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Colin/Taron】rehearsal


※敬告:


RPS注意。


RPS注意。


RPS注意。


OOC的是我<(_ _)>


那麼CP仍是Firtherton。






※ ※ ※





 

將生命喻為舞台吧,你願意站上哪一個位置,編織如何的色彩在眼中,脫口而出和無以言喻的哪些臺詞,是不是在夢裡又搬演了另一場夢。

揭幕之前,你兜兜轉轉著看見或沒看見的獨角戲,你在何處又何處是你;演出中,你與什麼人拉扯著明明白白和不明不白的對手戲,你們之間存在著你也沒有你;閉幕之後,你聽見亦聽不見是是非非的掌聲及噓聲,你已是也不是你,編寫或改寫的或者都是結局。

 

只是啊,也許、不過是希望謝幕的時候,能有一個誰與你牽著手,無論那些跌跌撞撞的能否稱為成就,至少,那個人在你左右,便是承諾,如初溫柔。

因此,未嘗白活。

 

 

每次排演都是一場試煉。

偶爾,他會這麼想。

 

如同琢磨──無論寶石或礫石──兩顆或更多石子碰撞,磨擦能否激盪出火花,那真是不可預期,並且,不可思議。

無論正式或預演,每個當下,他既在場也不在場,他是演員、是人物也是自己的鏡頭,一步步精進一遍遍修正,以求下一幕更臻完美的表現。不為打敗對手,若能棋逢對手也是可遇不可求,每一滴千辛萬苦的汗與淚,均是精神和生命的千錘百鍊。

 

倘若,得以將更好的自己獻給所愛,無論世界、工作、夢想或自我,那就是一種彌足珍貴,一種幸運,一種感謝。

 

「唔,接下來是……」

 

翻過劇本下一頁,窩在沙發的青年盤著腿捏著抱枕,几上的熱飲茶煙氤氳,馬克杯身的紅字是一份禮物。未上定型的髮絲微紊,青年對此倒不在意,信手捋了捋,思慮仍聚焦在字裡行間,腦中登場一幕幕劇情,還算讀得津津有味。

一會兒有些口渴了,伸出手摸索桌上的茶杯,可尋了半晌猶未探著,「嗯?」下意識發出疑惑的鼻音,舉高紙本,俯下腰要取。然而,手上的文件驟忽給抽去,回過頭欲一探究竟,重心不太穩,那人已攔腰抱住他的體溫。

 

「嚇到你了?」

 

「──Colin!」

 

分明是明知故問,青年卻如何也無法對紳士生氣,匆促在沙發上坐好,本想拿回劇本,可紳士已讀了起來,摸小狗似地撫揉他的頭髮。青年撥開也不是,躲開也不是,只得扯起抱枕邊緣的流蘇假裝研究。

 

「原本想問你要不要吃餅乾,但看你那麼專心的樣子,打擾就有點失禮了。」

 

手指翻過一頁,紳士大略瀏覽文件上的情節,青年乾爽的短髮觸感蓬鬆,像是小狗尾巴或蒲公英,指尖輕輕掠過額際或耳沿,細細顫抖仍不閃躲的反應啊,是固執、為難或者赧然。

餘光捕捉到青年縮成小小一團的身影,打算停止捉弄呢,正巧讀到劇本上一段角色的吻別,幾句話的互動不長,沒看過全文,不確定是否絕對必要。

 

紳士的視線停留在文字須臾,旋即,唇緣淺淺揚起,左手輕輕搭在青年頸部,讓對方仰枕在沙發頂緣,凝視那雙噙著疑問的眼睛,微笑著俯下身。

 

「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先排演一次吻戲,Taron?」

 

呼吸拂過唇峰,紳士看著青年微微睜大眼,喉珠因著嚥下津唾滑動,那一秒,幾乎天荒地老。

 

──嘛,Keep calm and love。

 

And

 

Fall in love……?







×Fin




不知所云記:


最可愛的小可愛生日大快樂\>W</

期待明年宣傳期你跟叔叔繼續大放異閃>口<(誤XD)





评论(11)
热度(32)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