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這篇是胎兒(?)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魚兒魚兒水中游,泡泡啵啵啵,每一聲漣漪在心口都是許諾。)

 

 

 

時間這條長長的長長的河,沙子呀石礫呀漫漫滾篩,磨得圓融一點或者鑿蝕地更尖銳,一陣風掠過即吹縐了倒影恆河沙數。載浮載沉,浮生煙塵,最終漂浮的沉澱的,之於最初該說是面目全非抑或似是而非。

若果,人魚的歌聲吐露最後一捧泡沫,天涯的明日的彼岸,粼粼是波光或淚光輝映,在哪一雙眼睛,在哪一幕比肩的身畔,撲通是由於哪一顆心的怦然。

 

嘩啦嘩啦與滴答滴答,跫音的回聲在哪一座心湖蕩漾,揚帆是啟航或歸航。

而當時種下的願望,如果啊開花結果,綻放的能否不只一朵笑容,牽起能不能是所愛的手,縱是跌倒了受傷了仍倔強地逐夢。

 

看見了嗎,光芒在手心緊握。聽見了嗎,心跳發燙地撲通。

在這個我們誕生的宇宙、我們相遇的時空,謝謝你,願意擁抱我。

 

 

盛夏,清晨微曦尚且鮮嫩,隨畫筆蘸上一層一層飽和彩度、或然整季夏日的果香傾注,愈近亭午則驕陽愈濃,如水分漸少的橙汁,沉積在杯底是一日陽光的淨重,倘若稀釋在雨聲也是叮叮咚咚。薰風歇止時,空氣可謂稠糊地黏附在體溫,影子也融化了輪廓,每一抹景色連同人影皆要讓暑氣醃熟。

 

獨處時對自我的坦誠,相處時或與枕邊人熾熱裸裎。

可當身體裡同時和另一個人共存,感受是不是俱為雙份,追尋夢想的腳步是否更能踏穩,縱使世界早已在社會的眼光中失衡。而他們,不過是執手不過是廝守,在如斯漫長亦如此卒乍的一生。

 

「媽啊今天真的好熱──」

 

主臥浴室,小騎士將手上的濕毛巾反摺一面,信手揩抹臉上及頸肩的汗水。連著幾日氣溫偏高且悶熱,恍惚皮膚也難以呼吸,儘管入夜猶涼,但白天即便坐著也能出一身汗,何況小騎士現在擁有兩顆心跳兩個人的體溫,不僅攝取的熱量須加倍,熱度也被迫負荷雙倍。

 

「需要我拿些冰水上來嗎,Eggsy?」

 

站在身後,老紳士索性將小丈夫的寬鬆背心脫下,擦拭同樣汗濕的背部。若是曩昔,溽暑時小騎士經常只著褻褲在家,實踐具象的反璞歸真,崇尚自然這點在受訓時期或可略知一二,無須細數他們結褵後一絲不掛的地點和次數。

然而,今年將迎迓一位新的小家人,托著日益明顯的孕腹,孕夫本人反倒一改袒裼的舊習,加大的T恤之外,也購入幾件背心輪流替換,不過下半身的居家打扮依舊維持底褲──無可奈何的折衷法,他的西裝業已不合身,牛仔褲也扯不動拉鍊,遂以毫不紳士的方式解決。

 

「晚一點再喝好了……我有點想吐。」

 

在老丈夫輕柔的碰觸下舒緩吐息,假使昔日,小騎士大約會直接偎在老紳士懷抱,可眼下實在燠熱,惟恐加重身體的不適。

雖然孕吐幾個月來都不算嚴重,但小騎士偶爾仍猝不及防吐得一塌糊塗,遑論任何胃口。老紳士看著萬分心疼,每日煮些薑茶或熱牛奶讓小騎士多少喝點,入夏則改為備在冰箱的新鮮檸檬水,盡可能親自下廚,換床單與臨時被指派採買外食也不抱怨。

 

畢竟,身為始作俑者、小生命的雙親之一,如那一日芬芳盛開的誓詞,他們攜手將孩子孕育,點點滴滴俱來之不易。

 

「噯,Harry,很熱啦──」

 

是轉移注意力或一時興起,老紳士翕忽挨得更近,一雙大掌輕輕捧在小騎士的孕肚,薄唇覆於頸後,沿著脊柱點水般一下兩下。撩撥或逗引,該說是一體兩面或雙管齊下,皆為花前月下。

 

獲悉小傢伙的存在後,除了初期尚不穩定而避免,他們並非沒有溫存,尤其小騎士變得柔軟的胸脯開始分泌乳汁,之於情事更增添一番風味。但老紳士比孕夫本人更為仔細,恐怕有所意外,真正結合的回數減少許多,懷胎的當事人對此多次提出異議,主張有權行使獨享權益。

幸得老紳士閱歷豐富,對小丈夫身心每一處無不瞭若指掌,僅僅白手也能讓枕邊人乘波湧過浪頭。小騎士絲毫不疑,縱有一朝他們年邁地難再隨欲勃興,他也逃不出老丈夫的手心,終始如一且唯一。

 

是啊,當他牽起他的手,一顆心珍視在另一顆心中,從頭直至白首,以生命允諾,即是天長地久。情深意重。

 

「唔好痛──」

 

小壞蛋又在踢足球了──踏出浴室,小騎士正考慮是不是換一件背心,泡在羊水內的小魚兒驟然泅泳,不小心又把池壁踢痛。儘管力道不及曾給踹得最狠的一次,可無預警的動靜仍每每令他們頓時亂了方寸。

聽見呼疼,老紳士當即伸手摟住小騎士,水中的小美人魚連忙縮回尾巴,或是怕搗蛋了要被打屁屁呢。

 

「寶寶不要把爹地踢得太痛,不然爸爸會心疼,嗯?」

 

扶著小騎士走向床沿坐下,如這陣子外出前替對方繫鞋帶那般、老紳士單腳屈膝於床畔,雙手輕輕拊在小丈夫已顯圓潤的腹部,先在肚皮覆上輕吻,旋後唇語似地貼著體溫與孩子說話。

給如斯親密的舉動逗得發笑,小騎士抬手捋整老丈夫的髮絲,休假在家他們不會抹定型劑,起床後頭髮也許翹起幾綹,老紳士的捲髮弧度因此更加顯然。新鬢已染些縷星霜,恍恍吹落於土壤幾瓣輝芒。

 

不知道小傢伙的髮質遺傳自誰,還有眼睛呀耳朵鼻子嘴巴,這些生命的真相,等出生之後再揭曉答案吧。

 

一面思忖,小騎士一面以指尖櫛梳微捲的栗髮。然而,是協商定局或破局哪,肚內的小人魚倏忽一個甩尾,小手還是小腳丫瞄準紅心,就這麼不偏不倚擊中老紳士親吻肚腹的臉,高挺鼻準首當其衝,或許是預產期在歲末的聖誕小公公提前預約紅鼻子馴鹿呢。

 

眼見小寶寶頑皮,下一秒小騎士卻是禁不住噗哧,被具體「賞臉」的老紳士莫可奈何,只慶幸孩子該是十分健康,發育得頭好壯壯。

 

「滿分的出擊,看得出擁有前任體操選手的良好基因。」

 

坐在小騎士身旁,老紳士輕輕按揉鼻尖,幸而未給踹出鼻血。只好自我解嘲小傢伙將來的潛力不可小覷,儼然萬夫莫敵。

 

「那就讓我給現任國王一個超越滿分的吻吧。」

 

說著扯住老紳士的上衣領口,小騎士俏皮地眨眨眼,出於獎勵或撫慰,大的小的都是寶貝,都要好好寶貝。

 

「我的榮幸,親愛的王后陛下。」

 

我的另一半翅膀。我的陽光。我的家。

 

如若每一回呼喚都是心之所向,當他們在眸底看見對方,所有生命的愛的解答,無以名狀。

 

對啊。是啊。

因為,沒有人比你更靠近心臟。

 






×Fin




不知所云記:


不知不覺,小柯基系列寫了兩年,也是契機(?)其實一直有在想,那就今年開始寫一點孵蛋吧(誤)XD

最後一句是曾看過的句子,但不曉得從哪來對不起(艸)然後東方王后應該是稱殿下但西方好像是陛下o.o?不太確定呃呃呃有錯的話很抱歉囧

斗膽引用楊絳先生在《我們仨》裡的一段話:「我們這個家,很樸素;我們三個人,很單純。我們於是無求,與人無爭,只求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碰到困難,我們一同承擔,困難就不復困難;我們相伴相助,不論什麼苦澀艱辛的事,都能變得甜潤。我們稍有一點快樂,也會變得非常快樂。」

寫著Hart一家三口的時候,或者也是相似的心情吧ˊ艸ˋ那麼咕奈:3





评论(8)
热度(51)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