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a little taste

 

一點一滴,點點滴滴,是若即若離或從來形影不離,時間的平行能否並行,不只回憶與鏡像在淚色中倒映。

邁出的以及退後的每一步,舉杯的唇溫,繫上領結和捋開髮絲的指尖,一把傘底下兩對跫音。相視而笑的時候銜在唇邊的名字無不融成了寵溺,一筆一畫的結尾儼然勾成了心。

 

那些反覆琢磨或不期而遇的不經意,人生太多逼不得已,多少情非得已,因此不能自已。

而果若,在彼此心底,他們都願意。

 

 

左邊,右邊,或咫尺或天涯之間。

 

左眼的視力永夜後,每每在場,男孩總在他的左方。縱是圓桌的座位固守了領域,散會吧尚不及摘下眼鏡,小狗狗無疑擺起尾巴蹭了過來,即使雨聲中,一雙眼睛猶亮晶晶盛開綠意,澄澈勝似窗外將揭幕的一整座嫩晴。

還有的,客廳沙發新添的抱枕,餐桌上兩人分的早餐或者晚餐,偶爾端著水晶杯一屁股坐在辦公桌,雙人床鋪了另一件被子若不僅好夢溫存……

 

是哪,他留宿在他的廚房書房臥房,連同心房。最初並且最後的願望。

 

是啊,左眼不再揭曉天明,可他偏左的心依舊怦然,因著右方粲然的笑容、每一回促狹的眨眼、不滿或自省地抿起嘴、灼傷在心跳的淚色──恍惚,在那雙凝視著他的眼底,幾十稔春秋匆匆或悠悠,終於將自己的靈魂看得明晰,不僅僅之於他的生命。

 

此時此刻。時時刻刻。

 

返家已然入夜,乘客入座同一輛車,駕駛座的司機已不再狐疑圓桌之王與騎士為何指名只有一處,克己復禮不讓視線銳利地探究。

儘管公務車防備齊全,車內也常備武器防患未然,但男孩仍堅持坐在左側,讓位右側給紳士。車上也是存放著酒的,不過他們晚餐時已淺酌幾巡,倒是無須再斟滿沉酣的理由。

 

斟酌著各界公事及各自的心事,車景一幕幕逝去,光影裁下是緘默的輪廓嗎,或且欲語還休的眸光,差些挨上的肩膀等待是一次預料之內或之外的轉彎。

雙手隨意擱於膝上,闔起眼,紳士思量著抵家後的安排。讓男孩先沐浴,也許睡前他們能在書房聊一會兒,J.B.的水盆和飼料該換新了,明天早上有個內部例會,早餐可能無法在家煮一壺茶──

 

──啾。

 

翕然,一聲淡淡微響,溫熱地印在了臉頰,以及偎上胳臂的體溫。紳士並未當即睜開眼,難說究竟是蟄伏或啞然。

旋後,又是一朵好輕好輕的親吻,同樣在左頰、不過偏了一點的位置,證明啊不言自明,不言可喻。男孩的香水是他也喜歡的味道,猶含著幾絲酒香,可薄醉惟有夜色,他早已沉醉在他心裡萬般深刻。

 

於是,張開茶晶似的眼眸,紳士側過頭,看著男孩頑皮咧嘴露出的牙尖,碎散的微光朦朧了景色,以及世界,一切界線。

 

他。男孩。男孩的他。他的男孩。

他們。

 

──作為回禮,我親愛的男孩。

 

托上男孩的臉,紳士的語氣那麼那麼輕,卻也那麼那麼深情。

 

 

然後

 

 






×Fin




不知所云記:


最近手感(?)有點跑掉,寫得很慢不好意思(艸)

咕奈:3





评论(14)
热度(25)
  1. Jiuuuuuu_以償_。 转载了此文字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