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這篇是三歲出頭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雪花隨風飄,於是,你微笑。)

 

 

 

歲末,氣溫冰涼。儘管纔握別聖誕,新年的歡慶氛圍無縫接軌,店家更改名目優惠各式禮品,蛋糕上一樣的鮮奶油、從聖誕節雪球變成新歲許願,誰都明白社會的商業妝點,可畢竟是一年一度,視作對自己的犒賞吧,一場小規模的揮霍也無傷大雅。

 

因為,就連世界也那麼辛苦,人早已走得那麼疲憊,觥籌交錯的話語過度包裝更勝禮物,機關算盡遠遠超過恆河沙數。

然而歷史長河中曾有哪雙股掌,得以在時間麾下攻克了生死?

又有哪雙手,即使將明天全盤皆輸,猶願意掬起生命的渣滓,揩拭一滴心碎的淚,牽起另一只手,縱是此刻相望終將相忘於抔土,仍比肩在每一步江湖,進退無路且以沫相濡。

 

是啊前途如斯險阻,可我心甘情願知足。

因為,你就是我的路。

 

 

迎接三歲生日的小傢伙,今年也收到好多好多禮物。

其中一件是母親陪著妹妹在商店揀選的,購入後由小女孩親自包裝,上頭貼了畫滿愛心和笑臉的卡片。當晚飽餐一頓後,被大家包圍的小壽星,在爸爸爹地的協助下拆開每種禮物,小娃娃好喜歡來自小姊姊的祝福,兩個小朋友開心地抱在一塊兒,然而看見贈禮當下,他們不禁霎時屏息。

 

那是一盞雪花球。

 

雖然家裡添置了不少小孩用品和玩具,但──無論能否歸咎於潛意識的迴避──他們確實未曾買下與雪花球相關的物事。

當初搬進老紳士的家,小騎士曩昔獲得的幾顆雪球,業已在童年的哭聲中破碎。

 

他記得那一晚,他拿起他手中的雪華,輕輕搖晃,雪色紛紛。

他們已記不起那只雪花球內的模型,可清楚是他將烙印日期的徽章給了他。從此,成為心尖一道遺憾的燙疤。

 

倘使無須愧對,假若再沒有虧欠。

可是啊,從沒有誰戰勝了時間。

 

而他們能做的,就是時刻提防傷痛重演。

 

 

生日過了幾天,小傢伙對雪花球依然愛不釋手。禮物擺設在沙發邊櫃上,連著幾日,起床後完成刷牙洗臉的作業,小人兒便趿著拖鞋咚咚咚跑下樓,和小狗一起跑進客廳,捧起雪球左搖搖右晃晃,「球球基天也下雪呢!」注視漫天漫地的皭淨,一雙大眼睛彎彎笑得萬分快樂。

 

今日早餐後即需前往總部,吃飯時,小娃娃一顆心仍緊繫在雪花球,甚且準備出門了,小人兒還在與背包奮戰,想把禮物裝入小包包,和魔法師一起變下雪的魔法。

體積稍大,攜帶不易更怕壓碎,老紳士告訴小傢伙必須更換玩具的原因,但小小的孩子如何也不肯鬆開手,執拗地要將雪球塞進背包。圓滾滾的球體卡在開口,拉鍊難以扯動,小人兒強行拉扯幾下,滑扣咬不住一側的齒鈕,硬生生脫落。

錯愕地捉著背包,以為拉鍊再也修不好,小傢伙當即癟起小嘴巴,在沙發上難過地啼哭。

 

「PAPA哪念壞掉呢嗚唔──DADA──」

 

哭著拉鍊壞掉了,小娃娃揪住小騎士的外套,一顆顆掉落的眼淚俱是傷心。

必須出門了,他們只得倉促帶上狗狗布偶,坐進計程車,小朋友哭了沿途。轉乘地下列車,小騎士抱著哭成小花貓的孩子,輕拍一顫一顫的小小的背,聽著抽抽搭搭的鼻音好不心疼。

 

「小不點,爸爸有一些話要和你說。」

 

輕撫小人兒的頭髮,看著那雙濕透的大眼睛轉向,老紳士抽出手帕擦拭小臉蛋,紅紅的鼻尖好像聖誕節馴鹿。

 

「剛才在家裡,爹地是不是也有跟你說背包裝不下,下次再帶球球去找Uncle Merlin玩?可是你不願意,還是把球球塞進去,包包的拉鍊才被弄壞了,對嗎?」

 

說著,看見小傢伙又癟起嘴泫然欲泣,老紳士摺起手帕,將一只小手輕輕握在掌心。

 

「晚上回家,爸爸再幫你把拉鏈修好。下次爹地要你換成別種玩具,小不點願意換嗎?」

 

凝視純淨的大眼睛,老紳士不自覺收輕了語氣,坐在小騎士腿上的小娃娃思考了片刻,抿起嘴巴緩緩點頭。

 

「小不點會化玩具。」

 

抬起手自行抹抹臉,小傢伙又吸了幾下鼻子,小騎士從提包裡找出面紙讓小朋友擤鼻涕,整張小臉因此顯得紅冬冬。

大略將臉擦乾淨了,抱著狗狗布偶,小人兒低下頭,不知想著什麼。旋後,再度抬起頭來,看著老紳士與小騎士,一雙大眼睛眨呀眨,濕潤的睫毛宛若蘸上一層薄薄釉色,在車廂的燈光中萬般瑩亮。

 

「小不點知道呢──球球跟枕頭比包包大,必葛以放進去。跟DADA會穿PAPA的衣服,葛是PAPA穿鼻下DADA的衣服一訝。」

 

仰著臉,小傢伙以老紳士和小騎士的衣著舉例,在尚未被社會軌道制約的小腦袋瓜裡,任何事物都擁有相似的聯繫,就像只要一直往前走,就能夠回家。

聽著小娃娃的補述,他們一下子無措了反應,車內翕忽沉默──不過,只有此刻的車廂如此,同樣「在場」的當然不僅一家三口。

 

「……Arthur,Galahad,但願我不用這麼早就教小柯基什麼是衣冠禽獸。」

 

連線彼端,魔法師沉著一張臉,桌腳躺著一只新的馬克杯碎片,螢幕相對無言。

 






×Fin




不知所云記:


標題君我一開始以為是地球儀,今天仔細看覺得像水晶球(抹臉),還請當成雪花球吧ˊDˋ(好不負責任啊喂#)反覆思考雪花球裡頭的模型,後來覺得想成自己喜歡的就好,就沒有預設了:3

雪花隨風飄~每次看到小柯基天使的笑容魔法教父內心的小鹿都在奔跑~(這句太長了還有不要亂改歌詞##)(被小平板秒)





评论(8)
热度(28)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