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Butterfly Effect - 3

 

3.

 


Side H

 

【三次是身為紳士的見報總和,哪顆心在明日過後仍然記得。】

 

那枚因死亡而生的徽章之外,你沒預想可能再經手粉嫩色系的物事──是以,當粉紅色的背心加入此後的工作服,第一時間你憶及前任上司的領帶顏色,儘管在印象中見得更久的是黑白,那雙勢利的眼睛在你看來早已腐敗。

縱使你絲毫無繼承的想望卻仍被拱著登基,沒有實體王冠的圓桌之王,權力這類兩面刃,無論把持在誰手中都得染血,差別或許只是由誰祭獻。

 

唯一的益處,約莫是背心和西裝同為防彈材質,在你胸口或再覆了一面盾,如若配給的眼鏡當初搗亂或導正了子彈的軌跡。

而照理,王與騎士們該是彼此的後盾,可雙方手裡各自操槍時,勢必又是矛盾。

 

終有一日,你是否也會麻木於這樣一個稱謂?

 

初時聽見他者喊Galahad,你停下腳步差些要回頭,然而男孩回應的口吻那般明朗,旋即你想起啊那個職稱已塵封為你個人的疇昔,之於Kingsman、甚且時流的漫漫長河,不過是終將磨平在塵土的石礫。

不再是你的任務,但每一位騎士都是你的任務。

你現在明白了這張圓桌原來如斯綿長,漫長地宛然至了河岸另一頭,那是過去也是未來。是也不是你們的現在。

而你們活著的現在,能不能算是自己的存在。

 

K自製的鋼筆是文具亦為武器,曾經筆管內的毒墨讓你在一次次任務化險為夷,你也得知埋在Chester頸部的芯片是男孩以鋒利筆尖剖獲,是墨水藥水或血水哪一種更狠毒一點,已是無解。

然你沒想過的是,僅僅簽名也猶若批准一道可能的死期。

你麾下Galahad的第一件任務,半個月,一個人,加上本名該算兩種或三種身分。不應懷抱私心的你想,公平不只是天秤沒有失衡的兩端,略作踟躕都是有辱下屬。他一定能達到比預設更臻完善,你從未質疑Unwin家的血脈。

 

你真正睽疑的,或許是自己──自己的心。

 

任務分派後你與他在總部共進午餐,老友將彙整過的資料給男孩便帶上會議室門離席。他今日是和你相同款式的銀灰色西裝,眼睛微紅,據悉妹妹生病,吃了無論食物或藥物均哇啦吐得一乾二淨,比平時更不易哄睡,導致他這幾日有些睡眠不足。

一頓飯你是吃得稍嫌心不在焉,說不清原因是由於男孩將動身的任務抑或男孩本身,又或兩者並無差別。

 

「你又吃到眼鏡上啦,Harry。」

 

跟Daisy一樣把飯吃到臉上──忍著笑他驀然出聲提醒,捏起紙巾伸手揩拭你的玳瑁鏡框。本已失去左側視力,右方一抹稍縱即逝的白影儼若揭幕,重新映入簾子是他依舊明媚的笑靨,自窗外渲染的陽光在他微橘的金髮簪上光圈,恍惚天使的加冕。

怦然不過咫尺及轉眼之間。

不該作如是想的你忖思,可什麼才是真不能夠的。

 

興許,在命運的指掌中,其中一條早該判刑的,正是你仍活著。

 

 

 

 

裁縫店二樓會議室的螢幕你並不陌生,過去二十年左右,抬頭即能直視,上頭顯示一次次任務對象,無論男女老幼,你都是記得的,就如臚列在書房的一紙紙頭條。

座位更易後,儘管僅是挪動至左手邊,心境上卻是迥然不同的視野,比起新鮮,更近於感喟。

 

原來長年屬於你的位置,如今由他承繼──男孩而不知能否說是你的男孩──在你右手邊的首位,像極最初掙得了代號的你,不單出自旁分髮型玳瑁眼鏡斜紋領帶白色袋巾海軍藍西裝金色尾戒黑牛津鞋的原因。

右方的眼界一目瞭然,觸手可及他眉眼啣笑坐在身畔。餘光裡他在軍需官的說明間若有似無顧盼向你,那雙綠意中恍恍能見著棕色倒映,令你不禁憶及老友替你補綴那些槍響後錯肩的往事。男孩的藍黑色棒球帽和白條紋外套與你們爭執那日如出一轍,只是這回他的駁詰對象是早已腐朽的貴族。

 

──I’d rather be with Harry。

 

那句誓詞既是殉義亦為殉情,之於你。

他的藍黑連帽外套背面,流過肩膀的三條白色直紋給帽子翳成羽翼的輪廓,你從沒告訴過他,那是起飛的預言吧你的學生你的恩人之子你的男孩,宛若畫在白牆上著色完全或一半的蝴蝶。一半加上一半,左與右,一個人與一個人執手,是不是就能合一能夠比翼,即使無法飛翔也能一步步在生存在生活在生命腳踏實地,不再踽踽獨行。

 

你淺啜一口涼了些許的茶,獨坐長桌之首,用以佐茶除了獨白便是燈火。一樓的裁縫店已打烊,更樓下的列車暫無人搭乘,你清楚不應讓司機枯等的然而情不自禁想起那些你還是騎士的時候。

男孩的白帽子燦晃晃外套極其誇飾的翅膀鞋,他第一次造訪店裡時已入夜,你不是世人熟悉的裁縫呢他說,而一直以來偶爾的偶爾,你會想自己到底是誰或算是什麼。

另一次你們一起光臨是為了量身他的西裝,櫻桃的雙關語溜出口說不清是有意無意,當時你所圖只是他更好的未來,而你是否參與其中並非條件之一。在那個時候。

 

你在Kingsman的第一套西裝,和他同為海軍藍,防彈功能已具備,能釋放電流的金色尾戒倒是幾年後方製成,眼鏡日新月異地改良,你揀擇的牛津鞋一貫是黑色,除非需搭配其他服裝。

合身西裝使男孩顯得更俊俏迷人,但你或是喜歡他私下的裝扮多一點,無所謂品味,是可歸類於同齡人的日常,回歸平凡的身分。

 

可認真說來,你們不平凡的職涯若能超過曾經的凡人生活,不過都是僥倖,死裡逃生,劫後餘生,能否不虛此生。

 

你死過不止一次。

而你知曉,在他心裡,你從未死去。

 

一名紳士的名字應僅見報三回,出生、結婚以及死亡。

也許,此生你只能見到他的婚禮,俟迎來那一日,你將收起當天的報紙釘在牆上,是你在時流中不褪色的祝福。

能在有生之歲識得生命的色彩,已是你無價的寶物。一如他。

一如家。

 


 

 



×tbc




不知所云記:


幸好電影第二集叔跟蛋已經結婚辦婚禮了你可以親吻你的親郎惹ˊQˋ←你的眼睛到底





评论(4)
热度(16)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