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Butterfly Effect - 2


2.


 

Side E

 

【兩顆心跳動若以相同的頻率,是不是兩者能夠合而為一。】

  

紅是曾咬過一口的蘋果,早已褪色起毛球的聖誕襪,第一次和同學打架流的鼻血,申請退出隊伍的簽核筆跡,很久以後的書房牆壁。

橙是不留心滴在制服的果香,調得暗一點的金黃揉進了你的髮色,第一次獨自練習卻磕破在碗邊的蛋黃。

你是否曾希望在自己的綠眼睛裡重生誰的身影。

蔚藍的天湛藍的海,儼然地面也搖盪著波光,你喜歡在晴朗的日子讓足跡展翅,跳躍奔逐,若果回眸因著一幕似曾相識的海軍藍。靛紫是冰箱偶爾儲放的濃縮還原葡萄汁。

 

從記事以來,你看見的世界即是彩色的。

黑對你而言是黏在柏油路面的影子或夜空,有時晚歸仍在附近看見的計程車;灰是街道竄出的肥碩鼠輩,家中地板的塵埃及汙垢;白是新纏上的繃帶和尿布,一盞一盞給砸碎的雪花球。

 

你鮮少喝咖啡但嗅見香氣時不自禁想起一綹髮梢,偶爾注視茶湯直至出神。

鍍金的徽章由緞帶拉扯,戒指在哪一隻手指上才能真正廝守了誓言。含量無論幾成的巧克力皆令你感覺要沒溺其中,也許香水品牌你永遠無法指認因為那一絲縈繞心尖的氣味已凝止於童年,竊走再多物事為了生存,可你的一顆真心任宿命也偷不得。

 

生命的底色是如何呢你實在無從追溯,太遙遠的何止家盈滿笑聲何止再不回首的聖誕老人,你選擇的那些都像是方向,也都是咫尺都是天涯。

 

縱使彳亍著展翅的步履,翅膀仍是困在鞋身,如若你再無法起飛的夢。誰是呵護你的羽翼嗎,都說孩子是天使可你知自己不是,泡泡或氣球或煙火或火箭或一切能升空的東西。

很小很小的時候,你曾在放學回家的路上拾起一片不完整的蝴翼,有色的區塊或許破損了,略泛黃的白色猶若待著色的畫布。隱喻。啊那些你很久很久以後才想起的,拐彎抹角的街道以及話語以及思緒以及禮儀以及人心,最直接的許是去一趟洗手間,你已經放棄證明活著與夢想的權利。

 

那枚蝶羽後來給收在哪裡了呢,你沒有在上頭署名,反正你能簽名的物品太有限,簽章的也從不是好消息。

例外的興許是屍袋上等同遺書的同意欄,你想到是你的保險屆時能否給母親和妹妹更好的生活品質,下一秒卻又被繼父百分之百會奪取的可能否定了最壞的盤算。

 

繫著緞帶的徽章早已換成了鍊子,靜靜貼在衣料底下在胸前,是賡續著無聲的追悼,抑或假想你還有所依靠。

當你在警局前回過頭,棕色令你想至聖誕樹幹即使你很久以前就不再許願,你想那身西裝全是紙鈔縫製的吧每顆鈕釦皆為硬幣他的眼睛約莫也是,然後你準備脫口而出了謝謝老子就算用手吃飯也不屑用高高在上的金湯匙銀湯匙家裡最難伺候的大概是妹妹的奶粉匙──

 

你知道他是誰卻也並不知道,就像你。

你不曉得能願望或怨望自己出現在他的咖啡色眼睛。

 

你第一次看見了顏色的是誰的眼睛。

 

 

 

 

曾經你有過幾回毫無預警的劇痛,腦子像是給用力撞擊,霎時色彩倒帶般被灰白占據,何其快速的渲染宛如第一道雷電後旋踵而至的驟雨。

第一次發作時以為患了絕症,儘管視力逐漸恢復,但你清醒後躲在被子裡咬住嘴唇不敢哭出聲,心想怎麼辦爸爸不在了如果連你也離開媽媽要怎麼辦──後來知悉是與靈魂伴侶有關,當下你怔了片晌,靈魂伴侶四個字咀嚼在唇齒間本該是溫柔的發音,可你旋即在腦海炸開來的是髒話。

 

假如靈魂伴侶看見你的模樣,還會願意凝視你眼底的倒影嗎。

 

受訓期間你又遭遇了症狀,只慶幸並未真的對狗或人開槍,步伐踉蹌了幾分但你撐著沒倒下,貧血似的蒼白視野讓你頃刻迷航。

懷抱著這件祕密如同一直以來的習慣,掖在口袋內不只你的手還有顫抖的心事。如常你吃喝訓練偶爾對紈褲子弟們回嘴,和金髮好友在關鍵時刻彼此鼓勵,你們的狗不再嗅聞對方屁股只是相互挨著趴下打盹,你眨眨眼睛確認色彩都歸位,如你的夢不再是無家可歸。

 

直到看見他躺在病床,啊你本以為的大樹燈塔高牆原來也可能倒塌,他是扎根你心壤支柱的形象,你的綠只是枝椏的葉或果,他是你得以立足的根本緣由。

是故,你從未預設,這棵樹可能有一日被連根拔除,就在你眼前而你甚至聽不見自己如何一片一片一聲一聲心碎。

 

與他相同的海軍藍西裝條紋領帶白袋巾玳瑁眼鏡金色尾戒黑牛津鞋以及黑傘,和過往截然不同的你。灰白色。注視著鏡像你恍恍又一次看見,未翳在視網膜卻烙在了你的心口。隔著海洋隔著螢幕隔著錯誤,那個比永夜更永夜的轉瞬,你呼吸進咽喉的俱為黑色。

黑色,宛若你不知何去何從的那麼多個夜晚,而夜幕從此將是你的保護色。一如曾是的他。

 

槍口是黑的墨字也是,血是紅的亦如他書房的壁紙。

第一張第二張第三張,你的,他的你已收起鎖在抽屜了。若果心也是的。

 

標本皆留在原處,J.B.之後有加入Mr. Pickle的可能性嗎你未來也許沒有把握,然後你想假若他的標本在這裡或許很久以後你躺在他身邊,你們都不會寂寞。

藍紫色是帝王紫蛺蝶,橘黃色是黃帥蛺蝶,他對你說過,沒說出口是不是某種隱喻。可不是每一隻毛毛蟲都能變成蝴蝶(Even a worm will turn)。

 

──把我釘在牆上吧,我是你見過最有趣的蝴蝶了。

 

無疑是一生的誓詞更勝於效忠圓桌之王或女王,你終於讓淚水淌落似是成為他眼睛的許諾。

 

於是你再度擁有了根,若有一日葉落歸根,他便是你的永恆。

而你們,就只是你們。

 


 




×tbc




不知所云記:


繼續努力繼續等印刷廠的消息(艸)





评论(8)
热度(24)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