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這篇是小柯基的兩歲生日賀文~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噠。噠。噠。

 

是時間的跫音嗎,當朝露跌落在池塘,是新生、重生或覆亡,當晚風吹下枝椏最後一朵花,有沒有哪一片葉瓣,猶企盼著來年,既是初次見面也是好久不見的芬芳。

哪隻蝴蝶在寤寐的夢中拍動了翅膀,白鴿是否真能前往和平的航向。愛或恨是不是生命最終的回答,殞落的星辰還能否允諾一顆心的願望。

 

哪個人啊,無論若干次摔傷,擦乾眼淚仍勇敢地邁出步伐,任寂闃夜闌也不害怕。

 

生日的時候點一支燭光,晚歸的時候留一盞燈光。當你笑起來的時候,不只我們,整座世界的眸光,也與你一起點亮。

如水時光,旅途漫漫。每個人俱是一葉小小的船,愛讓我們在彼此心湖靠岸,波光燦爛。

 

是呀,我們牽起手,從年華到華髮,此生廝守了一個家。

而愛啊,無以名狀。

 

 

由咿咿呀呀的嬰兒,成長為牙牙學語的幼兒,以每年聖誕節為起點,然平安夜並非終點,更近於又一回轉捩。

一歲生日後,雖然依舊包著尿布,但小寶寶也算是晉級為大寶寶,身高體重,連同寶寶語的詞彙皆增加不少。體味了月曆上的每個月分,春夏秋冬各有不同天氣,是不是多少認得了一點陽光和風雨。

 

滿一歲的小傢伙,每天的功課還是吃喝玩耍學說話,師法小螞蟻爬行之外,也正式開始學走路。副食品的選擇更多了,然而主食被迫面臨斷源一途,之於偏好人肉奶嘴更勝一般奶嘴的小奶娃,無非是性命交關。

 

「捏!捏──」

 

「噯,沒有奶奶了哦,小不點。」

 

起初,小娃娃若讓爹地抱著,兩只小爪子不時襲胸,以軟綿綿發音氣勢決絕地點餐。

有幾次,小騎士幾乎要讓步了,老紳士當機立斷抱過哼哼嘰嘰的小饕客,離開現場的香甜乳源。主餐被剝奪的小食客毫不意外哇哇大哭,吵著要爹地抱抱,取而代之沖配方奶粉安撫也不見奏效,識貨的小霸王指定了就是要喝母乳,或說貪饞人肉奶嘴的口感呢。

 

「小不點乖乖睡,明天起床和太陽公公打招呼,我們再一起吃早餐。爸爸剛才幫你的牙齒洗好澡了,小不點知道洗完澡就要睡覺,對不對?」

 

「捏、哼呣……」

 

輕拍包尿布的圓滾滾小屁屁,老紳士的立場堅毅不撓,晃著步子慢慢似搖籃。寬闊肩膀是帶著體溫的枕頭,無論是另一半或孩子,只要枕於其上,往往不知不覺便安然入睡。

俄頃,小娃娃趴在爸爸肩頭,乖乖裹在睡夢的懷抱,口水沿著小嘴巴淌下,若有似無的囈語滿是奶香。

 

儘管執行上稍有難度,幸而,小人的斷奶陣痛期不長,沒多久就順利自母乳寶寶畢業,繼續頭好壯壯地長大。

小美食家嘗鮮更多人間佳餚,倒是Hart家的老饕獨享了美味好幾個月。然而,或許能定義為另一種返老還童的解釋,即便小騎士終於退奶,老紳士這輩子已戒不掉人肉奶嘴了。

 

吃喝有所調整,玩樂同樣有了新的發展。

 

襁褓時期,小寶寶認識世界的途徑,泰半是由大人抱著,一幕一幕看見生活中的各色物事。玩具和餐具的項目下還有許多條目,這些大大小小的名詞,小腦袋瓜不曉得記得了多少。

不過啊,不急不急,小王子辨認得出爸爸爹地、狗兒、姑姑和外婆、魔法教父,尚在慢慢記住Kingsman的叔叔阿姨爺爺奶奶們。在既平凡也不凡的相處中,把每個喜歡的名字放在心上,僅僅如此,回憶已然閃閃發亮。

 

早在學會翻身時,小傢伙的世界觀即跟著轉動──沒想到,世界不只有躺著的時候看見的樣子,翻個身轉個角度,連嬰兒床內的布偶也有所差異。唯一不變的功能仍是磨牙。

是故,除了在小主人身邊或懷中站崗,洗衣機等同玩偶們第二常駐的遊樂場。在機肚裡滾呀滾,清潔烘乾完畢,再度復職小奶狗的磨牙棒,浸淫於小王子儼然滔滔不絕的唾沫,那是天然的乳臭香水,僅此一家,絕無分號。

 

布偶畢生的重責大任,縱是脫毛褪色,也是鞠躬盡瘁的勳章。它們承受的齒印絕不同於兩位大主人在對方身上的記號,切勿將大人與小人的口欲混淆。

 

學會爬行後,他們家多了一隻熱愛爬行的小蝸牛,尤其鍾情於一二樓間的樓梯,每天都要爬上無數遍,簡直是以唾液灑標記,效法狗狗尿尿標示領域。

當然,小傢伙扶著傢俱學站立後,偶爾也會嘗試抓著走幾步,老紳士與小騎士沒反對也不鼓勵,畢竟小寶寶仍在發育,他們預期滿一歲再教他走路。

 

「噗,嗲──」

 

一面習練自己的名字,一面顫巍巍踏出胖呼呼小腿,開始學走路以後,小娃娃宛如發現新大陸,倘若給人抱著,經常掙扎抗議,非要自行徒步不可。假使大人在後頭亦步亦趨地保護,小搗蛋以為是遊戲,還會咯咯笑著屁顛屁顛跑開,可小腳丫還不穩,總是溜不遠便跌跤,接著又是自作自受的嚎啕。

 

「爹地會陪你,不要怕哦,小不點慢慢走,跌倒站起來就好囉。」

 

攙起小傢伙輕輕地哄,拍拍小胖手及柔嫩膝蓋,小騎士不忘讚美小勇士多勇敢,慢慢來,他們還要陪著他走長長遠遠的人生。

 

「來,小不點,爸爸幫你穿襪子,等一下我們練習穿你的新鞋子。」

 

果若須赴總部或裁縫店,他們帶小王子一起「上班」,老紳士會教小娃娃如何穿鞋子,並不厭其煩地一一說明腳趾、腳掌、腳背、腳踝。那雙曾被捉進小嘴巴咬的小腳丫啊,現在,已能穿上小小的學步鞋,雖然搖搖晃晃,但每天都更進步一點,摔倒了再站起來,未來依然多姿多采。

 

不只衣裳食器,鞋櫃裡也出現小小的鞋子,由於主人的成長,每隔一陣子便會更新,與他們的牛津鞋及運動鞋一道列隊,大中小齊聚。將來,這個家的鞋櫃興許會駐守三雙皮鞋,克紹箕裘,磨舊和翻新共存,前進的足跡與時俱進地共榮。

 

雖說時常練習自己走路,不過,小傢伙仍是喜歡以親親抱抱撒嬌的。

起床的早安吻、午睡醒來的午安吻、睡前的晚安吻,自是無須贅述。有時候,小娃娃前一刻分明在玩玩具或發表談話,是翹起的頭髮天線嗶嗶嗶感應,抑或血緣的心有靈犀,下一秒忽然就抬起小屁屁站起來,咚咚咚跑向坐在沙發的爸爸爹地,兩只小手暖呼呼搭在頸項、小臉頰貼大臉頰,隨後一記響亮的「唔嘛」,為午後的茶香加糖。

也有時候,在總部開完會或轉往會議室,看見魔法師滑動平板無奈嘆氣,小王子嗶嗶嗶察覺到了,踩著教父送禮的小鞋子,軟軟糯糯拉長一聲「NI」,甜甜香吻連發。魔法教父原先烏雲籠罩的壞心情霎時揭幕晴朗,喜孜孜抱起小太陽,暫不追究上司和同事又闖了哪些禍。

 

倘如母親帶妹妹來訪,幾能掀翻屋頂的笑聲不說,兩個小朋友見面,即歡笑著抱在一塊兒。一下開心轉圈圈,一下原地跳呀跳,一下樂呵呵地互相親吻面頰,兩個小人兒的加倍醇郁奶香,光是在一旁看著也能讓心融化。

當然,不只他們能獲得親親抱抱的殊榮,身為家裡動物園的小主人,小傢伙每天也會抱著布偶親吻。不一定臨幸哪隻玩偶,點名的機會隨機且隨興,儘管布偶不似疇昔身兼磨牙用途,仍舊定期得進洗衣機消毒。

 

小娃娃親親抱抱的愛好,一部分興許源自雙親遺傳。

然而,小人隨興所至的親吻擁抱具備療癒功效,大人不分場合過熱的接吻徒增旁人尷尬氣惱。魔法師首當其衝,每每在螢幕撞見放大的人體部位,都忍不住一番華麗白眼,並在翌日提醒他們不要汙染小王子的心靈,否則長期出差將排入雙方行程,杜絕一切危害的可能。

 

不過,儘管會穿著鞋子四處跑,終究還是個大寶寶,每天都要把爸爸爹地一遍遍呼叫。

 

早晨,他們起床後,多半會讓小傢伙再睡一晌。如時間允許,老紳士與小騎士會在盥洗後下樓,不一定由誰做早餐,但烹飪途中必定享用薄荷味道的親吻,難說是鍋子裡或鍋子外的蛋香更勾人呢。

趿著室內拖鞋,給叼來報紙的狗兒添飼料,乘煮茶的時候讀報。留意時鐘悄悄走了多久,估量著何時上樓,叫醒小太陽向太陽公公道早安。

 

可是,時而也會毫無預警的,小娃娃醒得比預設更早,假若老紳士或小騎士沒有即時出現,稍後勢必迎來一場害慌的淚雨。布置玩偶和熊熊被子的小床,頓時成了難以攀越的囹圄,小小的孩子尚不懂得時間和存在的虛實,以為沒看見就是消失不見,那麼,他可以去哪裡把爸爸爹地找回來?

 

「爹地來囉,小不點。走,我們去樓下找爸爸吃飯。」

 

「嗚哼DADA──」

 

彎腰抱起哭得好委屈的小傢伙,小騎士在粉撲撲的小臉蛋印上輕吻,一絲淚水的鹹味,即使至今四百多個日子,仍在他心口醃得酸澀。

 

啊,眨眼也四百個日夜,春夏秋冬,陰晴圓缺。

 

在能夠守候的每一個今天,他們會一直一直、牽著那雙小小的手,任歲月匆匆或悠悠,花開花落皆為結果。

在春天結晶於膏壤的小小種子,業已慢慢發芽,伸出手接觸好大好大的世界,在家裡的探險每天都特別。

 

所以,不怕不怕,我們會陪著你一起長大,看太陽月亮星光,把相處的每一刻紀念在心上,細細珍藏。

 

「PAPA──包啵!」

 

讓爹地親親撫慰了,換好尿布下樓至餐廳,小娃娃揮揮小胖手向爸爸討抱。聽聞甜甜軟軟的呼喚,老紳士將盛裝好的小碗置於餐椅桌面,莞爾著從小騎士懷中接過,捏住肉肉的小手心,生命鑿刻出的掌痕與指紋,在人海中是唯一無二的識認。

出生那一天覆章的指印,輕輕地也深深地按在了他們心版,或許來日,也將記錄在裁縫店的鏡面,以及更多人心裡面。

 

雖然大多時候是個甜蜜小天使,但隨著尿布尺寸漸漸加大,會爬會走之後能獨自勇闖天涯,小惡魔時不時溜出賊尾巴,無疑是知法玩法,吃定了爸爸爹地不會真的狠下心懲罰,至多拍拍有尿布保護的屁屁,拍完照樣在臉頰親親。

不過是個身高還不滿一百公分的小鬼,不知哪裡變出鬼神莫測的戲法。

 

偶爾,或者乍然接獲通知,或者去廚房洗杯子,老紳士或小騎士離開短短幾分鐘,再回到客廳,誤以為是什麼案發現場,原本擱於茶几的面紙給天女散花灑了一地,趴在沙發旁的狗兒身上也蓋了幾張,猶若嚴冬外出投身雪地。那個是灑水或灑花的肇事者,坐在地板兀自脆生生地笑,把節令一口氣快轉至冬天,雪花紙花都片片。

 

或是千叮嚀萬囑咐了,樓梯是通往兩層樓的走道,雖然他們裝設了護網和圍板,但對於小朋友仍是有其危險,不可以在樓梯間和樓梯口玩──然而有一次,老紳士在二樓逮到了放聲啼哭的現行犯。

 

那幾日,小騎士因任務出國,小傢伙便跟著老紳士上下班,盼心思地叨念著爹地。

距小騎士預計返國尚有兩天,該日轉醒後,老紳士如常點驗室內狀況,見孩子猶熟睡,將小被子覆在肚肚,遂下樓著手早飯。

將吐司切半做成簡單的三明治,空氣中隱隱渲開茗香。然而,要給小娃娃吃的食物還在剪碎,猝然聽見樓梯間傳來哭聲,狗兒當即汪汪著跑去,老紳士連忙放下手邊的作業,信手在圍裙擦拭幾下,跨步趕向聲音來源。

 

「汪汪!」

 

「DADA、小噗點……哼唔──」

 

捉著樓梯扶手,小傢伙坐在階梯上哭得鼻子紅紅,狗兒擔心地守在小主人身旁,待老紳士隨後出現,又汪汪幾聲。

 

「小不點,怎麼了?」

 

「嗚PAPA──小噗點痛痛──」

 

看見爸爸來救他,小娃娃癟起小嘴巴又哭了起來。老紳士謹慎地查看,原來是一只小腳丫卡進樓梯和隔板的縫隙,照理說一般使用是不會如此的,大約小搗蛋爬出小床自以為無敵,居然更進一步挑戰樓梯。

小心翼翼抽出稚嫩腳掌,老紳士初步觀察沒有大礙,稍晚赴總部,或許再詳細檢查。

 

那天小傢伙黏著他要抱抱,老紳士沒有太嚴厲地訓斥,但早餐後花了點時間與孩子溝通。小指頭打勾勾,小娃娃答應不再於樓梯間嬉鬧,如果要和狗兒玩丟球,也會待在一樓,不會跑到樓上。

 

 

成長中諸多體會,也許難免跌倒、難免犯錯,可是,正因為有這些親身體驗,有所收穫有所憬悟,方得以蛻變,得以前進得更遠。

 

記得你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記得那些摯愛你的以及你珍愛著的。

也許,有一天放開手起飛,你們猶在彼此心裡面,編織著永遠。

 

 

然後呀,春日的芬芳,夏日的穹蒼,秋日的夕陽,最後再次迎迓冬日的雪華。

不知不覺又是一年節日,他們掙得中午後的半天休假,晚上計畫了在家裡,和母親妹妹一起吹蠟燭。去年生日,週歲的小寶寶還不被允許吃蛋糕,滿兩歲的今天,壽星大爺終能一償宿願,大快朵頤水果蛋糕的布丁餡。

 

「謝謝Uncle Meni!」

 

一家三口在總部與魔法師共進午餐,抱著教父的贈禮,小壽星甜甜笑得露出小白牙,身上的毛衣是馴鹿花樣,鹿角還應景地戴著聖誕帽。

 

「生日快樂,小不點。」

 

伸手微調小教子的雪球毛線帽,魔法師方才和小娃娃一起吃了幾片餅乾代替蛋糕。雖然由於繁忙公務,今晚實在抽不開身出席慶祝,但他可不會錯過與小王子的午飯約會,禮物也早早預備。

 

「有急事再麻煩你聯絡我們,Merlin,謝謝你給小不點的生日禮物。」

 

向老友頷首,老紳士明白能在節慶休息多麼不易,他繼承騎士的代號這麼些年至今,在歲末休假的次數,甚且比一名紳士一生見報的總合更少。

 

「公事我會公辦,你們的家事自己看著辦。」

 

略略推高眼鏡,魔法師回覆上司同時錄影小教子歡欣的神情,那是他專屬的小柯基成長日記。

 

「你根本每天都在幫小不點送禮物過生日吧,Merlin。」

 

朝魔法師眨眨眼,小騎士在對方回嘴前轉過身與小娃娃說話,背在身後的手擺出勝利手勢。面對魔法教父的怒火,小傢伙就是最有效的滅火器及擋箭牌,屢試不爽,屢戰屢勝。

 

「我們走吧。」

 

扣上午夜藍大衣的鈕扣,老紳士替小娃娃重新繫妥圍巾,身上的冬衣是與小丈夫相同款式,等孩子長得更大一些,屆時該也會做一件。

 

「回家準備開始你的慶生會囉,小不點。」

 

拎著幾件禮盒紙袋,和老丈夫各牽起一只小手,小騎士低頭注視那雙大眼睛裡的熠熠星輝,那是豐收了整座世界的溫暖純美。

 

「PAPADADA跟小不點圍家──」

 

握著爸爸爹地的手,小傢伙的眼中恍恍他們倒映,如初如一地。

 

對啊,我們回家,點起蛋糕上的燭光,一起感受的時光,為你一直燦爛的心光。

又一個三百六十五天,因為你的笑靨,四季都能夠暄妍,生命得以無悔。

 

兩歲生日快樂,親愛的小寶貝。

 






×Fin




不知所云記:


之前說過的、小柯基本2三篇新番裡的生日賀文,其他兩篇是不公開篇目XD

是大寶寶了喔,小柯基,不過抱抱羊跟你爸爸爹地還有魔法教父一樣,還是愛你>3<

臥底小夥伴們聖誕快樂\owo/如果願意,請繼續陪這孩子一起長大吧:D

兩歲生日快樂,小柯基:)





评论(6)
热度(35)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