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Sometime - ad astra per aspera

star

 

 

Well, you’re full of surprises.

 

 

 

stars

 

 

正如每年的聖誕節世界各地無不盛產聖誕老人,今年的這一日如同以往南瓜過剩──但這不表示所有南瓜都喜歡被刨鑿或啃咬,如果你想知道。

 

若說那些圖案是我們的外在(無論內在如何空虛),而此刻我的外衣一角濕得幾乎要透破,追根究柢(儘管許多新聞早已丟失了這項傳統),那沒有絲毫南瓜香味的油墨大約仍沾附在小狗的口腔(也許可以說是咬文嚼字,字面意義上的)。

然而被叨至茶几,我還沒給人翻閱,就先目睹了一場……該怎麼講,悲喜劇?惡作劇?

 

必須先聲明,今天早晨我初來乍到,對這戶人家還不熟悉,目前還不滿一個鐘頭的時間裡,我獲得的資訊首先是那隻帶我進屋的狗,接著就是牽著小女孩下樓的青年,以及在廚房做菜的男人。

噢對了,我還得知他們(三人一狗)的名字,雖然其中一個諧音頗為奇特,但這可能是人類奇妙的品味(只是有品和有味經常不是同一件事)。

 

總之,因為節日吧,兩位男士晚一點似乎要帶小女孩去哪裡的店,「蛋」青年說要給小女孩應景的裝扮,在桌几堆上五花八門的物品(大大小小的道具和瓶瓶罐罐)。然後青年隨手捉了瓶子要扭開,卻一下子擰不開瓶蓋,稍微使勁、結果便是一滿罐的亮粉噗啦噴濺在當事人身上……

 

「不要揉到眼睛裡了,Eggsy。」

 

聽見客廳的動靜,年長的男子從廚房走來,輕言輕語讓小女孩領著小狗去洗手準備用餐。

 

「我覺得有三分之一罐都被我吞下去了。」

 

也許是不想讓小孩子聽見?青年及時將一句髒話憋低了音量,男子嘴上說著注意語言,但神情全然不見嚴厲。

 

「頭抬起來我看看。」

 

「沒事啦、我去沖個水就好──」

 

是這麼說著,可是男子捏住青年的下顎讓他輕輕仰起臉,原本就像是陽光的髮絲、睫毛邊沿撲翅般的光點、唇角的碎金融化那樣流轉在男人的指尖。

 

但最奪目的仍是眼底的熱度。

 

「怎麼,找到星星了?」

 

上揚的語調笑意鮮明,因為嚥下了那些亮粉,所以字句無不閃閃發光?

 

「No,Eggsy。」

 

廚房的水聲尚且流動著,我注意到男子留心著門口的視線,同時不著痕跡地讓兩人的影子貼近。

 

「我找到了你。」

 

而後,金燦的眼睫微顫,由於落在其上的吐息那麼那麼輕。

 

 

(不必挖空心思,無論是不是字面上的。)

 

我想──如果你知道,有些或者說是本性或者說是定律──好比世界豐產失溫的和平又量產鼎沸的戰火,好比這個國家豐收的雨和霧。

好比陽光與陰影。

 

當愛是本能,讓愛是本能。

為你而生。

 

 

 

 

 

 

×Fin

 

 

 

不知所云記:

 

標題是排除萬難攀星斗的意思,雖然和正文不符,匆匆忙忙還請見諒(艸)

話說「不給糖就搗蛋」的搗蛋實在是=艸=←你想表達什麼

那麼以下有搗蛋彩蛋(?)XD

 

 

 

 

 

start?

 

 

 

「晚上回來我有糖果給你,Harry。」

 

轉身大概是要上樓沖洗,青年回過頭看向整理著桌上物品的男子,在男子的目光挪向他時,青年笑著眨了一下眼睛。

 

「在床頭櫃,看你要牛奶或草莓口味的。先說我不要有顆粒那種。」

 

So、Trick or treat?

 

 

 




评论(17)
热度(22)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