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這篇是幼稚園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You will be in my heart。)

 

 

 

滴答滴答,時流淌下多少夢想的顏色,指間漏盡是一捧沙或一顆淚,誰的心不是時時碎裂又癒合了一點。

 

生離或死別,眨眼和轉眼,是又一次握別了季節,約定了萬千聲再見,邁出的步履能不能抵達明天,縱使跌了又跌,攥緊傷口是不是猶能堅定且溫柔地擁抱整座世界。

當遭遇的愛與痛咸將成為昨天,一顆星星殞落是否不僅一朵心願,一顆心能容藏多少淚水,若然成長的灌溉及淬鍊,終能綻放陽光的笑靨。

 

嘿,親愛的寶貝。

你會一直一直在我們心裡面,就像時間,就是永遠。

 

是呀,我們愛你,以生命。

 

 

多遠的離別過後,相知的心意仍未遠離;多長的等待之後,猶願相信終有一日揭曉的天明;多久的以前和以後,故事業已卻也尚未結局,或比肩或目送,他們永遠記得第一次牽起那雙小小的手。日昇日落,開花結果復又從頭,生命再長不過一稔春夏秋冬,可日日夜夜、歲歲年年,他們為他守候,如同成真每一次回家的承諾。

 

遲到是單人或者雙向的習慣,他讓他獨自等候一幕幕年華,一幀幀儼然蝶翼紛紛,當綠意終在大地盛開,或可說遲來而非未來。

而相遇後他在他生命缺席的日子,每一滴淚皆心碎成雨季,直到他再度撐起傘,走近他並重新走進他們的未來。教堂的誓詞殿堂的榮光天堂是否咫尺天涯,他們相擁猶若斂起羽翎,指尖相扣即為比翼。

 

在他們並肩的羽翼下,一雙小小的翅膀發芽,他們以愛許諾陪伴他慢慢長大,一天一天,旅途時時刻刻都能放晴了陽光。

 

不過,一如晴朗可能無預警滂沱,Hart家愛笑也愛哭的小太陽、有時哭得嘩啦啦,從嬰兒時的肚子餓尿布濕長牙齒咿咿呀呀討抱抱,牙牙學語探險搗蛋討救兵或生病不肯吃藥,如今偶爾念繪本看見小動物找不到家人好難過地跟著掉眼淚……

還有啊,惡夢或起床後沒看到爸爸爹地,明白閃電打雷是恐龍寶寶迷路了恐懼地哭,可終究是才幼稚園的小娃兒,還搆不著牆上長頸鹿量尺的頭頂,仍舊害怕與爸爸爹地太久的別離。

 

想念是落下的雨滴,在心湖悄悄漣漪,倘若能夠回音,在同樣惦記的心底。

 

當然,分離焦慮的當事者不單小傢伙,身為雙親,老紳士和小騎士感同身受。

儘管公事上他們盡可能錯開出差的時段,然而任務的突發情況及會議貽誤早已屢見不鮮,魔法教父或女騎士不時擔任臨時保母──前者的景況頻繁許多,在托兒次數的名單上懸殊地稱霸,並且多出於自願,難說是公私兼顧或公私不分。Kingsman總部和裁縫店皆是小王子的遊樂園,公務車晉級為皇家娃娃禮車,門票車票只需一朵甜甜笑顏,沒有期限。

 

雖然計畫之中能請託母親照拂、預料之外也有同僚後盾,但畢竟是心愛的小寶貝,老紳士與小騎士繫念不只小傢伙的平安健康,他們所能教予他的是非對錯美好良善,以及吃喝玩樂、喜怒哀樂,更是他們快樂因為他快樂。

因此,伸出小指頭,打勾勾,他們陪著他一起數星星的夢,看月亮變胖胖變瘦瘦,每天起床迎接太陽公公。

 

日子啊,除去代號的武裝,和每個他者同樣是柴米油鹽醬醋茶,雨後天青也是紅橙黃綠藍靛紫,一寸光陰均為一寸金。

但願一家三口,一起生活,縱然不是長長久久,仍能長存心中,細水長流。

 

只是,有時候流的興許是淚。

 

是日晌午,結束例會後,老紳士驅車前往幼稚園接小傢伙放學,順道在車上和魔法師連線研商幾件公務。小騎士的飛機傍晚才到總部,屆時會直接返家,魔法教父疼小教子心切,雖未寬限繳交報告之期,但早早把兩位家長趕回家,切勿讓小王子枯等。

 

「Papa!」

 

和其他小朋友一同等家人接送,遠遠望見老紳士下車,小人兒登時更燦爛地笑得露出小白牙,純淨的大眼睛盈滿暖洋洋綠意。

 

「晚上就可以看到Daddy了,我要念故事給Daddy跟Papa聽──」

 

和老師揮手道別,牽著爸爸的手不忘把爹地點點名,小小孩乖乖坐進安全座椅,穿著白襪及皮鞋的小胖腿晃呀晃,滿是喜悅的節奏。

聽著小傢伙自行安排的回家功課,比方餵狗兒吃飯、自己睡午覺、睡醒與小狗遊戲、晚餐前幫忙布置餐具、吃飽飯收拾碗盤、和爸爸爹地一起洗澡、睡前念熊寶寶繪本……這些溫暖的心意,老紳士靜靜珍藏在心底在記憶,等小騎士回來之後重溫這段錄音,也許難免感慨孩子真是長大了,可更多必定是感激與驕傲吧。

 

謝謝愛,讓他們的生命擁有親愛的小太陽,讓他們成為了家。

 

而下半日原本該是照安排前進的──待小騎士到家,小傢伙開心地撲進懷抱,狗兒也雀躍地汪汪。他們一起吃飯、洗澡,吹乾頭髮香香地躺進被窩,最後和故事裡的小熊結伴冒險。

然而,書頁翻哪翻,讀到了熊寶寶的好朋友大狗狗這一頁。看著熊熊抱著狗狗,不知聯想了什麼,小人兒忽地癟起嘴,鼻尖微紅,一雙大眼睛湧出淚。

 

「狗狗──Amber家的狗狗、去好遠的地方當天使──」

 

我不要J.B.也去好遠的地方、不要Papa和Daddy不見──或是將老紳士與小騎士不在家的次數、故事和日常生活串在了一起,抽抽噎噎地哭喊,兩只小手揪著被子,穿著熊熊睡衣的Hart家熊寶寶驟忽哭得好不傷心,淚滴落在被單暈成花影,灼傷在他們心底。

 

「噯,小不點……」

 

伸出雙臂將孩子抱在懷裡,睡衣前襟渲染幾絲濕意,小騎士心疼地輕撫小人兒的背,一雙小小手緊緊捉在他的睡服,多麼懼怕可能失去。

大床另一側,老紳士不著痕跡收起繪本擱於床邊櫃,輕擁一大一小的家人,看著暈黃燈光模糊了世界以及時間,恍惚聽見呱呱哭聲,打自小傢伙誕生那一天。

 

想起獲悉小生命的存在時,他對他說「我想生我們的孩子」。產檢時第一次看見螢幕上的小身體,那小小的卻強韌的心跳如何令他們紅了眼眶。脈動與心動,以及奇蹟似的胎動。

無數回他們深談,也許由於惡夢由於一趟任務由於無以抑遏的擔憂,假如無法陪伴他長大,不能再許下並一起實現生日願望,他們曾目睹的惡意發生在他身上,這次蒼白了童年的不只一枚勳章──

 

是愛呀,脆弱了他們的同時也變得堅強,既貪心也知足於所愛的幸福,得以安睡得以睜開眼,溫暖在心中的便是全部。

 

他們決定穿上西裝冠上代稱之時,或已擦去了自己名字的一半。

可他們起誓執手為他們之後,重新完整了彼此生而為人的那一半。

 

一位紳士的名姓僅應見報三次。

而愛啊,一輩子。

 

「小不點,爸爸和爹地會永遠守護你。」

 

哪怕總有一日,成為星星的名字。

 

轉淡床頭燈,老紳士將掌心覆在小騎士的手背,在哭累睡著的小傢伙頭髮輕輕一吻,金褐色髮絲織著天使的光環,在他們的凝視中無瑕地璀璨。

 

縱有一天,他們不在他身邊,可是,星星上有好多好多人、會像天使一直守候著他。生命一般悠長。

 

因為,親愛的小寶貝,你就是我們的天使呀。

 






×Fin




不知所云記:


CWT年末場預計出小柯基本3,偷懶了一陣子開始恢復寫一家三口啦~>Q<





评论(8)
热度(34)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