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Colin/Taron】just as you are.(完整標題見內)


※敬告:


沒想到標題太長放不下囧,完整標題是〈I like you very much,  just as you are.〉


RPS注意。


RPS注意。


RPS注意。


跨過那條自我糾結的界線(?)無視現實讓他們這樣那樣(何)


OOC的是我的腦子,現實中他們都很幸福的<(_ _)>


那麼CP仍是Firtherton。






※ ※ ※



 

 

 

舞台上虛實錯織的場景,窗外興許從未讓光陰通風的風景,一幕幕無色復染色終至褪色的流景。

每一幅轉盼,均為悄然也皆能怦然,回眸時都是恍然。

而我的生命呀,若然揭開了哪一日最溫柔的即景,便是睜開眼時你仍在身畔,年年歲歲,在彼此眼底心底安然。

 

對啊、你啊,我好喜歡好喜歡……

 

 

陽光與時光都是滴答滴答的嗎,風的耳語窸窸窣窣,滴滴答答和嘩啦嘩啦俱是雨聲。花開花落是一朵一朵承諾,春夏復又秋冬。邁出的步伐是前往也是退後,光影本為一體,循序以及脫序咸為世界的跫音。

撲通撲通,漣漪於心湖是挨近在誰的心音,是不是同樣為著另一顆心失序。

 

朦朧間,隱約聽見細微的翻動聲,並不驚擾,但已足夠使意識在夢境邊緣掙扎,漣漪一泓迷離倘恍。

緩緩睜開眼,映入簾子是一團潔白長圓球,站在床沿蠕蠕而動,微縐的床單纏繞宛如一條墨西哥捲餅,惟幾綹蜜金色髮絲露了餡,在心口雜揉了酸甜調味。側臥在枕上,紳士挪過左臂支著頭,眼前景況重疊了巧合的相仿,若劇情真照他所想。

 

「早安,Taron,你要起床了?」

 

晨起的沙啞令紳士的嗓音更添磁性,甫開口,床邊的青年當即一顫,縱是以被單掩翳,猶能清楚捕捉到小動物受驚般的可愛反應,出於本能而無關演技。

 

「早、早啊,Colin……呃,你不繼續睡嗎?」

 

稍稍轉過身體探出半張臉,青年未塑型的短髮調皮地翹起幾處,裹著床單圓潤的輪廓也似一顆發酵中的奶油麵包捲──不明所以地,這孩子總能喚起心理上的食慾哪。注視著枕邊人,紳士不禁如是忖思,同時估量著昨夜縱情留下多少痕跡,以至於青年必須這般全副武裝地掩飾。

至於對方咬在自己肩膀的齒痕,他倒是不太在意,不過是小狗狗淘氣。

 

「假如你和我一起賴床,就能降低我偷懶的罪惡感了。」

 

信手櫛開落在額緣的捲髮,第二句尚未語畢,紳士留心到青年把臉埋回被單內幾寸,並且目光轉向他處。相處多年的習慣,此刻,他的大男孩可能還微微噘起了嘴唇吧。

 

「嗯,可是──我最近有點太偷懶了,下個月要拍新電影,我的教練說要是再喝啤酒,就要讓我在跑步機上不准下來──」

 

「哦?是嗎,我還以為讓你在某個地方不能下來,是我專屬的權利。」

 

是三思或不思地開口呢當紳士看似不經意地舉例,卻是歷歷可紀,有跡可循。聽見那句近乎宣告的情話,晨光中,青年半掩的臉龐乍然暈紅,耳廓也渲染絲縷嫣色。

 

「Colin……」

 

無疑是撒嬌的語調,能否奢侈地說習以為常。雙人床上,紳士坐起身,滑落的被褥底下是仍維持些許的肌肉線條,臂膀幾口新鮮牙印略紅。

 

「雖然你大概聽過了,但我想對著你說一次,Taron。」

 

稍微往前並伸出手將那顆熱騰騰的肉包扯入懷抱,攬著哇哇驚呼的青年,紳士旋即輕吻在對方緋紅的耳緣,唇語抑或耳語,只願真實清晰在了心裡。

 

「──I like you very much,just as you are。」

 

我喜歡你。我只要你。

你讓我懂得了愛的意義,如同我在你眼底看見自己。

 

因此,是的、啊是的,因為是你,我願意。

 






×Fin




不知所云記:


好久沒寫柯塔來寫一下>艸<謝謝橘子幫我確認標題這句!引自BJ單身日記裡叔叔說過的台詞~小可愛胖胖可愛瘦瘦也可愛啦咩嘿>W<





评论(8)
热度(36)
  1. 夏霰蓝hartwin以償_。 转载了此文字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