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Percy/Rox、Mer/Ginger】Butterfly Effect - 10.5


※敬告:正篇穿插一章插曲(?)前半是帕蘿、後半是梅薑,帶到一點哈蛋這樣>D</




※ ※ ※




10.5

 

 

【一半,另一半。】

 

Side R

 

十年的黑白並未使妳卻步於任何一條路,之後的彩色旅途亦然。

 

是十歲那一年生日的歡慶宴會上妳觸及了一切的真實,或否能說是另一個世界但也是原本存在的世界。

社會是大人的競技場妳被迫觀摩並且演練,環境處境夢境邊境,靈魂出竅一般妳冷眼大人式的種種,英式以及其外,貪婪的主詞同為人。成熟,世故,遠見,理念,給強推上台的演員那個微笑弧度也精準計算過的,妳的皮囊。

 

卻是在這樣的日子妳遇見看見他,飛觥走斝間語笑喧闐,然後無比靜雅地他走進妳的視界然後,上色,也是安安靜靜的,顧不及形式上的禮節妳怔於原地睜大了眼。

 

據悉是雙親的多年素友,幾步之外他低頭注視著妳,笑是淺淺地一如簡單自我介紹的口吻。雙排釦西裝斜紋領帶牛津鞋,他的雙眼令妳聯想夜空靜謐事後查證是的,黑色。

黑,但不同於從前黑白的記憶也許摻雜了私心,那是妳彩色世界中的第一抹黑色,烙在心版唯一且萬千深刻。

 

Alastair MacIntosh。他的名字輕輕地妳在心中默念,不自禁想到了與妳的姓氏Morton開頭是相同字母。

 

說起來筆友似乎是父母的提議,因他經常出國也許能讓妳增廣見聞,說法稍嫌牽強不過妳答應了下來。

之後儘管不常見面,但兌現約定他不時捎來信,往往內容不長信封信紙慣例素色,偶爾一些小物事諸如書籤鋼筆髮飾音樂盒,諸如季節的風時潮的氣息。一件一件收起來如藏寶箱滿滿是妳的祕密,是早熟也是懵懂妳的青春,深藍墨跡像是他的眼色。

 

每一次第一句他寫如喚──是了,他喊妳Roxanne。

而妳回信,不綴稱謂的只是Alastair,一筆一畫妳寫下在心裡回音。一顆星星(star)藏在他的名字呢妳想,假如許願縱然妳早已不相信聖誕老人,倘若成真若妳不是一個人。

 

他送妳第一對耳環是遲了幾天的十五歲禮物,小巧真珠,未來會經歷更多辛苦或痛苦願妳能如真珠般將這些傷痕內化為成長他說,那時妳已偷偷穿了一孔耳洞,另一只耳朵妳留給他。針尖刺進耳珠妳倔強仍將背脊挺直如同從來面對世界的姿態,然而睫毛反射性顫了顫,他未輕語哄慰只是指腹輕輕拊過耳廓,約好了俟傷口復原他會親手為妳戴上耳環,妳的他的真珠。

 

法定成人當天是更盛大的祝宴,妳在場卻也不在場。隔日妳在背部偏左側刺上一枚變形字母,瞧不仔細可能會誤認為朱砂痣,對應著心臟的位置,疊放在匣內不多不少正好五十封信推進日復一日。

生日過後他仍未現身,提筆想寫下疑問但又自覺莽撞,這些年來他在哪裡妳是不問的,他在回信中提及的地點妳猜也不一定是答案。

 

關於旅行關於書籍關於影片關於成長關於法律關於社會關於生命,妳時而惶惑時而憤薄,他的答覆總似指引也算不上遑論解答。

但是他凝神認真地聽妳說,即便沒有當面看見妳仍能在字裡行間覺知。他聽著妳看著妳,不由於妳的家族來自何方而是諦聽妳掙扎的前往,世界,時間,轉變,妳,與他。

 

大學畢業典禮他也出席了,遞上不是一捧花反倒是一場血紅邀請,一體兩面戰爭以及和平。真真正正一份重大成年禮。回答的時候妳不眨一下眼睛如若彼日新增的耳洞,戴或不戴珍珠耳環妳已揮別社會定義的荳蔻少女,妳選擇是妳決定的那個自己。

 

試驗和階級和善惡和顛覆,妳結交人生第一位友伴並非別有所圖權勢。甚而更驚喜地,你們看見的世界一點一滴相似如倒影,尤其他凝視著他的模樣是妳親歷那樣相仿。

二十四小時,對象為狗實際無疑更像朝自己開槍,V-day,大氣層,他前來接妳返國握著仍發顫的手但不覺冰冷。

 

高山雪地與天空漫天漫地皭白,黑色的他的頭髮眼睛西裝。風拂起妳的亞麻色髮絲,繞繞纏纏長長遠遠,工作服底下發燙是妳的心口是不是背上那朵字,當他說了為妳驕傲。

關上機艙門他轉過身時,妳看著他然後,輕喚他的名字然後,扯過領帶踮起腳尖妳伸出手。

 

Roxanne。那是他喚妳一直以來淺淺而沉沉的語氣,在心底深深地。

而妳的朋友喊妳Roxy。

 

「只要好好聽聽你的心,Eggsy。」

 

頸間繫著蜜紅色石榴石那是「情人節」過後非節日的禮物,妳看著疲憊的好友,想起他的導師妳的導師,受傷的靈魂在時間裡似曾相識。

 

「我相信他一定也會聽見你的心。」

 

就像妳相信他終將聽見妳,一心一意地。以愛為名。

 

 

 

 

Side M

 

你活在黑白世界,前半生,不知是不是大半生。

無從識別色彩在生活並未影響甚鉅,由黑與灰的深淺比例你仍分辨得出咖啡或茶,單是注視著茶葉水墨畫地染色開水即是藝術,悄悄靜靜你一個人的安穩及神聖。或許是燭火這樣的吧假如香氣也有顏色,在你掌心蔓延至了本心的溫熱。

 

最不便的一次約莫是成年你決定染髮,設計師建議的髮色沒親眼見過你其實不太肯定,但人都坐下來了牙一咬心一橫就和火一樣吧你指名,哪怕火的紅黃色在你眼中亦為黑白。

成果你頂著滿頭回家是為自己負責的自認不凡,當家人哄堂大笑你清楚了一點也不好笑。以洗澡的名義反鎖在浴室你親手操刀,再見了三千煩惱絲,光不溜丟從此象徵為你的標誌,刀起刀落俱源出心火。

 

或者塞翁失馬哪你想,如此你可更專注於原來十分感興趣的數字,數學,程式,科技。手上捉著電腦彷彿把持聯繫宇宙的奧妙,破解和重建,組合並串聯,隱身現身是也不是你的本尊。具體中的虛擬虛擬中的具體,每個字串紛紛如咒語,正反面唯你獨尊的遊戲。

 

進入Kingsman你先在資訊部工作了一陣子儼然蟄伏,之後接掌魔法師的名號意料之中。

黑白分明的世界並未變動,只是偶爾同步說明應該剪斷哪一條炸彈電線,若是當事者能看見自然地詢問藍色或紅色──通常是這兩種,奇妙的恐怖分子共通美學──你只能答覆左手或右手邊,說不準更近乎好奇抑或歆羨對於每一種顏色,你想像然後什麼也不像,不過惋惜也僅僅剎那。

 

仍然你沏茶監控追縱試算整理編排調度報告聽取和呈交,日夜加班定期理髮不定期訂速食外送。店名與州名的誤認在你幾杯黃湯下肚後發生過一回,那是接任魔法師的職位後初次見到眾人舉杯1815年的白蘭地,即夜返家私下你為捐軀的逝者軫悼涕泗滂沱,翌日轉醒第一眼是家中廚房餐桌因為你睡倒在了地板。

職場戰場熱剌剌血淋淋的一課,然後是下一個人另一張面孔,惟代號惟Kingsman惟人性惟世界惟時間依舊。

 

漸漸你熟習更堅忍情緒更堅韌理性儘管感性是母胎時生根於你的心與感受,情感是個人的建立成為眾人成為社會,而Kingsman獻身予社會。

不是黑白也不是彩色,從來是灰色的這座世界,以及每個昨天今天明天。

 

看得見與看不見顏色,比起二分法更類似循環。難以斷定哪一種比較幸福是啊前者後者兩者實為一體,你們的職責究竟是生死不負抑或萬劫不復。

檢查必須是故你知悉內部上上下下誰識得或識不得顏色,後者是前者的因或果意義截然不同。比方Arthur至今分不出領帶配色的縱使利益婚姻延續了藍血子嗣,比方一向和上級不對盤的Galahad在親訪Unwin家後一夕之間天地變色。

 

年復一年你品嘗黑色的茶穿著據說灰色的灰毛衣勾選白色表格,知曉老友暗裡守望著那個男孩,出於歉疚但不只為了踐諾。

然後十七年過去然後敬酒夥伴徵選Lancelot繼任者,挑選小狗下次你當面對他說男孩是他的柯基,上下交相的背叛和出賣,他的淚水與成長與承擔與不曾磨滅的痛,一度繫上傳聞粉紅色領帶的你,從頭覆滅的重新來過的,他的望外並重來並重拾並歸來。

 

而你的世界色彩怦然。

原來世界真正的模樣是如此啊你想,在她推門而入之後顏色撞進你的眼睛你的腦海你的心門。原來他看著他的感覺是這樣呀注視著她時你如是忖思,各種色彩以及各種意外以及各種你預見或未嘗預期之事。

 

開口不是最難的一件事,不過你的行動已搶先意志。

人的體溫似乎也能有顏色,若是火在此刻。你睜開眼退了一步她亦然,然後──噢感覺很奇妙噢然後──然後你拔腿狂奔。

很丟臉是的沒錯可是,你的身體又一次爭先了理智。

 

幸而她選擇面對你儘管免不了取笑幾句,她的眼睛裡恍然閃耀著一百顆星星在笑起來的時候,你的心臟滾燙地跳動。

巧克力跟妳的眼睛顏色很像──頗為突兀你說,有幾款咖啡豆標榜巧克力的味道而你喜歡那些香氣──你說,我喜歡妳。

 

隔著海洋隔著陸地,時差不列入參考數值因為雙方的工作作息不定。

後續追蹤暫時交給下屬們吧,看著男孩一路跑向老友的家,旋後你關閉連線,不知道明天這兩個人會不會來上班呢最好後天再出現讓人取笑。飲盡馬克杯最後一口熱可可,你想,想了想,再想了想。

 

而後,手機畫面上現身巧克力眸色的她。

 

「早安或晚安……Hamish?」

 

不再成天坐鎮螢幕前,她許是醒來不久,語調如睡衣啣著柔軟的慵懶,這點也令你喜歡。

 

「生日快樂,Elizabeth。」

 

不自覺揚起唇角輕輕地你說,以整顆心絢爛的溫柔,為她再度怦然心動。

 


 

 



×tbc




不知所云記:


不知道帕西本名,仿照一些太太將演員的名字代入,盼不介意>__<都是私設(艸)

本本預購請走這裡





评论
热度(18)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