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這篇是兩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即使害怕、哭泣,跌倒了也不要緊。)

 

(加油加油,你還有我,還有我們喔。)

 

 

 

無限卻也有限的世界,遙遠的是征途或歸途,漫長是夢想的信守或棄守,受傷後得以癒合該是受挫或受寵,愛抑或恨更輕易質變靈魂,更痛是未嘗或曾經把一顆心擁有。

竭盡一生執著為了如何定義的不朽,不虛此生值得哪一雙眼底珍視的溫柔。

而最初,而最終,手心裡與誰的承諾啊是不是依然緊握,天長地久。

 

一紙頭版記憶了一趟任務,釘在牆面的敲打許是唯一榮獲的迴響,大局的成敗中能否見證個我,縱然隱身是首要裝扮,陽光背後的名字必須空白,見刊於報的真實不應逾分三次。

 

子夜,汽車漸遠的聲響在一片寂謐中猶然清晰,整座城市的燈光幾乎沉入睡眠的深海,儘管星輝仍是肉眼難及。

抽回鑰匙重新鎖上門,走廊的小夜燈安安靜靜描摹時光的跫音,狗兒踩著夢土的浮沫從客廳探出身,小騎士彎下腰揉揉盡忠職守的護衛,稍紊的額髮依隨引力垂落,恍若連同眸底的疲憊悄然嘆息。

 

只是,小騎士沒意料,為他醒著的不僅晚燈,還有良人。

 

「想吃點什麼嗎,Eggsy?」

 

「噯、Harry?你怎麼還沒睡──」

 

分明在回程途中說了不必等他──是啊,儘管是交代了,可如若老紳士每每加班和出差,小騎士也往往為另一半留門,哪怕已睏得窩在沙發把頭點呀點,懸在心尖無非是深深繫念。

 

「小不點想聽新的睡前故事,我剛才查到了幾個,明天去書店看看。」

 

否則讓魔法教父知道了,他們大約又要被記上一筆怠忽職守的帳,罪名是急於進行成人的床上事故,而未盡到念床邊故事給孩子聽的責任。恨鐵不成鋼的魔法師必然將再度替兩位家長上鎮日的育兒課,改進報告自是不可少,嚴苛更勝任務後逐項檢討。

 

「好啊,明天回家的時候再去書店。」

 

等候的原因不言可喻,心照不宣一如相視的每次眨眼。小騎士偎進老丈夫懷中,仰起臉討得一朵親吻萬千溫柔,我回來了與歡迎回家的呢喃漣漪在相依的唇語,然而老紳士仍在小丈夫眉眼間捕捉到一絲憂傷的溫度,感染在心口同等疼痛。

 

喜怒哀樂,悲歡離合,多少捨得多少捨不得,淚水和笑容即便無聲仍舊灼熱。

我看見你生命的時時刻刻,因為你也這般珍惜地看著我,親愛的。

 

滴答滴答,時流篩落風雨以及陽光,霧靄將虛實的分界朦朧。果若是雨,盼能一聲一聲搖呀搖地,柔織每一彎小小搖籃裡的甜美好夢。

 

輕輕帶上浴室門,沐浴過後吹乾濕髮,小騎士巡看孩子是不是踢被。主臥隔間的小床內,將滿兩歲四個月的小傢伙睡得甜甜香香,小胖手捏著兔子玩偶,粉嫩臉頰仿若韶華輕吻,含苞一瓣微光初春。

俯身在小娃娃的金褐色髮絲落下一吻,晚安的細語也是好輕好輕。小騎士思量早餐的菜色,以及起床後小傢伙看見他、約莫又會好不撒嬌地撲進懷裡,附贈幾朵暖香的早安吻。

 

仔細替小傢伙蓋好了小熊被,小騎士趿著室內拖鞋下樓,踏入客廳,狗兒趴在小窩在夢裡繼續啃肉骨頭。同樣繫著紅睡袍的老紳士在沙發微微轉過眼望來,小騎士不禁憶及若干年前入夜的裁縫店,對方也是這樣坐在暈黃燈光下俟候著他,當時他只言中了他並非裁縫,哪裡能猜到日後他們牽起彼此的手,生死與共。

 

「嘿。」

 

捧起茶几上的馬克杯啜了一口熱茶,小騎士旋即曲起腿窩在老丈夫身側,幾乎是同時給攬入臂彎──是呀,不止孩子的、也是他的港灣,心在反覆時潮中得以泊岸,也能因此勇敢地向明日揚帆。

右手摟在小丈夫臂膀,老紳士左手握著對方較之略小的手,他們婚誓的戒痕並不昭彰,已然生根在了心壤,開花結果了一個家。老紳士將親吻拂過甫吹乾猶微熱的髮絲,小傢伙金褐髮色的源頭之一,他所以完整了愛與家的原因。

 

「小不點很想你,他說明天要念故事給我們聽。」

 

而我如你想著我們那樣想著你──掌心的溫熱感染了心房,卻是啊多少心事需要輕放,多少次呼喚無以名狀。

注視與老紳士交握的手,小騎士稍稍抿起唇,眸底湧上千思萬緒,波蕩難以平息。

 

「……每次任務有小孩子,我就會想到Daisy和小不點。」

 

無論成敗,也無關計畫中的角色為何,多少孩子只比他們的家人年長一點、甚且不乏更稚齡的幼童,或者受傷或者傷人,儘管努力猶無法癒合每一顆破碎的心,一些永夜的雨季再無以揭晴。

他是明白的,只是仍然遺憾仍然疚懷,心仍然疼痛,為了每一個孩子的淚水,因著一雙雙眼睛再無能看見明天。

可他們,依舊得扣下扳機踢出刀尖握緊拳,在世界崩塌之前支撐著世界,縱使只為讓人類維繫社會表面。

 

聽著小騎士語氣裡溢出的悵惘,老紳士側過頭在另一半的暗金色髮絲輕輕一吻,無比疼惜且珍愛,自始猶然。

 

是了,他想起那些歷歷在目曩昔,恍然又一次看見了自己。曾經的躑躅與自我質疑儼然無止境,告成或弗成俱非成就,見證的早已錯過,親手抹滅自己的夢只因還有多少人夢著不僅一夜的夢。

當他終於注視著一雙眼睛能全面客觀地分析,聽見絲毫動靜的同時研判來人及去向,氣味是否出於掩藏的動機,寒喧握手時能觸及的一切線索,心房再沒有另一個名字迴響──

 

當他自認再不會與誰相愛,回眸這一程是也不是空白,人生啊不過轉眼之間,也是幸運的吧倘若毋須留戀。

 

然而,那一年寒冽歲末,他凝眄那個小男孩尚未遭人性傷害的雙眼,五個字母在心湖渲染苦澀的回音,他在心口允諾了守護,以一生為期。

然後,幾稔春秋花開花落,這個家的鑰匙握在了另一只手中,他們擁有一個同為綠眼睛的小天使,愛呀以生命起誓,在他們的一生一世。

 

「我們可以陪伴他們長大,親愛的。」

 

在能夠前往的每一步,牽著所愛的手將每一刻無悔地共度。

當鬆開手那一日來臨,無論世界是何如模樣,但願他們已將愛、勇敢與良善教給了他,心中總有一盞陽光,如他們永遠為他在生命裡守望。

 

 

翌日,一家三口在晨光中赴總部,早餐理所應然和魔法教父同享,他們另外攜持了小王子的「坐騎」──幼兒推車,因小傢伙指定今天的遊戲,推推車在莊園散步。不過榮登寶座的是一隻柯基布偶,被魔法師暱稱為小柯基的當事人走在推車右方,一只小胖手扶著圍桿、一只牽著小騎士,推車手把則由老紳士掌管,一派微服出巡的氣勢。

 

預計行程是沿著莊園踅一圈,途中,小娃娃奶聲奶氣地發表談話,一會兒向玩偶介紹爸爸爹地的上班地點,一會兒仰起頭對老紳士小騎士笑得好不燦爛,一會兒和樹木或鳥兒問好……

而後,是發現了什麼呢,小傢伙驀忽邁開一雙小腳丫咚咚咚往前跑幾步,老紳士與小騎士連忙趕上前,只見小娃娃蹲下來,小手摭拾一片潔白蝶羽,好慎重地遞給爸爸爹地。

 

「無蝶給PAPA跟DADA!」

 

蝴蝶蝴蝶生得真美麗,蛻變在世上成為無二唯一。

就像花一樣啊,我們那麼那麼愛你。

 

「謝謝你,小不點。」

 

凝視那雙純淨眼睛,他們伸出手輕輕握住小傢伙的手,唇緣的弧度如斯溫柔,羽翼般守候。

 

小不點,謝謝你永遠為我們加油。

我們也會永遠愛著你喔。

 






×Fin




不知所云記:


標題應該是加油的東東(?)但我不確定名稱呃呃呃(艸)

咕奈~





评论(15)
热度(32)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