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 + 💞


※敬告:這篇是一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What do you see in the mirror?)

 

(I see you。)

 

 

 

影像。印象。

假象。真相。

倒影。倒映。

 

當我看見了你,又是什麼在你眼底?

 

 

第一回站在穿衣鏡前,他問他所見為何,小騎士以穿插口語髒話的具象描述答覆,回應是老紳士將每一種抽象品格懇摯地形容,因他從來守候著他眸裡不熄的星火。

門未敲響,怦然卻是在心扉,老紳士望著鏡中的他詢問敲門禮貌,小騎士調皮地回以似真似假的玩笑話,那是他首次知曉他穿紅睡袍的模樣。

 

二十四小時不知不覺一下子可足夠深刻了一輩子,他藉著水晶杯偷偷瞅他,親自調過酒,指尖不留意觸及,老紳士泰然自若接過馬丁尼,小騎士耳廓隱隱微熱,喉間發癢是一絲止不住的渴。

翌日早餐後更衣,小騎士褪下相同款式的睡服,老紳士臨機教授如何繫溫莎結。著衣鏡前他站在他身後,修長手指仔細而俐落地指導每道步驟,老紳士的呼吸和溫潤嗓音輕輕拂過頸後,低著頭的小騎士禁不住抿起唇,鏡裡鏡外心跳均失守。

 

然而,真正穿起訂製西裝,櫛髮踩進牛津鞋,領帶完美地綰成結,戴上眼鏡,小騎士注視鏡中的自己如蝴蝶蛻變,即將展翅翱翔。而那雙他曾踏在腳上的翅膀,他將他納進羽翼下,他告訴他的那句「你原本就有翅膀」。砰然在他的影子在他心口的那一槍。

靜靜抬起手摁在鏡面,那一刻,在時間裡看見的,是誰。

 

是誰,現身在一幕幕午夜夢迴,當他一遍遍從惡夢驚醒、跌跌撞撞逃進浴室嘔出瘀傷的哭喊,可再沒有哪個人會輕拍他的肩,無論他多麼渴望能與他並肩。

他住進了老紳士的屋子。

只是,沒有人再住進他的心房。

 

經過多少不寐的夜半呢,他再見到他的時候,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原來一個人能有那麼多眼淚,原來每一次心跳都是想念。

雙手緊緊揪在老紳士身後,小騎士哭得給嗆著了氣,溢出嘴邊僅僅重複一遍遍的Harry。老紳士擁緊懷中的小騎士,輕輕吻在髮梢的一聲Eggsy,那麼多的抱歉那麼濃的思念那麼深的眷戀,那樣摯愛的兩顆心。

 

謝謝你回到這裡,與我一起。

 

再度並立於落地鏡,這一回他們身穿禮服,春日捎來花信,將要開花結果,如若他們花開並蒂,執手偕行。

老紳士胸前簪上一朵白色康乃馨,吾愛永在,曩昔、現在,以及未來。牽起手,小騎士眼眶微紅,另一只手下意識覆在腹部,一個小生命住了下來,在他們心裡,以愛為名。

 

往後的日子,佇立穿衣鏡前,若非試穿購入的服裝,便是小騎士側身為孕腹留影記錄,倘如撞見,老紳士往往會走上前,從背後輕輕摟住另一半。或是討論要給孩子取的名字,或是褲子又穿不下需要新裁一件,或是肚子裡的小傢伙點菜晚飯,偶爾胎動隔著肚皮摸著小手小腳丫,他們相視而笑然後親吻,這一刻他與他的身分不過是即將成為父親的人,時光平凡動人,關於愛的夢皆已然成真。

 

家裡除了更衣間的全身鏡,浴廁的鏡子設置出於盥洗需求,走廊的裝設則為外出前對儀容的考究。當然,有時是為了梳整出門前親吻過熱導致的凌亂。

一樓廁所由於Mr. Pickle坐鎮,他們稍有收斂。至於二樓主臥的浴室,那面照鏡多少回讓指紋抹開了熱水霧氣,一片氤氳之中瞥見交疊的身影,思量是得以明晰抑或更為失序。

 

裁縫店和總部雖是工作地點,但老紳士與小騎士仍偶一為之因彼此情濃而忘情。曾經解鎖地下列車的認證時,小騎士促狹地在老丈夫臉龐一吻,也曾經因為任務對象圖謀不軌的舉止,老紳士將出差歸來的小丈夫按在全身鏡,氣勢洶洶地扯開領帶及領口,優雅薄唇吮在頸側,只為消毒那些涎皮賴臉的覬覦。

 

收到無數封匿名投訴,加之更多次被迫目睹,為了對又一只因公殉職的馬克杯表達敬意,魔法師不知第幾遍要求圓桌之王和王后抄寫工作場合的公德守則。保障員工身心健康,夫夫有責。

 

不過,小王子出生以後──或可說早在降生以前,魔法教父的態度何止丕變,根本是前所未見。

 

襁褓時期,果若老紳士與小騎士帶小傢伙前來,以上司和下屬商討任務為由,魔法師抱著小寶寶或在總部或在裁縫店閑步,看小教子伸出圓圓指頭指向鏡子咿咿呀呀地點名,甚且熱情地飛吻鏡中的大人及小人,令教父哭笑不得,幾乎要嫉妒起自己的鏡像。

 

又比方最近,裁縫鋪更換給一般顧客的穿衣鏡,舊的暫置於店內,欲做他用。

和爸爸爹地一道抵達,甫學走路不久的小娃娃看見了,邁開一雙小胖腿、猶包尿布的小屁屁圓滾滾屁顛屁顛跑過去,對鏡內的小朋友開心揮揮手,左搖搖右晃晃,可是新玩伴在哪裡呀。

 

「嘛咦?」

 

踩著小鞋子咚咚咚跑到鏡子後方,左顧右盼未見著小孩子的蹤影,正牙牙學語的小娃娃滿臉狐疑。重新走至鏡前,又遇見剛才看到的小人兒,小傢伙再次歡欣地擺擺手,這回咚咚咚繞過鏡子另一邊,但、哎呀哎呀,怎麼還是沒找到小朋友啊?

 

全程目擊小傢伙的可愛舉動,老紳士與小騎士忍俊不禁,魔法教父早已錄影收藏,在名為「小柯基成長日記」的資料夾,無論晴雨,生命裡每天都能溫暖著一顆小太陽。如同面對任何巉崖,即使害怕,他們猶然縱身飛翔。

再迢遞的時差,他們仍會回家。

 

結束一件臨時任務,魔法師放行小騎士隨老紳士午餐後返家。這幾日,一天問爸爸好幾次爹地什麼時候回家,小騎士才推開會議室門,小傢伙當即從老紳士懷中啪噠啪噠跑了過去。

 

「DADA──小噗點霞尼!PAPA霞尼!」

 

想你。好想你。

愛你。我愛你。

 

我們愛你。

 

午後回到家,回程時,小娃娃已坐在安全座椅睡得好熟好香,小騎士遂輕輕抱起甜睡的小傢伙,老紳士守護在旁轉開家門,等在門後的狗兒立刻搖尾巴汪汪,不過看見睡午覺的小主人,旋即安靜下來,仰著頭跟在大主人身邊。

 

「午安,小不點。」

 

輕吻粉撲撲的小臉蛋,讓小娃娃躺在小床,小騎士打算換下西裝略作梳洗,趕回來得有些匆忙,在車上還得向老紳士大致匯報。所幸魔法師恩准報告一週內繳交即可,他掙得頗充裕的時間休息。

 

打開衣櫃拿起貼身衣物,小騎士順手鬆開領帶結,旋後,身後挨上溫熱的體溫,以及熟悉且安心的香水氣味。

 

「身體好點了嗎,Eggsy?午餐時看你揉了幾次胸部,我擔心你這幾天沒空把母乳擠出來。」

 

老紳士富磁性的迷人嗓音貼在耳廓,嵌著薄繭的指腹輕輕探入小丈夫衣釦間隙,幾絲麻癢自心口渲染,小騎士腰際一陣酥軟,隨即偎進老丈夫懷裡。

儘管小傢伙一歲後漸漸斷奶,可小騎士尚未退奶退得乾淨,老紳士因此獨享暢飲專利。這幾天因著任務倉促,幾無暇豫處理,胸口發脹在所難免。

 

凝視鏡中的彼此,小騎士憶及曾經也是在這面著衣鏡,老紳士或者讓他背部倚在鏡面、或者扣著他的手背扶在鏡子,鏡像冰涼,而他們的心跳如斯發燙,幾要將靈魂灼傷。

 

夢想,天涯,遠方。

生而為人的時候,我願望只是與你的家。

 

「……Harry──」

 

回過頭,他看進那雙始終珍惜著他的眼底,像是他溫暖在他心底。

 

 

這般短促而又悠長的生命啊,你看見了什麼。

多麼感謝多麼幸福,在你心中,是我們,是我。

 






×Fin




不知所云記:


今天突破一個盲點(何)

好胸的蛋是蛋奶→哇叔你好有口福oqo

好胸的小可愛是泰奶→哇叔叔你好有口福oqo

哎呀原奶乳此啊oqo(敲手<被扔洗衣機噗嚕嚕嚕嚕)

又開始瘋狂加班,只能趁週末把握時間寫,咕奈>__<





评论(9)
热度(36)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