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Percy/Rox】Butterfly Effect - 4


※敬告:本章有帕蘿(Percival/Roxy),請斟酌食用<(_ _)>




※ ※ ※



 

4.

 


Side E

 

【四季花開復花落,在心壤栽下也許遙遠也許不遠的夢。】

 

工作中分心極其危險,每一個念頭俱是性命交關,你自是明白,可你在看見目標人物左眼的眼罩時猶不禁須臾恍惚,即便出發前的準備資料記得滾瓜爛熟。與你偽裝成情侶的友人不著痕跡推了推你的手臂,視線牢牢鎖定於目標的動向,但願連線彼端的魔法師沒有發現你轉瞬的異常,尤其可能也「在場」的圓桌之王。

打探情報的任務有各式各樣,你已經歷過多場,同期訓練生的同僚好友本就來自社會上層的家族,酬酢應對可謂得心應手。你呷了一口手上的酒作為掩飾,盼能藉此灌醉發酸的心事。

 

你自認還算公私分明吧──與節慶撞期的預訂出差或臨時通知,你因此遲到若干頓和母親妹妹的聚餐,不能說沒有怨言,但你仍以公事優先。

只是,你依舊不甚樂意在任務對象身上捕捉到任何與他相仿的細節。若要說影子,那也納於你的職司。

 

曾經一次差點演變為蜜罐任務的發展,目標是一位四十開外的中年富商,深褐色眼睛外加西裝革履,公益是檯面上的興趣之一,私底下的營生卻含括軍火,行事作風吃不得慢酒。

故而,第二場赴約的酒宴,握著他的手遲遲不放的富商提出露水合歡的買賣,訂於當晚進行。

稍後,一通商場的緊急電話使安排不得不取消時,你暗自鬆了口氣。因為你沒有十足把握、被迫承歡中途喊出可能是那個人的名字,你不曉得若真那樣是不是願意讓他目睹你的心意,如此一來,又是誰比較悲哀。

 

「專心點,Galahad,打起精神來。」

 

回到公務車上,拉下前後座之間的隔板她說,那個兩年前還未加冠於你的稱號,習慣是好事嗎你不知道,誰說過的那句習慣是鏽會腐蝕靈魂的鋼鐵,而你已翕習在他身旁,在心上。

 

「Roxy……妳是怎麼做到的,不只是眼睜睜等待?」

 

見你摘下眼鏡,好友也隨即收起,黑風衣下的普魯士藍蕾絲裙襯得膚色更為白皙。

雖然工作時不會曝光,但幾次休假碰面,她頸間都會點綴一條蜜紅色的石榴石項鍊,細細的純銀鍊子內斂地扣著一顆精緻寶石,寶石底下懸墜同樣小巧的白珍珠,用以固定兩者的銀鍊上方藏著一個不顯眼的字母。她的導師名字開頭,她父母熟識多年的朋友,她在十歲那年世界怦然了色彩的緣由,她二十歲對自己許下的生日願望,他許諾將與她執手於教堂。

那位寡言騎士的禮物,石榴石和她的眼睛顏色相仿,如斯真實地靠近心臟。

 

「只要好好聽聽你的心,Eggsy。」

 

拍拍你的手背,好友的語氣萬般摯誠,如若你們無數次鼓勵對方勇敢,縱然你們早都不是當年的男孩女孩。

 

「我相信他一定也會聽見你的心。」

 

就似你對他深信不疑。

 

 

 

 

似乎長年來都在練習離家出走的功課,只是這件作業沒有誰能判決你是否及格。

是第一次被趕出家門或逃出門呢,喝醉的繼父抓著酒瓶要砸在你身上,母親慌張擋住哭求你趕緊離開。彼時距妹妹出生尚有好多好多年,而這已非繼父首度在家發酒瘋,以往母親是把你護在身後甚或鎖在房間,可隨著你漸漸長大,母親也日益流失保全你的力量。

 

從初次被關在門外的悲憤交加及惶惶,你捏緊鍊子繫著的金色勳章,在夜幕中盡可能縮小自己的身形,跑過無數轉角仿若黑暗追趕其後,好不容易拍響朋友家的門。

之後,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你約莫已對此麻痺,無論繼父是不是乘酒為惡,俱無法避免衝突。朋友的家不再是留宿的唯一選項,你們或者在外蹓躂或者想辦法混進酒吧,第一口酒既嗆且辣,但你也只是攥緊納在衣袋內的拳頭,徽章在衣料底下給體溫熨得微燙。

 

妹妹出生以後,若必須外出,你得確認她至少能夠安全。你清楚母親愛著你和妹妹,然而繼父似從來對孩子沒有耐心遑論愛心,親生血緣亦然。

與你相差二十多歲的妹妹,擁有和母親、和你相同的金髮。你在世上唯二的家人,你會用生命好好保護她們。

 

長期作息不定,你業已習慣睡眠不足的現實,連同營養不足。而他帶你回家的那一晚,許久未嘗的飽眠猶如終於實現的一個卑微願望,一種魔法,在他身旁,你極其渴望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像他一樣的人、與你原本截然不同的人──他說,那些本質都是你原來已具備,當之無愧。

 

我有嗎?我是嗎?我能嗎?

 

坐在書房靠近牆隅的沙發椅,你聽他細數那些彷彿塵封卻又歷歷在目的過去,自遙遠的年分沿著牆面向你靠近。

你沒有脫口內心的問題,因你已有了答案。

當晚你睡得很沉,並未因翌日的最終測驗表現得像期待遠足的孩童,也許多喝了些的調酒實驗品暗中幫忙。未設客房的這棟屋子,你睡在他身邊,空氣裡恍惚都是他的氣味。恍然整個世界。

 

整個世界。

一如此刻。

 

你知道已逾晚餐已過裁縫店的營業時間,你知道今日的內部例會早上已結束,你知道他並不熱愛案頭工作──以上種種加總,是故,從總部乘列車至店裡,你沒有上一樓會遇見他的心理準備。

 

「Arthur……?」

 

畢竟仍在工作地點,你的語氣略遲疑。他從沙發上站起身,暈黃燈光將他的眼色釀得且濃且淺,可你猶深陷在裡面,一天勝似一天。

 

「如果你願意──正好也是順路,不知我有否榮幸送你回家,Eggsy?」

 

Kingsman配置予你的房子就在他附近,平常你與母親、妹妹同住,但,若任務中避不了較重的傷,你便會借宿他的家,稍微拖延讓家人見到慘況的時機。

你注視著他的茶晶色眼睛,縱然不再成雙,依舊是為你指航的星光、是你生命旅途上頂天立地的燈塔。

 

「……Yes,Harry。」

 

你願意當他的眼睛,你願意成為他的泊岸他的憩息而你們能夠溫熱彼此的氣息。

 

你願意,你願意。

若他也能聽見你。

 






×tbc




不知所云記:


下午在公園看到一隻可能是混到德牧的柯基,於是我自動代入了小柯基(不XD)只是柯基的顯性基因──嗯還好大狼犬跟大柯基家的小柯基有魔法加持(?)長大會變成長腿狼犬oqo

這幾天印刷廠應該就會公布截稿日,靜候佳音(合掌)





评论(21)
热度(19)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