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Butterfly Effect - 9

 

9.



Side H

 

【九死一生之後,還能不能勇敢地遹追一朵翠燦蝶夢。】

 

倘若再次揀擇,你必然不會是現在的你,或許一頭栽入蚨蝶的萬千世界如母親支持那樣,或許主掌家族事業儘管父親從不勉強。

或許在外闖蕩擔任一介職員,若是裁縫便鎖定進駐薩維爾街。上班耽遲不得不預約搭計程車,一絲不苟的領帶繫結,每天早餐茶佐以太陽報信手翻閱但未留下一紙紀念。

 

或許其他部門一位蘇格蘭腔的光頭同事熱愛速食,一名同仁的穿搭品味極其華麗,不苟言笑的同仁實際上是冷面笑匠。或許上司自認貴族在你引薦平民新人時因此衝突,婉拒在會議桌消化午餐和上級的惡意,除非加班然則不輕易錯過一場球賽。或許對3C用品有偏好的品牌是故大肆報導的免費優惠對你毫不吸引,海洋彼岸是出差地點但你不向任何信仰告解,教堂是生死的銘印但沒有血洗的陰影。

 

或許Unwin一家人一生不會與你有所交集,或許J.B.是另一隻狗的大名,或許Daisy會以其他方式降生在他們的人生,或許Michelle留下的淚能夠更多是源於喜悅,或許Lee拯救的是自己和家庭的生活,生日吹蠟燭每年更新全家福,砰然是氣球不仔細戳破並非國境再國境之外的烽火……

而雪花球紛飛朵朵純白願望,電話就只是電話,男孩擁有更多是卡通角色的徽章,聖誕節禮物堆成了樹叮鈴噹啷是笑聲以及鈴鐺,在眼底發亮的不僅星光。

 

而你可能不會遇見Eggsy,圓桌騎士存在書中你只是Harry Hart。

期待或不亟待五彩繽紛那一日,依然裝飾滿屋子蝴蝶相框,廁所裡或有兩隻小型犬標本,Mr.與Mrs. Pickle。

外出不一定攜傘,衣櫃中也是有西裝的不過沒有一件具備防彈功能,餐桌禮儀或許講究但偶爾也遺漏,調酒或許不特別講究。書房或許仍漆成了朱紅,對電影的喜好仍舊懷舊,仍習慣穿著威尼斯紅睡袍在就寢前小酌,一個人作生老病死的夢。

 

難說你的枕邊是不是能長居另一個人,畢竟你一身執拗痼習他者難以濡忍,可相愛終究不是一個人的旅程。

 

然而假設終歸虛設,你所以是如今的你因為每一回抉擇,如若當時他無法對狗扣下扳機最終卻仍成為了他無論是否像曾經的你,歷劫歸來是你也是走到了至今的他。

當他說是的以及每一次早安午安晚安,當他將你的名字喜怒哀樂各色呼喚,若你願意承認並正視寂寞的疼痛願意牽起他伸出的手願意擁抱彼此的靈魂──

 

但不是每一種如果都能夠結果,不是每一番夢寐的可能俱得以成真,不是每一句誓言均可倖存,不是每個人都能完整。

 

你已經習慣了一個人。

你們不僅僅生而為人。

 

 

 

 

曾有十一年Mr. Pickle勉力實踐牠認定的保家衛國,諸如門鈴乍響即奔至玄關狺狺似警鈴大作,早晨比鬧鐘更準時從客廳小窩跑上樓抓撓主臥門板要求共進早餐,在你烹飪時叼著自己的食盆四處轉。

在書房處理工作你聽聞關上的門外肉墊小碎步最後停下來,斟酌俄頃嘆口氣你打開門,小傢伙欣欣得意踏著小腳掌至書桌下定位,不若起初欲對牆上頭版標記氣味那般圖謀不軌。

 

休假在家複習經典電影,狗兒堂而皇之趴在與你同一張沙發,鍥而不捨在每一幕移不開眼的雋永蹭蹭你的手討摸摸。聽見唱片播放是鍾情的曲目,把每一字歌詞改為汪汪合音,絲毫不在意是否走音。

後來哪日漸年邁,小傢伙叫聲不復往昔響亮,也不再頻繁嘗試一口氣躍上沙發。可是,你出差久歸無論日出日落,縱使稍嫌蹣跚牠仍走近,搖擺小尾巴舔舔你的臉頰。

 

檢查胰臟炎定期進出獸醫院那陣子,雖然由於治療表現得病懨懨,但有幾回你離開書房下樓添茶,狗兒坐在樓梯一半的位置聽見聲響抬頭,你連忙上前將牠抱起,明白每一階跨步對老狗而言何如吃力何其不易。

生離死別之於你們已然司空見慣,可送別小傢伙以後你仍花了一段時間習慣。比方打開大門沒有一隻雀躍的小狗踩上褲管討抱抱,赴超市採買的清單不再列記寵物飼料,音符流瀉惟你的呼吸回響,影集和閱讀途中不必收拾狗兒如廁後的遺留卻也不再有嚴冬專屬的小暖爐。

 

是許久而多久呢終竟習以為常,舉杯時乾杯與你的影子,跫音是時流滴答但從不解答。蝶翅之間小傢伙入座宛若疇昔的追逐,透亮眼光或因著一直以來長樂知足。

啊是啊快樂像是獨一無二的天賦,那些你遇見的小狗們,家裡的第一隻狗兒Mr. Pickle,男孩為你帶來的Hamish,他疼在心底的J.B.和二世。以及唯一的他。

 

坐在沙發茶几一樽烈酒見底因你無心調製,凱恩㹴趴在腿上仿似藉此暖靜你紊亂疲竭的心情。

多醜陋的私心哪原先設或的祝福在嘴裡發苦你竟一個字也說不出,一飲而盡前璚漿的倒影自私蒼老縱是相仿的眸色在酒液中,即夜你只想以酒精麻醉頭痛心痛,1997年始迄每一抹色彩的業因釀成這一刻苦果。

 

睡醒就好天明就好隔日就好,祝賀也好握別也好鬆手也好。只在心底是你的啊你的男孩,可他不是你的一如你也非他所想望,孤獨是你的而你冀盼不過是哪個他所看見的人能保護保護著世界的他。

 

Eggsy。你在心中輕輕呼喚,而今他已然展翅高飛是的你清楚,但你不因此止步對他的守護,這是你一生無悔的漫漫長路。儘管無悔不等同無憾。

 

然而,世界本就難以完滿。

 

淺揉眉心你正欲斟滿更濃烈一晚,腿上小狗翕忽抬頭旋即跳下直奔玄關汪汪,下一秒響起並非門鈴卻是門板給拍打。蹙眉你也是這時方覺察窗外雨聲隱約如絲,沉浸思緒差些溺窒了知覺現實。

執起桌几匣藏的手槍你悄然走向門邊,貓眼之後男孩佇立明顯頭髮微濕,臆斷未擎傘。

 

開門與那雙綠眼睛面對面如斯理所自然,他身上的西裝也淋了雨,你忍住一聲嘆息出於男孩不愛惜自己。

 

「Eggsy。」

 

你開口輕如初次邀請他踏入裁縫店試衣間那一扇通往歷史的門扉,既是你也不全然是你的世界。

 

「……Harry──」

 

然後你聽見他說,伸出了手。

 






×Fin


 


不知所云記:


這週五KSM2的BD就要出貨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講話#)





评论(6)
热度(17)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