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這篇是三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水聲滴答,時流滴答。)

 

(我們成為我們,無須解答,已是回答。)

 

 

 

飛越國境、陸地、海洋,故鄉與異鄉,世界的旅途的生命的時差,飛躍苦境、險路、迷航,何以為家終立業成家,從遠遠仰望走到了能夠比肩守望。

目睹一幕幕更黑暗的黑暗,親歷一道道劫後餘生的傷疤,脆弱和強壯,渺小或偉大,年長以及年華。真相同時也可能是假象,聽說是不是說謊,誰真正擁有了翅膀,天下無雙。

 

最絕望的絕望裡,我看見你是燈塔,是你看透我猶未熄滅的眸光。

是以,展翅飛翔,而我仍會回到你身旁,一如你在我心房,我們成為一個家,愛啊完整點亮。

 

 

由於需要照拂小傢伙,老紳士時而會將文件作業帶回家處理,小騎士的任務期間也盡可能與圓桌之王的海外會議錯開。若實在避免不了重疊,抑或臨時景況有變,他們往往會請託母親照料小娃娃。

儘管魔法教父十分樂意擔任保母、也可算是騎士們的保母,可大人和小人有各式無法預期的情狀,且國王王后與小王子約定好了一起回家,魔法師只得割愛陪伴小教子的機會,專心在工作上施展魔法。

 

不過,設或條件允許,偶一為之忙裡偷閒,也還在可行範圍。

比方這次,小騎士先赴日本進行任務,老紳士晚幾天出差至鄰國與會,碰頭後再行歸國即可。如此將有一夜空檔,公事及包含育兒家事的繁忙之間,作為「換氣」的兩人約會,穿插在工作中也是無妨。

 

「小不點今天和明天住在外婆家,陪Daisy姊姊念故事給J.B.聽。爸爸後天就接爹地回來了,我們再一起吃晚餐、一起回家,睡前念新的繪本,小不點覺得好不好?」

 

臨行前,老紳士帶孩子先抵小騎士名下的房子,母親與妹妹在門口迎迓。聽著爸爸的詢問,再想起爹地相似的囑咐,三歲三個多月的小傢伙把消息消化頃刻,旋後點點頭,伸出右手小指頭打勾勾。

 

「我會保護Grandma、Daisy姊姊還有J.B.──小不點要跟PAPADADA一起回家。」

 

好認真地勾起約定,小娃娃不忘給爸爸暖呼呼的擁抱和親親,與爹地出門之前相同,沒有偏心。

聽著奶聲奶氣的承諾,老紳士抱著暖暖的小身體不禁莞爾。他們親愛的小寶貝呀,不僅是溫熱心情的小太陽、有禮貌的小王子,更是不畏困難的小勇士,他們會為他信守誓約,共度的每一刻皆悉心珍視。

 

將孩子託付給家人後,老紳士旋即啟程東方,一名騎士暫任護衛一道前往,俟與小騎士會合,再轉往該國的其他任務。

異國的時差不致令人疲倦,恰逢花季的緣故,途中巧遇旖旎櫻色,映入簾子嫵媚一片。

雖然現場有翻譯人員,但老紳士更仰賴眼鏡的同步連線以及自己的視聽。縱使事先預習並掌握了各種資料,真正面對時,會議桌上分分秒秒俱是攻防是消長,言語亦能闢開戰場劈開表象,一抹眼神也能是槍響是刀光。

 

不過,他也不是沒有自信將局面拿下。

 

會議比預估延遲稍頃結束,小騎士已等候於下榻旅店,晤面交接後,同僚隨即趕赴另一處。取得房卡上樓,小騎士慣性走在老紳士左側,儘管當年的槍傷業已痊癒,視力未造成永久性影響,可異於尋常的工作讓他們習慣了多加提防。

旅館的風格東西合璧,預訂的房間附設小型溫泉池,正巧他們不考慮去大眾浴池被側目,好好享受兩人相處。

 

雖有獨立隔間的室內溫泉,但浴缸要容納兩個成年男子同時洗浴畢竟略嫌擁擠,老紳士便與魔法師研商幾件要事,讓小丈夫先洗卸滿身疲憊。小騎士溜進浴室前討了一枚輕吻,闔上門板旋踵卻又打了開來,調皮地向老丈夫吹去一朵飛吻,以為是愛神之箭呢,洞穿在誰的靶心,一輩子刻骨銘心。

 

不久,嘩啦水聲傾瀉,隱隱傳來小騎士輕哼音符,他們都喜歡的電影主題曲。不干擾非正式的匯報,索性權充背景音樂,老紳士解鎖平板和魔法師通話,整理資訊後應能推敲出接續的發展及分派。

當然,無須提問,談話尾聲,魔法師自動自發呈明小傢伙的日常,比如把外婆做的飯吃光光並且說謝謝、和小姊姊分工合作堆了好漂亮的積木城堡、抱著J.B.睡午覺、說了三次好想爸爸爹地──是的,魔法教父也被提及一次──聽著令人忍俊不禁。

凝視螢幕上幾幀小朋友們的照片,老紳士眼底斟滿溫柔深情,僅僅身為一個人的此時,出於一位父親繫念的心事。

 

沐浴並未太久,小騎士下身圍著毛巾即踏出浴室,稍晚再一起泡溫泉。老紳士一面提醒相片已傳至手機,一面拍拍枕邊人臀部示意將衣服穿起,彈性飽滿的手感極佳,勾人再捏上一把。

 

「小不點跟Daisy堆城堡欸、酷!」

 

關上門前,聽見小騎士明亮的驚呼,老紳士憶及卻是遙遠疇昔、那個小小的男孩,也是以積木蓋出了家,如今啊何其有幸真正擁有了家,啟航之後猶能夠歸航。

 

浴室仍氤氳著水氣,站在蓮蓬頭下方讓溫水流淌,老紳士想起幾次在這座島國的回憶,或近或遠,遺憾抑或無憾,是不是已能釋然。

日與夜,春櫻夏雨秋楓冬雪,景緻是美麗的然而他未多上心,稍加留意許是不同於英國的茶和酒,投身工作且獨身於戀情之外,遑論構思家庭──可是呀,兜兜轉轉,磕磕絆絆,春秋遞嬗,而今能有不只一個名字珍藏在心上,之於他何如不可思議。

 

他們能夠相遇,完整彼此的生命,就是唯一,就是奇蹟。

執手偕行,不虛此行。

 

櫛沐完畢,換上飯店提供的浴衣,所幸另一半沒錯拿尺寸,然則及踝的衣裳穿上身勢必垂地。

繫妥米色腰帶,老紳士邁出浴室,小騎士盤腿坐在茶几旁瀏覽手機網頁,或是想帶禮物回去給家人。為了方便和舒適將下襬拉至膝上,蒼綠衣料間一片白皙肌理,老紳士眼色微動,唇線淺勾漾出淡淡酒窩,凝眸若然因此醉酒,溢出了是誰的心口。

 

栗髮間水滴未晞,不過老紳士並不在意,將濕髮向後稍攏便朝小丈夫走近。以為要泡溫泉了,小騎士把手機擱於桌面,站起身順道伸個懶腰,沒意料老丈夫從身後摟上腰際、枕在了肩膀,吐息溫熱在耳畔,心跳恍惚因之輕顫。

 

「忘了提醒你浴衣穿法是我的疏忽,Eggsy……現在,請讓我為你示範正確的著裝方式。」

 

誤將浴衣以為浴袍,小騎士不覺胸前左衽有何異狀,老紳士抬起手沿著交襟探入體溫,覺察到懷中人霎時屏息,輕輕吻在微紅耳緣是安撫又或者逗引。

嵌著繭的指腹在嫣紅花實摩娑,宛然要將空氣裡漸漸的情濃催熟。小騎士不自禁喘息著軟了腰,腰帶旋即給鬆了開來,拆禮一般。

 

「Yes、Harry,please──」

 

轉過頭仰起視線,注目著老紳士的雙眼,小騎士揚起手揉在點綴水珠的微捲褐髮,此刻,惟有愛啊,別無他法。

 

 

讓我為你上一課吧。

 

跟著我說一遍,來,張開嘴巴,啊。

 






×Fin




不知所云記:


2/22是日本的貓貓節,所以叔吃溫泉蛋嘿嘿嘿AWA(邏輯零)

春節尾聲長了針眼,醫生說過年眼睛太忙了吼~我也只是看夫夫這樣那樣啊跟平常一樣啊啊啊啊啊啊(被扔洗衣機噗嚕嚕嚕嚕嚕)

讓眼睛多休息,咕奈!XD





评论(20)
热度(35)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