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Mer/Ginger】Butterfly Effect - 5


※敬告:本章有梅薑(Merlin/Ginger Ale),請斟酌食用<(_ _)>




※ ※ ※


 


5.

 


Side H

 

【五個字母一筆一畫刻在了心版,不因時流旱澇磨淡。】

 

只是偶爾你不禁聯想到了橄欖枝的寓意,儘管你們太清楚和平從來不平,猶奮不顧身撲火以肉身祭獻。

只是偶爾你凝視那些斑斕羽化出神復回神,藍色橘色紫色黃色,勾勒的筆畫仿如他名字開頭的鏡像裡外,也似花瓣在心壤盛開。

只是不只偶爾你想起啊男孩的眼睛也是初澀橄欖一般的顏色,下廚或調酒的時候,他第一晚留宿喝得稍多暈紅的臉及耳廓,淡淡的晚安拂過薄荷牙膏與隱隱酒香,背對著彼此而你想了又想又想。

 

可以是的也可以不是的你想,至少此生你有一個祕密能無聲守藏,唯一可惜是名字無法見刊於報,或許你僅餘一回永別的額度。當那一日恩臨,有幸你能如同在教堂前槍聲似鐘聲之時,腦海最後掠影男孩的綠,在你心底是你的男孩。也許。

 

而也許不是的,也可以是的。

若然比永恆更遠的是你,我願意以一輩子的時間靠近。

 

男孩借住你的屋子已非新鮮事,最終測驗前的二十四小時是師生慣例,可惟有他令你一再破例。消息和法術同樣靈通的魔法師每每獲悉總要調侃,你的宅第僅有一間主臥房,這點內部皆知,泰半騎士的住所設計亦然,然而只有你如是頻繁地與另一位騎士半同居。

甚且,長年共事的寡言同僚也誤信蜚語,曾在敲門走進辦公室時以為撞見你和男孩的幽會,旋即關上門,意有所指地欲言又止。

 

莫不是訛言,卻也像是有跡可循。但種種之於你,無非發乎情止乎禮義。

 

比方他身上受傷不便動作,淋浴後你替他敷藥纏繃帶;比方他磕破了口腔避免刺激性飲食,晚餐你留意著清淡調味不忘提醒他吹涼;比方他拐了腳踝仍要逞強,你索性把他扛在肩膀上樓回房。

沒有睡袍底下豔勝季節的春色,沒有酒後誰亂了誰的性,沒有穿上玻璃鞋的美滿結局。

 

是的你是紳士,他也是。

只是偶爾,你們的根本仍是人。

 

有時候是他先於你起床,斟茶的杯盞儘管清洗了猶悄悄沾上一枚無色唇印,或是藉著酒意搶去你手中的水晶杯,睡袍帶子繫得鬆一點的結。

 

猶歷歷可見是那麼幾夜,你們仰躺幾乎挨上了手臂,一張床再大也不過等候兩顆心共被。良久,你聽見他好輕好輕地似問似喚,闔眼你並未答覆,他許是撐起了身許是不自覺凝氣,而你屏息在了心口,是左額或左側的胸口隱隱疼痛。

拂落在臉頰的溫度朦朧如夢囈,洗髮精和沐浴乳的味道,以及他本身清淺的氣味。

 

晚安。

 

你聽見他說,恍惚一枕憂傷的美夢。

 

你有那麼那麼那麼多想對他說。

你有的只是沒有開口。

 

 

 

 

什麼是命定,什麼是否定,一定和不一定最終決定了什麼,什麼纔算是天之所定。

是相遇而能夠相信嗎,可能否相等在生命的天秤相守,相惜無論破碎或完整的心,所愛與被愛得以相同,相依相親且生死不渝。

 

然而你這一生肯定的只有分分秒秒俱為變因。

 

「Arthur的工作讓你的思考快速老化了?猶豫一向不是你的作風,Harry。」

 

圓桌之王的辦公室,彙報幾件騎士的任務,抱著幾不離身平板的魔法師站在桌前,既如敘述也似提醒。二十來年的交情,無關魔法的虛實,身為同事更是老朋友,時常你以為這位老友洞悉的遠不止公事,更多是一切人世。

 

「在Arthur的位子上許多事必須三思而行,我想你比我清楚吧,Merlin?」

 

辦公桌的電腦開著幾個視窗,最上層是男孩的公差進度,進度比預期更快一點,所幸對於你們是好的發展。倘使沒有臨時意外,男孩應該能在午夜前返抵總部,也許翌日給家人一頓驚喜的早餐,報告他會寬限幾天──無視魔法師要求的繳交期限,理所當然。

聽見如是虛與委蛇的答覆,連你自己都難以說服,老友未置可否地淡淡瞟了你一眼,在平板上點了幾下,充分利用時間。

 

「能看見顏色挺不錯的,雖然我一陣子才習慣,至少下次如果需要拆炸彈,我可以直接告訴他們剪藍色或紅色,而不是說左邊或右邊還怕剪錯了。」

 

魔法師口中的從前,其實不算很久之前,卻足足是前半生。直到在海洋彼岸,直到在那間視覺蒼白實際上也是慘白的隔離房,直到以為他們真要字面意義地赴湯蹈火,直到那扇門給推開。

色彩驟然放射狀炸開。

他看見一雙眼鏡後的眼睛,後來他曉得那是巧克力的顏色,替他們鬆綁的人擁有奶茶一般的膚色,像是他習慣茶沏得濃一些的調味。縱是長久以來的日常,這也是他之後才了解的。

 

「你已經死過無數次了,Harry,這點我和你一樣清楚,我也清楚你想給Eggsy的不光是對Lee的感謝。」

 

他與她是那麼相像,他因為她而真正看見了世界,儘管他們相隔不僅一座大西洋的時差,儘管她早在繼承酒名代號之前便熟稔了各種色號。

 

「這次『死而復生』之後,我在想……什麼時候,你才要以Harry Hart的身分,為自己活著?」

 

魔法師的指尖停在螢幕上,你留意到老友眼底頓時柔和的目光,興許,就如你偶爾收到男孩捎來撒嬌似的訊息。

 

「我需要打一通私人電話。」

 

你頷首表示理解,魔法師攜著平板轉身離開,步伐幾乎能說是輕快。

曾經在鈴聲響起時不預期瞥見一次,你知道老友的手機通訊名單有一個字母E,Elizabeth,也許對方設定是Hamish的H。

 

你的手機第一個聯絡人,是男孩親自輸入的名字,而男孩把你的來電設定為你們都喜歡的電影主題曲。

 

什麼時候,你願意為自己活著?

闔起眼你看見那雙綠色眼睛,聽見能不能是你的真心,而他,倘若也願意。

 


 




×tbc




不知所云記:


魔法師和薑汁姊姊的名字都是官方小說的設定~之前從砂礫太太得知的,果然官配都是HE(蓋章<慢著)

繼續等印刷廠公告(艸)





评论(16)
热度(21)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