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meum

季節遞嬗著承諾,沉默的航跡浮貼在年華的跫音,若即若離是回憶的舞步,啟程之時亦然追趕在歸途。

世界追逐著世界,誰的注目從來致意於另一個誰的背對。

 

漣漪在空氣裡是紙頁翻閱的聲響,輕盈卻清晰。

一落待簽核的文件靜靜躺在桌面,細碎的光影流轉在杯緣,他勾出的每一撇捺均是向時間定約。

 

頃刻,門上的敲響簡潔有序,他禮貌地應門,來人不意外是抱著平板的魔法師。

然而當場尚未有人破題,身後,年輕的騎士一面蹙眉微調袖口,一面嘟囔著「Harry你上次幫我縫的釦子又脫線了」──魔法師以他鍾愛的平板立誓,他絕非蓄意將青年下回的外勤地點指定為海洋彼岸。

 

「Har──噢、Merlin你也在啊。」

 

青年的笑容明朗如常,可魔法師猶銳利地捕捉到極其細微的無聲反常。冷靜的視線鎖定在青年身上,旋即轉返座位上從容的王。

 

「你可以再欲蓋彌彰一點,Arthur。」

 

無奈地擺了擺手,魔法師扔下一句晚點再過來,便拽著平板離開辦公室,臨走不忘將門嚴嚴實實地帶上。

 

「Merlin的茶杯又摔破了?」

 

挑了挑眉,青年一頭霧水地提問,年長的紳士僅是莞爾,示意對方走上前。下一秒,他的男孩即落落大方地坐上王的辦公桌,一把搦著他的領帶,嘴角卻啣著促狹的弧度。

 

「那麼,想必你有比打破杯子更要緊的事了,Eggsy?」

 

眼鏡給摘下前,紳士別有用心地將帶繭指腹捏在青年襯衣的襟釦,底下是以吻瓣蜿蜒、靠近心臟的位置,體溫之下讓他摯愛地發燙。

 

雖然他們皆非名副其實的裁縫,但他獨居了這麼些年,許多生活上必需的技巧業已磨得熟練,例如縫釦子這件事,青年也是得心應手,只是某些場合的特別時候,比起井然不紊地褪下一件件禮儀,他的男孩更勤快於扯落那些精美的作風。

 

日前,他索性請人另做一批衣釦,是他親自負擔的私人費用,意料之中,魔法師在得知後華麗地更新翻白眼的驚人紀錄。

那幾乎是同一般的襯衫鈕釦,必須在晴好的陽光之下細細凝眄,方能窺得其中精妙。若干角度的折射,釦面會隱約顯露低調的縮寫,只鑲嵌於襯衣的第二顆釦子,比如他的那枚衣釦銘刻了E,男孩則讓H標識了身心。

如同手巾上的繡字,細膩地摺在外衣口袋,偎著心口如斯溫熱。

 

陽光一針一線縫補記憶的傷口,堅忍的心靈不滅地點亮生命的星火。

命運抽手,夢伸出手,而他與他執手,心跳鼓動。

 

 

 

 

 

 

×Fin

 

 

 

不知所云記:

 

標題是「我的東西」──噗噗噗好彆扭好蠢的梗啊啊啊這什麼少女心XDDDDDDDDDD

以下有蠢蠢小彩蛋:3

 

 

 

 

 

彩蛋*(我們不想失明,所以你們快給老子簽名。)

 

 

 

 

 

「……請問?」

 

自文件中抬起目光,紳士仍舊有禮地詢問,但並未接過逼近眼前的紙。

 

「Lancelot已經盯著Galahad簽好了,現在就等你簽名。」

 

捉著那紙已有一人簽章的感情證書,魔法師的表情波瀾不驚。

擱下精緻的鋼筆,紳士好整以暇地倚著椅背,語調沉穩像是要朗讀一首靜美詩篇。

 

「事實上,昨晚我才加深了自己簽定的痕跡。」

 

而那首詩的詩眼名為kingsman,只是多了某個標點。

 

今日,魔法師再次以他的平板發誓,他願意也絕對樂意給自己來一記失憶針,好遺忘稍早的例會前,青年走得無比彆扭、宛如以腳印初學名字的姿勢……。

 

 

 

 

 

评论(4)
热度(20)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