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這篇是三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瞄準於靶心的目標,描繪於地圖的地標。)

 

(在我心版上,你是家的座標,執手倚靠,白首偕老。)

 

 

 

指針推移著日夜,年輪般轉過一圈復一圈,一絲一縷纏成一隻繭,時間是不是終能成就徹骨蛻變。

回憶是一場場泡漩,翻騰在心口以愛恨嗔癡調味,攪和一遍一遍,冷暖俱是獨嘗滋味。

 

而走過的每一天,喜怒哀樂、柴米油鹽,我們一起,都值得回味。

 

 

玄冬,縱是白天陽光露臉,也是清清淡淡的色調,尚不足以催熟季節的花信,遑論溫熱一顆受凍的心。入夜之後是更冷了,幕色早早翳上,華燈漫地綻放,是否真明亮了哪一戶人家,點亮了一座心房。

 

氣溫頗低,猶若影子也要冰封在地面,連同悄然無息的跫音。

攏了攏圍巾,小騎士呵出一口氣,菸煙般裊裊吹遠,飛往彼方皆為繫念。

一次不太難的跟監任務,他追到了泰晤士河彼岸,情報業已同步告知魔法師,小騎士獲准返家休息。「記得早起陪小柯基吃早餐,你和Arthur最好早點改掉遲到的毛病。」關閉連線前,魔法師再度無奈地提醒,儘管徒勞無功是可預見的結果。

 

稍早抵達的公務車在河岸另一頭等候,小騎士不疾不徐地彳亍在夜色中,雙手收在大衣口袋,頸間的濃灰色圍巾與老紳士同款。他們另有幾條作為便服時的搭配,有一兩件和小傢伙的顏色相仿,也算是半套親子裝。

兩個月前甫過三歲生日的小王子,夜深的此刻,該是抱著布偶香香甜甜地睡了。

憶起出發前小太陽溫暖的擁抱,以及老丈夫釀著淡淡茗香的親吻,小騎士不自禁勾起唇線,心跳恍惚因此更為發燙。

 

早飯後一家三口赴裁縫店,但他午餐前便出門了。戴著狐狸針織連頸帽的小傢伙,在小騎士手掌各畫上一顆愛心與太陽,「這樣就會熱呼呼了!」圓圓指頭認真地一筆一畫,小小孩在圖畫中注入滿滿的溫暖魔法,保暖不只一顆心的晴光。

 

穿著狐狸帽的小王子,其實,早就馴服了他們呀。

 

遠遠望著矗立河畔的倫敦眼,小騎士想起他們曾帶著孩子和妹妹一同搭乘,不過是別處遊樂園的摩天輪。兩個小朋友坐在他們中間,既好奇又有些怕懼地扭過身子,雙手按在玻璃窗面俯瞰外頭,像是坐在長頸鹿的頭頂,慢慢升高,地上的物事變成小人國,不必爬梯子也能在樹尖掛放聖誕星星。

 

也曾有一次,小騎士拉著老紳士排隊搭倫敦眼,夜晚的燈光在河面倒映另一座絢爛世界。

車廂內乘客不少,他們站在其中一扇窗前,玻璃窗映出儷影並肩。彼時已知小寶寶的存在,小騎士笑說從胎教訓練孩子不會懼高,老紳士聞言淺揚唇緣,與窗上小丈夫的目光匯流,晚幕燈影中猶然溫柔。

 

「等寶寶出生了,我們再和他一起搭摩天輪,還有其他地方。去過的很好,沒去過的也很好,我們和他一起看、一起走,帶他認識世界,陪他長大。」

 

不僅是隔著螢幕眼睜睜在場卻錯過,不單是無聲無形地假扮旁觀者,能夠真實地擁有並且感受,再深的夜仍為彼此留一盞燈守候。

無論淚水或笑容,都能伸手觸碰,放在心底一輩子珍重。

 

轉啊轉啊,小騎士想,如果摩天輪一個車廂單次只能載兩個人,那麼他是重複了多少回,才在同一座時空遇見了他,打開不只車門,更是心門。

 

他對遊樂園或摩天輪沒有什麼偏好,但和大多數孩童一樣,小時候也是嚮往的。家裡的相冊曾有父母帶他去兒童樂園的照片,然而當時他太小,還未滿記事的年紀,無絲毫繽紛印象殘留。

繼父出現之後,曩昔的相片泰半給扔棄,尤其記錄了父親影像的,幾乎無一倖免。他那時偷偷藏了幾張掖在枕頭底下,成年後才將一幀擺在寢室,而他的臥房長年上鎖,只有一把鑰匙隨身攜帶。

 

週末或長假過後,在學校聽見同學半炫耀半分享與家人的遊樂園之行,當下的他是懷抱如何心情呢。

 

小騎士曾問枕邊人的兒童樂園記憶,那時他們坐在客廳沙發──或者更準確地說,他枕在另一半腿上,雙手覆在肚皮,已有幾個月的孕腹明顯凸出。聽得詢問,老紳士挪開手上正細細體味的詩集,略略偏頭忖思須臾,桌几上茗香氤氳,鏡片後的茶色雙眼斟著是對於童年的追念,抑或對疇昔的悼念。

 

「印象中去過一兩次,後來再去就是因為任務了。」

 

捋開小丈夫碎金的額髮,老紳士的語氣釋然且淡然,宛若未嘗遺憾。小騎士眨了眨眼,嘴唇微微抿起,旋後抬起手托上老丈夫的臉龐。

 

「寶寶長大以後,我們再一起去。」

 

他許諾般開口,約定了此生長長久久。

老紳士凝視頃刻,握住小騎士的手,牽至唇邊輕輕一吻。

 

「只要你願意,親愛的。」

 

只要是你願意的,我也願意與你一起,海角天涯,咫尺凝眄,猶廝守一個家。

你是我一生想望,因此你所在之處,就是我的方向,我的歸航。

 

 

到家的時候,客廳的燈猶醒著,小騎士向司機道過謝,自褲袋掏出鑰匙、三兩步走近大門。

不過,都還沒嵌入鎖匙孔,家門便給打了開來。門後,繫著紅睡袍的老紳士微笑著迎迓,空氣中隱隱渲染醇郁酒香,眼底含著三分掩不住的困倦,卻仍是等著他回家。

 

「Harry?怎麼還沒睡?」

 

闔上門,小騎士忍不住脫口,原因自是心照不宣,興許,只是想聽那個人的答案呢。

站在玄關,老紳士佯裝思量了俄頃,而後抬起手,以指腹輕輕抆在另一半給冷風凍得微紅的臉,眼中深情勝乎瓊漿濃烈。

 

「因為我希望你不只在我的夢裡,Eggsy。」

 

在我眼裡,在我心裡。

這個家裡,有我有你、還有一個小小的他,所以成為了我們,偕行一生。

 

嘗見酒滴的醇香時,小騎士闔起眼,恍然醉倒在了老紳士懷裡,交融為彼此灼燙的心。

 

眾醉獨醒,而我寤寐是你,一心一意。

 






×Fin




不知所云記:


咕奈>W<





评论(25)
热度(50)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