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這篇是快三歲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一雙兩雙三雙手,都有十隻手指頭。)

 

(大手牽小手,我們最喜歡你喔。)

 

 

 

孟冬,氣溫已然寒冽,呼吸在空氣中溜開半透明的尾巴,騰空或墜落,星散是心情的輪廓,抑或言語的碎屑,雪花般一片一片。

 

在總部吃過午餐,一家三口帶著小狗乘車返家。一連幾日的繁忙,他們甚而住在了當地,一名騎士的任務中途出了岔子,採取備用方案且戰且走,同時,老紳士、魔法師與後勤的幾位同僚研商後續是否更易。小騎士雖沒有足夠的權限參與,但加強訓練還要照料小傢伙,便已填滿鎮日的忙碌。

所幸,將度過三歲生日的小娃娃未多哭鬧,進出總部的幾位叔叔阿姨,也樂意撥空陪小王子片刻遊戲,小狗警戒地隨侍在側,守備堪謂滴水不漏。

 

問了十多次什麼時候可以回家,今天,小傢伙的疑惑終得以解答。

轉動鑰匙推開家門,小娃娃第一句話是「PAPADADA跟小不點回乃呢!」緊接著補述「J.B.也回乃呢。」尚未洗手,換上拖鞋即啪噠啪噠跑向客廳,抱住沙發上的玩偶們甜甜地喊「小不點豪霞你們噢──」這回外宿,小包包裡只裝了狗狗及北極熊布偶,幾日不見心愛的玩伴,小朋友真是好想念好想念。

 

整理了一會兒,解下領帶鬆開領口,卸除身分的武裝,老紳士煮了一壺茶,小騎士在沖給小傢伙喝的熱可可裡加了一顆棉花糖,作為這幾天沒怎麼鬧脾氣的獎勵。

端著馬克杯踏入客廳,小娃娃正忙著調整布偶們的座位,小狗趴在牆隅的毯窩補眠,畢竟在外站崗了數日,好容易回到了家,能夠好好歇息半晌。

 

「DADA、糖糖薩面有J.B的手收。」

 

小心翼翼吹涼置放茶几的熱飲,小傢伙發現潔白棉花糖上的粉紅肉球,驚喜地抬起頭。

 

「那個是貓咪的手掌,小不點記不記得在外婆家喝過?爹地看你好喜歡這種棉花糖,拜託爸爸買給你的哦。」

 

一面說著,小騎士一面指向杯中的糖果,棉花糖微微融化在一片濃郁可可之中。

剛才在廚房,老紳士業已將甜飲吹得不那麼燙,站在一旁的小騎士促狹地吹起老丈夫的髮梢,笑說也是巧克力色,可掠過耳際的吐息分明是逗引,老紳士一揚眉,擱下手中的蘋果造型馬克杯,扣上小丈夫的下顎,「今晚我想品嘗你的草莓色,你想選書房或廚房,親愛的?」語畢,猶若要補足連日的缺額,俯首即是一番綿長深吻,差些擦槍走火。

 

「謝謝PAPA!」

 

仰起燦爛的笑容,小傢伙的臉頰讓暖氣煨得薄紅,甜美更勝馬克杯中的蜜糖。

 

坐在沙發上,他們慢慢啜飲熱茶,注意力給貓掌棉花糖凝聚,小娃娃抿起嘴注視糖果一點一滴消融,柔軟的嫣紅肉球仿如花瓣,在寒涼的寧靜中捎來一抹春光,並在澄淨的眸光璀璨綻放。

無論季節更迭,日出流轉了多少寂謐的黑夜,在他們心壤,這顆小小的溫暖的心,就是盛開在此生的明亮。

 

熱可可喝了一半,小朋友不知想到什麼,「PAPADADA等一架噢。」旋後咚咚咚跑上樓,他們在客廳隱約聽見房門打開,不多久,小娃娃又咚咚咚跑回客廳,還捉著一副手套。

 

「Uncle Meni有給小不點球球手到。」

 

爬上沙發,坐在老紳士和小騎士中間,小傢伙帶下樓的手套由毛線勾成狗狗腳掌,一雙掌心縫著圓圓的粉紅肉球,那是魔法師前陣子送給小教子的禦寒禮物。

 

「PAPA戴右手,DADA戴左手,小不點牽手收──」

 

將手套分別戴在老紳士與小騎士手上,小娃娃接著握住爸爸和爹地的另一只手,小小的手心暖融融,是親愛的小小太陽啊,溫暖在他們身旁,在他們心房。

 

「這訝就會熱呼呼呢。」

 

舉高與爸爸爹地握著的手,小傢伙開心地讓背後躺在狗骨頭抱枕,一雙大眼睛笑得亮晶晶。牽著柔軟的小手,他們凝視小王子純淨的笑臉,輕輕扣起指尖,珍惜在心尖如斯溫熱,時光啊恍惚凝止在此時此刻。

 

我們呀,有你就好了。

 






×Fin




不知所云記:


預計接下來幾天終於要面對整稿,大概萬聖夜再見XD(來準備糖果給小柯基=艸=)(誤)

那先打預防針(?)雖然還不確定字數,但沒意外的話年底的小柯基本會拆成上下冊──屆時請不要找我殺價謝謝(艸)

啊是說我還沒搞懂代購囧,如果可以還是想自己寄,因為我喜歡在最後一頁寫一點東西~"~唔再來摸索"Orz





评论(20)
热度(29)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