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這篇是兩歲出頭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對啊,和你一樣,我們最喜歡最喜歡也是你呀。)

 

 

 

把每一個喜歡的名字都摺成星星,貼在天花板或者掛在天空好呢,若果抬起頭時看見了閃閃發亮的溫度,是不是彼方的那個人也想著你,因此心心相印。

抑或,將圖畫紙和照片破繭,幻化為紙鶴以及紙飛機,飛向一座座發光的夢境,在你的眼睛裡,是不是也有綻放的心願璀璨倒映。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縱然有一日,我們像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飛到天上,大家仍會守護著最親愛的你,以永遠珍惜。

 

 

小花貓,躲貓貓,看你要往哪裡跑。

尚在襁褓時期,Hart家的小王子即懂得從遊戲中學習。比方自得其樂,吃吃小胖手或抓起小腳丫品嘗,起初由於不會控制力道而撞上臉,漸漸學會避免危險;再比如天倫之樂,老紳士和小騎士不過是重複幾遍遮臉重現的把戲,便能將小寶寶逗得樂不可支,脆生生的笑聲每一把俱是亮晶晶的;又好比與人樂樂,魔法師或諄諄教誨導正小教子的認知、或口吻語重心長說著內容分明是哄孩子的話,小娃娃似懂非懂回答,外星般的寶寶語也足夠令魔法教父滿意。

 

俟一歲慢慢學會走路之後,探險範圍擴大千百倍,無預警蹲下摀住臉的一人捉迷藏、尖聲歡笑著跑給雙親追或反過來捕獲大人、以點名方式唱歌並改編繪本劇情……還未滿一百公分的視野,每天都有新發現,連同他們的世界改寫了新鮮。

 

扮家家酒同為百玩不膩的遊戲,與會者的職業全依小小主辦人心情,廚師和客人、醫生及病人、說書人與聽書人……而爸爸爹地,仍是爸爸爹地。他們,猶是一家人。

是老紳士和小騎士之間的玩笑話或情話,小傢伙自幼習練扮演的功課,長大以後也許真能派上用場。不過,撐傘或主掌平板,等成年後再由當事人自行定斷,現在啊,只要好好長大即是圓滿。

 

至於雙親入夜的各色裝扮能否列在奇妙的遺傳──噓,那些是大人的實驗,小朋友乖乖睡,不要打擾爸爸爹地的「家庭作業」。否則兩位家長勢必會加強補救教學,那對魔法教父無疑又是一筆理智考驗。

 

近日,甫歡慶兩歲生日的小娃娃,除了醫生,新習得了護理人員的職稱,或是同時身兼保母的角色,給布偶蓋被被是早已執掌的技能,握湯匙餵飯也仿照得有模有樣,這陣子則新增了塞奶嘴的把戲。

當然,並非真的將奶嘴填入玩偶嘴巴,僅是摹傚大人抱起嬰兒哄慰的姿態,小胖手捏著奶嘴按在布偶臉上,奶聲奶氣說著諸如「鼻要哭哭」、「小不點抱抱」以及「大家都治乖寶包好霸」這類話語,不忘附贈幾朵奶香親親。

 

學習或許攸關才能,而愛是本能,使他們得以無所不能。

 

雖然小傢伙業已斷奶,人肉奶嘴再度榮歸王者獨享,一直以來他們亦不常藉人工奶嘴安撫孩子,但仍留了一兩顆在家。太陽和花朵圖案皆為魔法師的贈禮,報酬是小教子鎮日的攝影錄影,包含穿著黃黑條紋連身裝的小蜜蜂銜奶嘴的神情。

小蜜蜂吸花蜜,大雄蜂嘗蛋花甜甜蜜蜜,民生必需,各取所需。

 

儘管小太陽為生活創造萬千甜美,然而工作的緣故,有時,他們只得狠下心來背對孩子疼痛的眼淚。

 

雖則老紳士與小騎士盡可能陪伴小王子,一起迎迓兩年的生日,但,節慶終究是世界相較之下極不設防的時刻,動員再多看似滴水不漏的維安,往往仍有漏網之魚。人們忙著展現冠冕堂皇其實出於私欲的善意,未多預料誰會向戰火祭獻無關者的心。

無辜之血,興許只存在童話。謊話。

 

歲末,單單英國,必須拆除的炸彈火藥就可能多於煙火。騎士們無不東奔西走,甚且圓桌之王也親自出馬,一則增補人力,二則守諾帶小傢伙回家倒數的新年約定。

倒是對母親和妹妹有些抱歉,晚餐湊不上時間,只能另訂飯局日期,讓兩個小朋友盡情嬉戲。

 

小騎士夜裡動身,一早起床沒見到爹地,小娃娃已傷心地哭了好一會兒,好容易才讓老紳士拭乾滴滴答的熱淚。抵達總部,吃飽午飯,老紳士央請魔法師顧睦小傢伙,打勾勾晚上就回來。小王子雖癟起小嘴巴,仍點頭答應爸爸,在魔法教父辦公室的房間、抱著柯基布偶乖乖睡午覺。

然而,午睡醒來,沒看見爸爸或爹地,小娃娃既難過又害怕地啼哭。魔法師哄了大半天,終於老紳士重返,小傢伙邁開一雙小腳丫撲進懷抱,暖洋洋的小太陽,擁在懷內是最疼惜的重量。

 

之後,老紳士與小騎士直接約在裁縫店會面,晚飯已比平常遲了些,索性回程順路帶幾道外食,家裡還有一點玉米蘑菇湯,是小娃娃喜愛的菜餚之一。

途中未雪,在門口便隱約能聽見狗兒歡迎的汪汪。小傢伙路上已喊餓,他們連忙把熱食端上餐桌,給盡責的狗兒添飼料,超微吹涼、再稀哩呼嚕喫下一大口湯,飽足的是胃,飽暖了不只一顆心,溫熱在眼底還有笑意。

 

歇息俄頃,一家三口一同洗澡,約莫下午睡得略久,小太陽在夜晚依舊精神奕奕。可由於接獲通知,泡澡時間並未太長,老紳士先行起身,小騎士與小娃娃玩了片刻橡膠小鴨,擦乾身體換上綿羊睡衣,在夢裡當一隻和羊咩咩們跑跑跳跳的領頭羊。

 

主臥大床上,小騎士陪小傢伙改編繪本的煙火故事。翻頁了三分之一,老紳士輕叩幾聲後推門而入,褪下睡袍與枕邊人的一起懸掛衣架,宛然紅毯或簾幕,揭曉是彼此眼中心中靈魂的溫度。

只是,倚在兩顆枕頭間的小王子,瞅瞅爹地又瞧瞧爸爸,大眼睛眨呀眨。在老紳士一側膝蓋抵上床時,驟忽探出身子伸出小手、朝褲襠就要掐下──

 

「小不點?」

 

「啊啊啊小不點!」

 

縱是錯愕,他們仍反射性及時攔截一場驚險危機。儘管孩子有一半的血緣源自那一處、沐浴時也裸裎相見,可無論老紳士或小騎士,都沒有心理準備要讓小寶貝認親雙方的寶貝。

 

「DADA桌PAPA把汪汪藏起乃呢,汪汪捏?」

 

抬起頭,小傢伙好奇地問,絲毫不覺自己的舉止多麼驚心動魄。

泡澡的時候,小娃娃想起陪他睡午覺的狗狗布偶,問爹地玩偶是不是在背包裡睡覺,獲得的答覆是爸爸收起來了,等一下可以玩躲貓貓。

 

「PAPA把嘴嘴藏在DADA褲褲擬面,小不點迷有把汪汪藏在褲褲!」

 

小傢伙有自己的奶嘴,一個是太陽公公一個是花花,爸爸放在爹地褲子裡面的奶嘴是黑黑的、有時候是白白的,好像玉米濃湯的菇菇──

 

室內一片儼然放大的寂謐,僅軟糯的解說慢慢消融於空氣。

靜默半晌,擱置床頭櫃的兩副眼鏡,驀忽響起訊息的提示音效,王與王后的反省報告請於翌日繳交。寄信署名為大魔法師,信件發送下一秒,他吞下一顆頭痛藥。

 

晚安,兩位好,請多多指教。

假如不介意,下次洗澡的時候,請記得把腦子剖開來洗一洗。不謝,不客氣。

 






×Fin




不知所云記:


小柯基以為布偶藏在褲子裡的梗謝謝無太太提供~咳咳小柯基啊你乖乖玩自己的玩具,你爸爸褲襠裡的大玩具是你爹地以身相許噢噗、(被扔洗衣機XD)

咩嘿,新年快樂:D





评论(17)
热度(44)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