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這篇是兩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眼睛是靈魂之窗,你讓我們看見的世界,因此閃閃發亮。)

 

 

 

玻璃窗,天花板,象牙塔。

糖果屋,藏寶箱,聖誕襪。

 

鏡片扭曲或導正了視界的焦距,鏡像裡外是不是同一個自己。

小時候在空白圖畫紙上一筆一畫著色,長大後被動或主動戴上了社會的有色眼鏡。

出生時的紅是血色或玫瑰色呢,死亡時縱使汩汩血液也終將蒼白。

 

可是,為你,我願意在漆黑的現實裡守望一朵玫瑰色,擁抱著擁抱世界的你,試著原諒你已原諒的,謝謝那些你所愛著以及愛著你的。

而我們期望的,只是你平安快樂。

 

 

對小人而言,生活中一切由大人主掌的用具,即是最有趣的玩具。

倒也並非喜新厭舊,真要說起來,或許還能歸類為戀舊。然而,無論玩具們的地盤如何蠶食鯨吞,小霸王更傾心仍是周遭唾手可得及求之不得的物事。

 

比如客廳的家用電話和遙控器,拋下家家酒道具指名要廚房的鍋鏟調味料,浴室架子上飛舞一幕天女散花的衛生紙,書房的報紙圖釘與長脖子立燈,臥房的大衣櫥深處藏了哪些祕密,爸爸爹地的香水不是洗髮精。

比如魔法教父會睡覺的平板,騎士阿姨不同顏色的髮圈,可以上班和出去玩的汽車鑰匙,裁縫店工作檯上縫縫補補的針線,總部是故事裡的大城堡,多想在每個房間躲貓貓。

 

至於他們的眼鏡與手錶,早在襁褓時期,咿咿呀呀的小寶寶不時伸出兩只小胖手,猶若大權在握,更甚直接張嘴咬住鼻頭,連魔法師也不放過,儼然要教父扮演無鼻大魔王。見大人亦真亦假地呼疼,小崽子得逞般笑嘻嘻,自行鼓掌安可,熱衷於即興演出一場場兒戲。

不過,比起鼻子,小饕客更嗜食人肉奶瓶和奶嘴。人間美味,趁熱嘗鮮。不只迷你Hart,老Hart也熟知個中滋味。

 

而這陣子,兩歲八個月小傢伙的新玩具是一台相機。雖然不是真正的科技產品,但由老紳士小騎士手工製作,世上僅有一部,絕無複製品。

骨架是一件素面紙盒,挖洞透視,小娃娃在紙面畫畫,安裝圓框和按鈕,加一條背帶斜揹在身上,拍照時自己配音喀嚓喀嚓或一節兒歌,是攝影師或戴上漁夫帽當小小探險家,那雙純淨大眼睛注視的會是什麼呀。

 

是不是,春日的花,夏日的海,秋日的樹,冬日的雪。

太陽公公,月亮婆婆,每一顆許願的星星。

盤子內的荷包蛋與小香腸笑臉,鞋櫃裡由大至小佇足的三雙鞋,蝴蝶標本以及全家福相框,狗兒尾巴如指針擺盪。

 

還有還有,和爸爸爹地牽著手,邁出步伐,就能回家。

 

 

這天,小攝影師跑跑跳跳幾乎拍了鎮日照片,由於老紳士尚須出席會議,小騎士便先帶孩子返家。不過會留他的飯菜,約好了儘早回來。

 

「PAPA架班快點回乃噢,小不點會保護DADA、等PAPA回乃滋飯飯──」

 

乘車離開前,小傢伙替爸爸打了唔嘛預防針,因為加班好辛苦,他也要拿自己的碗幫爸爸裝晚餐。

照例,老紳士與小騎士交換一次親吻,小娃娃似習以為常,甚且捉起紙板相機大聲喀擦拍照。同樣在場的魔法師慣性重賞白眼一對,萬幸小教子的玩具照相機並未具備攝影功能,然則閃光和閃光燈雙管齊下,不知哪天他會失手把那些危害視力的內容曝光。

 

搭上公務車,同在後座的小騎士詢問菜色,坐在安全座椅的小傢伙伸出圓圓指頭,以奶聲奶氣的發音點餐。儘管只是簡易的單字,可其中包含了老紳士喜愛的餚饌,小客人同時是貼心的小主人,惦念的都是家人。

途中遇上綿綿雨絲,他們平時即有攜傘習慣,因此並不擔心。小娃娃抬起手跟隨雨珠滑落於窗面的尾巴,這點和嬰兒時一模一樣。

 

滴滴答答,不多時抵家,小王子有禮貌地向司機叔叔說謝謝,讓小騎士撐傘抱著進屋。聽聞聲響的狗兒業已在玄關搖尾,旋後伴隨一句「J.B.我們回乃呢!」人類狗狗與真的狗狗抱在一塊兒,歡笑和汪汪合奏,恍然雨聲也能感染如斯明媚的喜悅。

 

讓小娃娃站在凳子上洗好手,小騎士先清理狗兒留在一樓廁所的排泄物,他們有訓練小狗在固定地點如廁,事後再以潔牙零食獎勵。

小騎士清潔環境時,小傢伙揹著紙相機走到客廳,怕玩具淋雨滲濕了,抽衛生紙把每一面擦乾。狗兒跟在小主人身後,看上去像極探險家和狗狗赴大自然採集。

 

然而,自然予人是驚喜或驚懼,從來出其不意。

 

進門也許未滿十分鐘,原本零星的雨勢驟轉滂沱,風雨之外,更強勢是炸開一般的閃電,及隨之而來的雷聲轟隆。

正在洗手,小騎士聽得一記響雷,心中哎呀一聲,匆匆在擦手巾揩抹幾下便踏出廁所。

 

他們家喜歡玩水和下雨的小太陽,不巧極怕雷電,曾有幾回給嚇得躲在桌子下或更衣室,陽光隨著雨天嘩啦啦,教人好不心疼。

 

「小不點?」

 

步入客廳,卻只見玩具相機落單在桌几,狗兒站在沙發邊回過頭來望向他。小騎士微微蹙眉,聽見細微的嗚咽,連忙走上前,果不其然,小傢伙摀著耳朵蹲在沙發後,小嘴巴給緊緊抿起,依舊溢出幾聲哼哼。

小騎士當即蹲下身抱住那個發抖的小小身體,心裡滿是疼惜。小娃娃看到是爹地,一雙小手抱得好緊好緊,深怕雷電炸彈又會爆炸。

 

「DADA、嗚哼──小不點怕怕──!」

 

「爹地在這裡保護你,小不點好勇敢。」

 

輕輕揉揉小小的背,小騎士在孩子頰邊紛落點點輕吻,盼能安撫一顆害怕的小小心靈。

 

不怕不怕,爹地跟爸爸的小太陽。因為天上有小天使跟你一樣,喜歡晴天也喜歡下雨,他們也有相機,就把雨天拍下來了。

閃電是閃光燈,打雷是按下快門的聲音,就像小不點拍照的時候會唱歌,是把這一刻記錄下來的提示。

 

等明天太陽公公上班,沒有下雨、天空亮亮的,不必開閃光燈,小天使也能看清楚你好可愛的笑臉,他們一定也笑得好開心喔。

 

「要來煮飯囉,小不點願意坐在餐廳保護爹地嗎?等爸爸回來就可以跟他說你是小勇士,小不點願意嗎?」

 

「嗚……小不點跟PAPA打勾勾呢,我會保護DADA。」

 

點點頭擦擦眼淚,小傢伙牽著小騎士的手,吃飯前先把玩具收好,因為玩具也要回家。

 

而這裡,已是他們的家。

所以,不要怕,他們會永遠守護他,就像他願意保護他們啊。

 






×Fin




不知所云記:


標題君是有閃光的相機,這篇是下雨天大柯基哄小柯基,之前寫過的大狼犬哄小柯基可以走這裡~





评论(14)
热度(36)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