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Butterfly Effect - 0~1


※敬告:


1. 初次嘗試靈魂伴侶顏色梗,依然沒有劇情也感覺不太出來有設定,還請見諒(艸)


2. 主CP仍是哈蛋,一些章節會提及帕蘿、梅薑,除了tag,屆時也會在開頭提醒<(_ _)>


3. 是CWT48新刊,但這陣子三次元忙碌爆炸導致進度大落後呃呃呃"Orz等印刷廠公告截止日後才會開預購,盼不棄嫌>"<




※ ※ ※




0.

 

 

【從零開始。】

  

Love is blind.

You are the color and the light.

 

 

 

 

1.

 


Side H

 

【一隻蝴蝶在心湖輕拍翅膀,於是一圈一圈整座宇宙蕩漾。】

 

紅是你的睡袍,書房簪著頭條的壁紙,第一聲以及其後煙火般的槍響。有時早餐冰透的柳橙汁,金黃是陽光也是門牌。綠色。鴻門宴的寶藍色絲絨禮服,靛底色條紋西裝,曾目睹渲染了流霞的紫。

藍紫色帝王紫蛺蝶。橘黃色黃帥蛺蝶。

玳瑁色眼鏡,素面、條紋或格紋西裝,領帶與領結,袋巾,袖釦。

 

黑是傘,牛津鞋,曾活著的狗標本,那枚眼罩。灰是反覆修改的筆跡和一年的運動服。隔絕一切聲音的白牆熟練地繫上每一顆鈕釦的白襯衫鬢髮間益發蠶食鯨吞的星霜每天起床後的刮鬍泡誰的鴨舌帽與運動鞋上的翅膀飛呀飛呀飛向了哪一座穹蒼──

 

你見過自己二十來年的白手指,天空不同濃度的灰,杯中斟滿無論茶或酒看上去俱為漆黑。

而扳機印上再多指紋猶是黑,灰也可能是天色,雪落下時無垢潔白。

 

是那一年那一家人再無法重圓的節日,你知曉了你的髮色為椰褐,茶晶色雙眼在鏡片之後。

金色是你的尾戒,鏤刻一串數字的徽章。燈光下那個孩子柔軟的頭髮。

 

綠色的眼睛,那是你在整座黑白世界最初撞見的色彩。旋即顏色不由分說張牙舞爪地暈染,你聽見放大在耳邊是不是自己的心跳宛如喪鐘,繫著緞帶的粉金徽章,儼然要在你的指尖烙上銘骨燙疤。

 

你問得他的名字,那個綠眼睛的五歲小男孩,你曾自殉職的同袍聽見Gary Unwin這個名姓,但他也是Eggsy。

而你,Harry Hart,在以為將永久黑白的人世,已活了近三十年。

 

你想起家裡或大或小的盆栽,母親將她的祖母綠鑽鍊改製成胸針作為你的成年禮,冰箱需補充的食材,被暱稱為綠精靈的苦艾酒,出於任務闖過的若干號誌燈,簇新和揉皺的紙鈔,曾經踩在哪一座島嶼人魚尾鱗似的海……

加冕在詩人髮間是天堂的桂冠,可縱是世上每隻鴿子均啣著橄欖枝,較之諾言,和平更近於謊言。遑論你們已然一腳踏進了地獄。

 

功過榮祿,旦夕禍福。此生,你以一幀幀頭版日期記憶你的記憶,那些不真實的真實,像是只發生於故事裡的你的故事。

這些報紙,原來也是有各自的膚色,然而王妃的頭紗已在時流中浸得暈黃,傾瀉如黃泉。你的第一件任務,死生悲喜本為一體,如同你們每一步無非是踩在懸索上,光鮮亮麗的浮面說穿不過虛有其表,虛張聲勢或虛應故事,陽光底下、甚或鏡子裡能不能映出你們的影子。

 

當你認清生命原是虛妄。

可你是不是猶懷抱著何如奢望,為了成真哪一抹新綠的願望。

 

果若你從未倒下。 

 

 

 

 

僅存一側的視力是什麼感覺?說實話,你不是非常肯定。

按照命運的腳本,你應該已成了屍體,就像你親手完成的每一幅標本,差別在於你沒有標誌著名牌的玻璃棺。

 

Homo sapiens,你的學名,俗名是人。

你記得你叫Harry Hart,那名牛仔喊你butterfly guy。

之後──之後,Galahad,這個名字撞進你的腦海,漣漪出一圈圈記憶的波瀾,瓶水晃蕩,終將溢出封口,撲通,撲通。

 

第一次見到那個小男孩的時候,你是三分驚心七分震愕,隱然一股遁逃的惶悸,只是你勉力遏抑了下來。而在你「死後」的初次見面,即便彼時你毫無思念的印象,卻仍是在他踏進門走向你時,反射性退後了步伐。

他們以為是男孩太過熱情的招呼令你卻步,惟你明白遠遠不止如此甚且絕非如此。

 

男孩出現在那扇門時──你明知那是錯覺──然而為什麼哪你看見了蝴蝶的翅膀,如若在慘白牆面的一筆一畫,原來那是你潛意識中的企求嗎可是所求為何,為何是欲求這麼樣一個年華盛開的孩子。

僅只一半的視野,他卻燦爛了整個世界。他就是整個世界。

 

然後是槍口重現了你割捨蝶夢的往日以及凡此種種,死者,生靈,紛飛是蝶翼或回憶或曾經是的你。小型犬的濕潤雙眼,誰暗自蜷曲在牆隅咬緊牙關的淚眼,誰是誰的錯誤你或不是你憬然大悟是不是他因此你執迷不悟。

你想起了那一日初見的色彩,那一瞬槍聲之際褪灰的藍天白雲大地,最後你凝視著的是那一抹珍重在心上的綠意,而千千萬萬句歉仄最終化為哽在喉間的嘆息。如有來生,你不知是不是該承諾讓他再遇見你。

 

──I need you。

 

他說得那麼輕,宛然淚光蕩漾在你最底部的記憶。都說初生之犢呢可你舐犢情深的那一個情字並非縱向反倒是比肩的,他是你不僅仲夏夜所夢的夢,調酒那一顆捲在舌尖怕化的澀酸甘美的橄欖,而無關安寧的世俗象徵,把他的名字契合在你的心裡是不是就得以完整。

 

Harry。他呼喚你的時候每個音節都在顫抖,像是稍微使力,整顆心便要皸成碎片。

Eggsy。你輕喚他以每一分你想予他的溫柔,再無能掩藏的,不只擁抱在你們之間。

 

我需要你。

我只要你。

我愛你。

 

倘使真能允許,你釘在牆上是蝴蝶之外的,具象化的青春嗎和以人命名以愛命定的肉身,靈魂是不是有顏色,影子若是交融了又該歸屬為誰,是不是當眼底映出了彼此即能在生命裡雙宿雙飛。

曩昔你是如何聚焦於他成長的一步一步,當無出其右已為過去,左側你的一整顆心因他溫熱,未來尚未來而你們是否願意就只是你們。一個人與另一個人,一顆心中的一顆心,一生還有一生。

 

若是擁有不只一輪四季的綠,昨天今天明天,前世今世來世,而你們還是不是你們,而你在他眼中透看了綠色以外的。

 

千百萬隻蝴蝶在胃裡振翅,唯一的啊你親眼見證破蛹的那隻蝶,在你心裡,一生一世。

愛,亦如是。

 





 

× tbc




不知所云記:


LFT沒有斜體因此加底線,初次嘗試靈魂伴侶的顏色梗,雖然一點也不像有這個設定呃呃呃呃呃"Orz就像第一次在無太太的ABO本插花我寫的也沒有ABO感呃呃呃我我我我我"Orz

雖然很喜歡,但不是很確定詳細設定,謝謝橘子替我解惑>__<是CWT48的新刊,主CP是哈蛋,會提及帕蘿、梅薑,大概還是沒什麼劇情對不起(艸)

(偷偷推兩篇SY上我很喜歡的靈魂伴侶顏色梗設定哈蛋,流光溢彩In Living Color,非常非常喜歡>/////<)





评论(7)
热度(39)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