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這篇是一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這個世界有太陽、月亮和星芒,而我們的家有你呀。)

 

 

 

膜,繭,蛹。是現實的眼光或言語將個體一絲一線纏繞束縛,原本脈動的滾燙的稜角的鮮活的發光的,靈魂的開口何時綰上了死結,心就此封緘,遭受了卻無以感受一切,縱是夢想汩汩流血。

將時潮敷在傷痛,任歷史連連重演,以社會首肯的價值加冕,究竟啊是為了不悔誰的不悔,維繫哪一扇早已龜裂的窗扉,儘管皆目睹著風雨中搖搖欲墜。

 

而果若,揭破,掙脫,邁開了步履往前走,縱使殞落,是不是至少也曾活著自我。

 

起飛。再見。倘如飛越。

獨自的展翅高飛,與誰的比翼雙飛,源於心願,就能為自己無悔,生命已然紀念。讓愛療癒並燎原。

 

 

火光、燭光、燈光,陽光、月光、星光,波光以及目光,綻放均為時光。

 

是由於本能的趨光性,抑或對每一天無止境的好奇,襁褓時期,Hart家的小寶寶即熱愛每一件會發亮和反光的東西,舉凡手錶鋼筆檯燈螢幕窗戶湯匙玻璃杯穿衣鏡領帶夾雪花球螢光貼紙,到他們臉上的眼鏡及偶爾戴在無名指的婚戒,幾乎無一倖免。尤其學會爬行以後,無論場合,不仔細很可能便給一雙小胖手襲擊,屢試不爽,甚且狗兒的食盆也曾遭殃。

嗶嗶嗶,警鈴大響,從小嘴巴裡搶救被口水浸得溼答答的星子磁鐵這類什物,之於老紳士與小騎士已是司空見慣,反射速度可謂更勝戰場上拔槍。

 

在家也不怠慢鍛鍊,單這一點,就值得魔法師在平板上嘉獎──當然,褒讚對象是無時無刻不在訓練圓桌之王和王后的小王子,特頒一袋水果口味磨牙餅以資鼓勵。

 

既然喜歡發光的物事,小娃娃自然愛好各式燈泡,並以軟軟糯糯的寶寶語如數家珍,每盞燈擁有各自亮晶晶的名稱,哪怕大人一個字也聽不明白,小人仍始終如一汎愛。

而興許,光線加上聲音織就出各色組合,儘管分在同一類別,小傢伙也能明辨個中同異,甚至萬無一失地指名。

 

「DADA!哪喏,DADA──」

 

比方有幾回,小騎士臨時支援或出了較短期的任務,向魔法師彙報後趕忙乘車返家。公務車甫停在門口,本在餐廳餵副食品的老紳士聽見動靜,旋即帶孩子走向玄關,還未開口,抱在懷中的小寶寶已伸出圓圓指頭、迫不及待前傾身體要撲上門板,想給將進門的爹地黏糊一串甜蜜親親,不管臉上星星點點沾了多少果泥。

 

也有幾次,老紳士出差回國,時程不等,所幸大多數日輒止。在總部結束體能課程,小騎士抱著小娃娃在辦公室蹓躂,每隔幾分鐘就得答覆「PAPA啵?」的大哉問,兩雙綠眼睛眺探向窗外,是不是要把漸暗的薄暮望穿。

期間或有車輛飛機往返,小騎士問那是爸爸嗎,小傢伙望著外頭沒有回聲,大眼睛仍四處找尋。直至晚餐後專機抵達,燈光將幕色照亮,小娃娃揮舞小胖手喊「PAPA──!」歡欣的語調何其燦爛,夜裡把聽見呼喚的每顆心溫暖,美好勝似晴光盛開。

 

在總部搭列車往裁縫店,自家車一早已候於店門前,今日由小騎士駕駛,讓老紳士能稍事歇息。小寶寶乖乖坐在安全座椅,捉著兔子玩偶哇啦哇啦,許是雀躍地向爸爸報告這幾天和爹地做了哪些好厲害的事情,還有比星星更多更多的想念哪。

 

汽座及推車是小王子出巡時的寶座,這些日子以來牢穩地固守後座,玩具則有蠶食車內空間的跡象。雖然曩昔偶一為之的綽趣,前座後座,老紳士與小騎士在私家車上行使過若干回私密服務,但小生命誕生後,以免清理疏漏、加之魔法師嚴詞厲色告誡,他們倒也恪守定規,至今尚未逾越。

 

至於在家如何實行大人式的愉悅?

噓,小朋友乖乖睡,裹在搖籃曲小被被,夢土每顆音符都香甜,釀出一夜好眠。

 

開始學走路之後,小娃娃幾乎每天都在家推著學步車,兩只肉呼呼小腳丫啪噠啪噠,每次轉彎無不奇航,每個方向皆能前往,最終也都要回家。和最愛的爸爸最愛的爹地一起呀。

 

是日,離開裁縫店,返家前他們帶小傢伙至超市採買用品。儘管購物車為幼兒設計了專座,然而對一歲四個月的小王子來說空位仍略大,遂由老紳士抱著孩子,小騎士掌權購物車。

沿途,小娃娃伸手指認知悉的物件,比如奶粉罐和鮮乳是「捏捏」、尿布是「布布」、狗食包裝的狗狗一律是「J.B.」、咖啡粉與茶包是「口逆(Uncle Meni)」、餅乾是外婆及小姊姊、任何蝴蝶或鳥兒圖案都是飛飛……

 

「要哪一種麵?」

 

在其中一區佇足,購物車已堆了幾項商品,小騎士拎起一袋麵條與老紳士討論。打自開始吃副食品,小傢伙便是樂於嘗鮮的小食客,雖然現在能和大人一起吃了,但他們仍留意著不過多調味,防止噎著,食物也會剪得碎一點。

 

「我記得Daisy很喜歡上次的蝴蝶麵,貝殼麵她或許也會喜歡。你認為呢,親愛的?」

 

提及前陣子的家庭聚餐,妹妹看見盤中的蝴蝶麵不斷驚呼好可愛,就像她當天繫的蝴蝶結髮飾,一朵一朵盛放了春光暄妍。小女孩的甜美笑容是他們此生守護的寶物之一,如同陪伴小傢伙長大的誓約,他們會與這兩個孩子一起成長,一起探索每一天變幻萬千的世界。

 

「PAPA埋、麵麵!」

 

不知是發現了什麼,小娃娃驀忽舉起手擺呀擺,老紳士和小騎士聽聞回過頭,朝小胖手所指看去。隔壁架上陳列另幾款麵粉類食材,被小美食家鎖定的是餃子皮,包裝透明處顯示了邊緣呈微波浪狀的粉白圓形──沒由來的,身為家長的感應警鐘再度嗶嗶,嗶嗶嗶嗶。

 

「麵麵,DADA捏捏有──」

 

爹地捏捏也有圓圓,爸爸晚上會吃麵麵──將小人奶聲奶氣的說明轉化為大人可解的陳述:雖然小傢伙一歲後業已斷奶,但小騎士未完全退奶,仍須穿內衣每日更換溢乳墊,而是否需要誰協助喝光,老紳士自是當仁不讓。

 

霎時,兩位父親只能語塞,惟小娃娃執著地伸出白嫩嫩指頭,儼然號令整座宇宙。

 

與此同時,眼鏡連線彼端,純白馬克杯依隨一聲長長嘆息從桌沿摔下,連著理智一起,匡啷匡啷。

 






×Fin




不知所云記:


標題君是水餃應該吧XD咕奈~





评论(11)
热度(26)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