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¼





嗨,謬蕪悠,今年八月也是由你打頭陣,不知不覺迎來四分之一個世紀啦,今天的你好嗎?

 

灰色仍是你最喜歡的顏色,偏好冷色系。還是不小心又一天喝了三杯咖啡或一杯咖啡一杯奶茶一杯紅茶,只好心虛地以熱拿鐵和鮮奶茶有加牛奶假裝催眠自己。

假日最大的嗜好依然是看書或寫東西,沒有什麼令人感覺有趣的興趣。不過,散文之外,這幾年漸漸讀了比較多實體小說,小品或詩也是喜歡的。

仍舊是路癡並匱乏許多生活常識,會做菜的人在你眼中都像是魔法師。

縱使不常外食,腸胃依舊時好時壞,很多小毛病,大約因為你是一個有毛病的人。

 

說到人,老實說直到現在,你在往後(假使有)的輪迴中仍不想再世為人。曾經你說過想當一片葉子、一隻貓或鳥,被問及葉子給蟲蛀怎麼辦?唔,若有痛感,那也是人生(葉生?)的過程之一呀。

 

仍然不會很想要活到中年(甚且所謂前中年)。倒是與老化無關,只是生命的本質對你而言便是澀苦,每一天都是苟延殘喘,是死去也是活來。

是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背負。

無論多少他者對你說不要多想,可只有當事人明白,多少世事是無法、更甚沒有選擇的。

興許正如一位知己對你說過的:「沒有文字的話你就掰了欸。」是呀,若然沒有手中這枝筆,你可能早早向這個世界掰掰,更不會走到這裡,成為現在這個你。

你在文字裡的那些──若真有一些什麼──不過是在生存生活生命裡的掙扎。倘如名為許願,而你擷取「以償」作為部落格一貫的名字,真有什麼能夠如願以償,那就太好了。

 

小時候,在你尚未有記憶的相片裡,偶爾會看見你握著筆,在可以擦拭的板子上畫圖。

開始記事後,你喜歡搦筆在各種紙張繪畫。月曆紙、日曆紙、信封背面、影印廢紙、大人給你過期的年曆本或用不著的筆記本……你最喜歡畫漫畫,偶爾懶得填上對話,還想說沒關係反正看到就會想起來──當然,下次翻開的時候,你根本記不得角色台詞。

 

在拾起文筆之前,你緊緊握著的是畫筆。

 

最開始寫下你天馬行空的故事是什麼時候呢?

小學二年級的作業嗎,改編童話故事的結尾,沒想到老師給你好的評語。那次你改寫了《七隻小羊》的後半劇情,詳細業已遺忘,可你慢慢喜歡在畫圖之餘寫故事。儘管還不會寫很多國字,不過你很喜歡翻字典,也喜歡看成語或古人故事。

小學三年級,碰巧讀到幾本推理小說,後來你經常假裝在房間念書,其實偷偷抽出抽屜內的廢紙,在背面寫了現在想來一點也不推理的偵探小說。

小學五六年級,你在一本筆記本上畫漫畫、另一本寫故事,還在一疊便利貼寫了自以為像是的歌詞,借給同學看,有一陣子莫名在班級傳閱。

 

國小畢業那年,2003年六月,家裡安裝了網路,你開始寫同人小說(那時已經讀過一點),當初使用的是別的名字,還不定時加上喜歡的字。

最初寫的是BG,還沒有打在word或記事本上的習慣,都是直接在網頁上打字,也因此好幾次不注意重整網頁或按到刪除鍵,又是全部重來。

 

國中,課業與各種活動比賽的緣故,國二開始你幾乎每天半夜兩三點終於能就寢,雖則六點出頭又得起床。

然而你還是想寫,即便只能每個禮拜更新一篇。

約莫升上國三不久,朋友借你《驅魔少年》的漫畫,雖然那時你已喜歡上BL,但KA是你寫的第一個BL配對,當時是2005年十月。

2006年元旦,你辦了第一個部落格的帳號,打了幾篇手稿,也貼在某個動漫論壇。

大概一個月後,你的KA文被鮮網排行榜上的某位作者幾乎一字不改地抄,那時候你已經遇過很多盜用。

同年年底,你開始寫《棋魂》的AH。

也因此直至2007年二月,你才與親愛的在鮮網合開專欄。高中比國中時好一些,你大多一兩點睡,一樣六點出頭起床。

 

雖然國中時,你偶爾會在假日半夜、窩在被子裡開檯燈畫漫畫,但駑鈍的你高中念了語資班,疲於面對課業和競賽,除了漫研社的作業,你已鮮少畫人物,畫的多是小東西。

同人文還是盡可能每週更新一篇。

導師曾說,你的(作文)文風像茶,但在考場的風險是喜歡的人會很喜歡、不喜歡的人就不會喜歡。而你想,噯還好你喜歡喝茶也能喝茶,縱是不懂品茗。

 

進入大學讀了從小嚮往的文學,大一寒假你出了第一本KA本,隔年暑假第二本。已經在課餘打工,最喜歡的仍是下課後回家看文。

2012年六月,在傳說是的末日那年,你遇見那個樂團的歌。

不大喜歡情歌,以往你聽的多是動漫歌曲,然而那時候,你聽見他們關於人生的樂章。進一步補上曩昔錯過的進度,更進一步喜歡上樂團裡的MS配對,一個月後寫了第一篇MS,你的第一個三次元CP。

2013年暑假,你出了第三本KA與第一本MS。

然後,看見MS圈各種神祕的造神現象,以及各式各樣合理化自己不尊重未遵守三次元禮儀,你無法理解。

2014年暑假,出了第二本MS。

2015年春天,和朋友合出圖文本,第三本MS。

 

不只一次被說念舊,你的個性在一些方面該說老派或者食古不化。

真要說起來,你可能偏向「作品完成時,作者已死。」尤其是同人啊,同人。

本就喜歡給人驚喜,所以不會預告,更新了就咩嘿跑掉。

因而你至今無法理解許多預告,不同圈子的造神及洗腦,利用偶像使自己成為偶像……你看著,不知能如何是想,便是低頭繼續寫你的。

 

因著在上一個圈子諸多神秘的現象,以及連帶令人無奈的一些結果,原本你近年不打算再出本。

始料未及在2015年冬末春初,難得進電影院,從未因一部電影兩度買票入場的你,看了第三遍、第四遍……之後啊,沒有藍光播放機,還是買了DVD和BD。

然後,同年四月,你寫了第一篇HE。

然後,2016年暑假,你要出第一本HE。

 

不太喜歡暑假擺攤(一如生在夏日的你怕熱而不喜歡夏天),不過每次暑假出本,你都當作是送自己的禮物。

猶是以為生命的底色便是苦澀,可仍想在文字裡祝福你所喜歡的,縱然寫的東西都只是這樣的。

 

可你又寫了什麼呢。

 

時而仍會寫手稿,猶習慣筆記本第一頁和最後一頁空白不寫,word開頭與最後會空一行。

比起唯美,更願望能夠細膩。祝福或幸福嗎,你曾在KA、MS、HE圈收到心得,不同的同好,但同樣在字裡行間感受到淡淡的憂傷──借引一位好友的感想,他寫及「從你的文字裡,彷彿在保護易碎晶瑩的夢一樣,像信仰虔誠的求道者、一次又一次藉由纖細瑰麗的文字起誓。在你精心呵護的故事裡,有時候,會讓我覺得讀著讀著不小心就陷入甜蜜濃郁的感傷。」

不過,或許也像是另一位朋友說過的,在這樣溫柔的憂傷裡,他感覺到一種自由。

啊是的,現實如斯苦痛,可你在文字裡能夠實現心靈的、精神的、靈魂的自由。

 

那是你所以活著。

 

很多笑聲可以分享,但生命中,更多眼淚只能自己品嘗。

哭解決的是心情(其實也不一定),往往不是事情。所以,就笑吧。

所以,就寫吧,許願吧讓還可能幸福的幸福吧。

 

你的命格屬水,你是A型獅子,你是屬羊的抱抱羊,你總是自稱大帥哥,你很需要獨處的時間(所以還是不喜歡辦帳號,尤其社交或聯絡媒介),是挑食的讀者、至今只敢說自己是一個在寫一點東西的人(「作者」甚至「作家」,之於你有其文學崇高性)。

你算不算不太輕易跌坑呢,可能一輩子都是的CP潔癖。儘管寫的都大同小異,但希望像是生日密碼裡描述的一段:「8月1日出生的人有一項最大的長處,就是他們能以水晶般透明的眼光,既無幻念也無障蔽地觀察周遭的世界。或許,他們非常善於製造象徵、神秘或各種矛盾,卻很少因此影響他們對事物本質的洞察力。」(裡頭對於亟需私人空間時間的描述非常準確XD)

若果真是這樣的,雖然你視力很差,但感覺上還不錯吧。

 

你還是閱讀,寫散文寫小品,原創小說多是念書時的作業(一位朋友看了你的小說作業,他說被題材和內容嚇到了,而那些原創故事與你寫的同人南轅北轍)。

同人哪,你會寫多久呢,你無法說。

遇過幾十次各種盜用模仿抄襲,遇見的許多人仍比肩著或走散了,在現實中還能掙扎多久呢。

不敢說一個CP會寫一輩子,可對你而言,寫下了就是長長久久地起誓。

 

你親愛的與你幾位知己啊,不只一次,希望你能真正地快樂。

生命很苦很痛,可是啊至少在他們的故事裡、在文字裡,你是自由的。

寫的時候,謝謝,你很快樂。

 

嗨,謬蕪悠大帥哥,二十五歲生日快樂。






评论(31)
热度(9)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