃裝小朋友的零食,無須另行準備,倒是花瓣臨時不易索取。小傢伙不願意他們去庭院摘花,「花花會痛痛,鼻要拔花花。」兩只小胖手在胸前擺出打叉姿勢,小娃娃搖頭強調立場。老紳士與小騎士遂以玩具花片替代,並指導小小孩控制拋擲力道,避免砸傷了狗兒。

 

著裝完畢,已七八成像簡單的婚配現場,然而,小傢伙指定的音樂不是常見的婚禮進行曲,卻是聖誕的節慶頌歌。

究其原因,小王子的體認,結婚的時候,每個人許願幸福美滿,和聖誕老公公把快樂分送給大家一樣。灑花瓣也好像下雪,幸好不會冷冷的,不然就要打唔嘛預防針了。

 

「滴滴答,滴滴答,寧聲多響釀──」

 

將手機流瀉的音符作為背景音樂,小花童盡職地一面撒花片,一面以尚不標準的軟糯發音歡欣演唱。狗兒項圈繫上一只圓點蝴蝶結,小主人金褐色髮間也綴著一朵,仍是「小不點這樣超可愛」的緣由。

 

緞帶晃動儼若彩翼,繽繙著韶華蝶夢。

 

曾經呢小騎士對老紳士說,他是他在世上僅此唯一的蝴蝶。他的靈魂永遠收藏在他的心版,無論是以釘子或木樁,他的名字永如太陽般在他心房牽掛。

而雙宿雙飛的今後,他們看著毛毛蟲般蠕蠕學爬的小寶寶長成大寶寶,儘管行走或奔跑時仍難免跌倒,站起來有時猶會哭鼻子,不過,已能靠自己走得比曩昔更遠,擦擦眼淚,繼續走向明天。

未來將何如蛻變,他們只願小小的心靈仍擁有純淨善美,眼睛裡的溫暖不會熄滅。

 

「這至小不點的PAPA,這至小不點的DADA,我最愛PAPADADA呢!」

 

老紳士與小騎士並肩佇立於客廳茶几前,小娃娃和狗兒站在桌子另一頭。此刻,小花童好不忙碌地身兼主婚人,即興發揮甜蜜的宣誓。

 

「PAPADADA每顛都會七七,小不點也有七七,抱抱就鼻會怕黑黑。PAPA跟廚師一訝會煮飯飯,飯飯好好之,DADA八小不點洗香香,墜覺就鼻會臭臭呢。」

 

「小不點長大就葛以跟PAPADADA一擠薩班,我會保護PAPADADA,鼻會怕痛痛。」

 

提著花籃,小傢伙點點頭,自我鼓勵的信誓旦旦。狗兒擺擺尾巴,汪了一聲如若附議,全心全意。

 

「南後PAPADADA就會好細福了噢──」

 

雙手張開假想為揮灑,小娃娃笑盈盈地露出小白牙,幾枚花片晃落,狗兒俯下頭嗅聞,旋即用爪子試探地撥弄幾下。棕色的綠色的,紅的不是血滴,白色恍若雪晶,昇華或殞落,皆於盡頭後從頭。

見小傢伙笑得燦爛,老紳士和小騎士也給如斯喜悅感染,彎腰在小臉頰印上親吻,小花童不例外地回贈親親,唔嘛唔嘛,他最愛爸爸爹地呀。

 

那一日簪在心口的胸花,被風乾為書籤,紀年於經典;這一生為彼此覆章的戒指,不只明誓在指間,更深刻在了心尖;其時猶在靜靜成長的小生命,這一刻他們珍視地擁在懷中,真真實實的生活。

 

「小不點,你是我們最大的幸福啊。」

 

抱起小傢伙在額上輕吻,小騎士恍惚在那雙綠眼睛尋見他們倒映,老紳士抬起手捋整織著光圈的髮絲,那張小小的臉上是他也是他的樣子。

春日午後,他們的小天使溫暖這個家不止一個季節,連同整座世界,歲歲年年。

 

 

嘿,爸爸爹地的小寶貝。

春天有花香,夏天有陽光,秋天有楓黃,冬天有雪華……

 

而這個家,我們有你啊。

 






×Fin




不知所云記:


標題君不知道能不能顯示,是玫瑰花飾>__<

小花童衣服參考自喬治小王子,不過沒有在頭上綁蝴蝶結啦XD





评论(24)
热度(35)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