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這篇是一歲多的小柯基~ @HEU無 è£œçµ¦å°èŠ±è±¹11/11的生日賀>D<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打唔嘛預防針就不會生病。)

 

(可是,不乖還是要打屁屁。)

 

 

 

成長中經驗的各色疼痛,是生理或心理更多一點,距離天空更近或更遠,更燙的是笑容或眼淚。

生病了看醫生,疲倦就睡覺。可是啊,有沒有誰願意掬起你傷痕纍纍的心,在時間裡以愛解藥,喜怒愛樂慢慢地熬,陪伴著你一步一步把靈魂治療,只為守護你一眼真心的微笑。

 

於是,伸出的手得以擁抱,再冷的夜半也能夠依靠。

我們擁有彼此,或哭或笑,不多不少。在生命裡在愛裡,一顆心在另一顆心中的溫度,剛剛好。

 

 

秋日早晨,天色還未暖透,他們在鬧鈴初啼即轉醒──然而,醒來是一回事,起來又是一回事。

幾乎是聽見老紳士忍不住的悶哼同時,小騎士反射性轉過頭,映入簾子是枕邊人側臥著蹙眉的模樣,平素迷人的薄唇,此刻給抿得略略發白,甚且臉色亦然。

 

「Harry……?哪裡不舒服嗎?」

 

連忙起身查看另一半的情狀,小騎士不忘向主臥隔間望去,尚未傳來小傢伙的動靜,約莫仍裹在香香甜甜的夢境。

 

「只是頭痛犯了,不必擔心,Eggsy。」

 

維持臥躺的姿勢,老紳士抬起一只手在額上按揉,眉間依舊緊鎖。那年槍傷的後遺症,雖然傷疤業已褪得幾不可見,但不定時引發頭疼,嚴重程度不一,偶爾會議可如常進行,也有幾次得回家歇息,還是小騎士逼他請的假。

 

「需要我跟Merlin說一聲嗎?」

 

傾身湊近,小騎士調整臥姿讓老丈夫挨在胸口,同樣款式的睡衣底下,兩顆心跳的熱度是否也相仿。

 

「不要緊,他早就習慣我們晚點到了。」

 

將遲到的陋習包裝得順理成章,老紳士原先揉額的手勢轉向搭在小丈夫腰際。可以預想老友見面時必定的調侃,反正,屆時只要小教子出馬,魔法師自然會轉移目光。

 

「再休息一下吧,小不點也還沒起床。」

 

一面說著,小騎士一面捋開老紳士的栗髮,茶褐間錯雜絲縷星霜,土地、根株以及半融雪色,陽光如他以四季盛開的綠意與他結髮,並且萌生新芽,讓愛一點一滴澆灌著茁壯。

 

「那這樣呢?」

 

低下頭,小騎士在老丈夫髮間紛落輕吻,一句詢問伴隨一下親親,該歸類為誰的醉翁之意。

仍闔著眼,老紳士感受小丈夫不時拂過額沿的吐息,唇緣淺淺揚起,稍稍收緊摟在對方腰間的手。織入衣料是各自的香水氣味,透過窗帘沁染室內的半滿朝曦中,恍惚聽見的心音如斯溫柔,平凡而雋永。

 

兩個人一起撒嬌吧,時光滴答,在彼此眼裡懷裡心裡,不僅是體溫的貼近,更是生命相惜相依。

也許,痛楚並非從此過去,傷痛猶在憶起時鮮明歷歷。淚水灼傷的不只有曾經,陽光是不是仍將綻放在來年的花季。

 

以淚花栽植一朵約定的芬芳,命名了往後燦爛的願望。我們一起,就能夠前進。

 

 

而若說有誰比兩個大人更擅長撒嬌,無疑是Hart家的小人,可謂天生本能。

 

由於較平時晚起床,早餐索性在附近的咖啡館解決。一人份的三明治,之於未滿兩歲的小朋友分量過多,他們便揀了較清淡的口味,另外替小娃娃點一杯牛奶。

店內沒有餐椅,小傢伙倒還能乖乖坐在爹地膝上,一口接一口把乳酪蛋三明治吃光光。喝牛奶的時候例行請客,老紳士與小騎士佯裝乾杯,小小孩在爸爸的幫助下慢慢地喝,雖然帶了吸管水壺,但主要用途畢竟是裝水,也讓孩子練習一般水杯如何使用。

 

「小不點長鬍子啦。」

 

捏著紙巾在沾了牛奶鬍子的小嘴巴上揩拭,小騎士輕輕搔癢粉嫩小臉頰,意料之中收穫小娃娃繽紛的笑聲。

準備再乘車前往裁縫店,小傢伙由老紳士抱著,一雙小胖手捉住花豹布偶,是今日陪小王子御駕親征的守衛。剛才收在背包內,吃飯的時候專心吃飯,吃飽洗手了才能遊戲。

 

公務車已等在門口,然而,甫拉開木框店門,即聽見不遠處有人喧嚷。定睛細覷,一名老婦人的提包遭搶,蒙面搶匪跳上機車企圖逃逸,路人掏出手機似乎正在報警。

雖不是他們必須插手的意外,但機車朝所在的街衢駛近,或許能出其不意收拾一個小賊。

回頭和老紳士交換一抹眼神,小騎士握著雨傘開門而出,小娃娃看見了也要跟去,揮舞小手喊「DADA!」但被老紳士抱著候在店裡。

 

「小不點要具──PAPA鼻要抱抱!」

 

「爹地忘了東西要去拿,小不點和爸爸在這等一下。小不點看,菜單上面,哪一個是我們剛才吃的三明治?」

 

試著將小傢伙的注意力轉移至菜餐圖示,儘管胸有成竹,老紳士仍開啟連線。鏡片上傳輸了門外的景況,小騎士同其他行人三三兩兩走避,暗暗切換傘柄上的按鈕,俟歹徒驅車呼嘯而過,傘尖往車身射出子彈,正中紅心,搶匪登時向前摔出,提包彈落地上。

事件到此便該尾聲,可機車不巧朝小騎士滑行而來,不算什麼難題,他趕忙推開身邊幾名路人、跨步向一旁翻地一滾,機車砰地撞上建築物。警車鳴笛聲趨近,旁觀者嘈雜紛紛。

 

「還不賴吧。」

 

藏身人群中,小騎士踩著輕快步伐走回咖啡館,對老丈夫俏皮眨眼,小傢伙立即伸手討抱抱,老紳士抬起手微微捋整小丈夫碎金的額髮。網絡彼方,魔法師只管催他們早點到總部,除了一句「你們真是愛招惹麻煩。」並未對此發表額外感想。

 

「上車吧。」

 

替家人拉開門,老紳士讓小騎士和小傢伙走在前頭,咖啡館的幾位客人討論著搶案,其餘照常閒聊或著手自己的事,隱隱夾雜噗哧的笑聲。

他們沒多留意,不過,在小騎士踏出店時,老紳士驀忽腳步一頓,眼睛眨了一下、兩下,正欲開口──

 

「……Galahad的豹紋內褲該不會是你的品味吧,Arthur?」

 

隨著一聲當事人的慘叫,未斷訊的網路彼端,大魔法師挑了挑眉,將畫面放大聚焦在抱著花豹的小王子,不想再被迫知悉國王與王后的情趣,不論是主動或被動的破褲子。

 






×Fin




不知所云記:


給無太太11/11的生日賀文,小花豹生日快樂\>Q</所以標題君就是豹惹~

小柯基本2已經送印了,所以這篇預計收在明年聖誕節的第3集吧(爆)看❤資料夾新增III的夾子感覺很奇妙(?)XD





评论(46)
热度(47)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