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這篇是快兩歲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大朋友和小朋友,手牽手當好朋友。)

 

(我會一直喜歡你,一如你喜歡著我。)

 

 

 

深秋,凜凜金風拂袖,抖落的樹葉鋪開紅毯,與暮色融為漫天漫地篝火。旅人的跫音猶然匆匆,可倘若有那麼頃刻的回眸,哪一抹顏色倒映在眼中、而不僅僅是天空,便讓夜半的星火也燎原吧,至少,在夢裡能為迷航的過客烤一烤手。

 

離開裁縫店,今天他們在家晚餐,快兩歲的小傢伙現在堅持自己吃飯,不過每次都會更換共進佳餚的對象。今晚,受邀坐在餐桌椅的是一隻小鹿木偶,成為座上賓的理由,是小鹿擁有像爹地的大眼睛,以及和爸爸一樣長長的腿。

繫著圍兜兜,小娃娃握住河馬湯匙,先學大人吹涼一些,再餵木偶喝玉米濃湯,「喝當當就鼻會冷冷呢。」或輪流請爸爸與爹地吃一口,最後才自己吃光光。

 

餐桌上的氛圍與燈光同樣暖和,小傢伙還會貼心地提醒老紳士,不要把飯吃到眼鏡上,聽得小騎士禁不住竊笑,差些給燉肉嗆著。老紳士只得無奈地謝謝小朋友的叮嚀,伸出手拭去小丈夫唇角的醬汁,指腹意有所指地磨擦因油光顯得晶亮的嘴唇。會意過來的小騎士調皮地眨眼,柔軟的唇瓣輕輕抿起,溫熱了老丈夫的指尖,連同他們為彼此怦然的心尖。

 

吃飽後,小娃娃爬下餐桌椅,把自己的碗捧去流理臺前交給老紳士,「界界PAPA、界界DADA──」甜甜地向雙親道謝,小傢伙仰起臉笑得露出小白牙,旋後在老紳士的指導下以清水漱漱口,再抱著小鹿木偶跑出廚房。

在客廳遊戲了片刻,掛鐘的指針不知不覺走過九點,小騎士帶小傢伙上樓洗澡,清潔好餐具的老紳士留在客廳,繼續品味閱讀一半的詩集。

 

扳動開關,蓮蓬頭被小王子稱為大象鼻子,能把泡沫沖得一乾二淨。除了一大一小,共浴的還有幾隻黃色小鴨,雖然按壓發出的呱呱呱聽在大人耳中可能相仿,但小小孩的耳朵就是有辦法辨別箇中差異。之於尚未上軌的童心,世界每一秒的轉動,都可以是飛翔的詩句。

沐浴過後,小騎士給小傢伙換上熊熊造型的睡衣,是魔法師日前的贈禮,並補上一句但書,記得要拍照傳給他。

 

「噯,Merlin,我真的覺得你比我跟Harry更像傻爸爸。」

 

索性戴上眼鏡讓魔法教父拍得盡興,站在浴室門口的小騎士看著那隻奶茶色小熊,一面和連線彼方的魔法師拌嘴,一面扣上自己的睡衣鈕扣。

然而,才一個沒留意──不過是稍微清理浴室加上關燈──小騎士再度踏出浴室時,衣帽間的門業已打開,那隻包著尿布的熊崽子啊,前一分鐘還乖巧地讓家長更衣,下一刻居然溜進最好玩的大衣櫥,當現行犯快樂地翻箱倒篋。

 

「小、不、點──」

 

摘下眼鏡擱置一旁,小騎士萬般無奈地揉揉額緣,此刻,小熊先生站在衣櫃前,歡快地將一件件衣物從抽屜扯出,領帶、襪子及手帕猶若仙女散花紛紛落下,而面對眼下的景況,大人只希望是自己眼花。

 

「小不點也要跟PAPADADA專一訝!」

 

縱使被當場發現犯行,小娃娃依舊不屈不撓地翻找。對於小小的孩子而言,衣櫃宛如一座奇幻隧道、又或者魔術師的戲法帽,裡頭裝滿成千上萬的物品,不僅衣飾,更可能藏著一匹獨角獸、一間巧克力糖果屋、童話裡的海盜船或小島,甚且晚上睡在他們家的太陽公公。

真想拍拍小屁屁。扒了扒微濕的金髮,小騎士真不懂衣櫃究竟哪裡吸引小朋友,據母親轉述,妹妹也與生俱來翻衣櫃的嗜好,捉迷藏時,衣櫥永遠是小人們藏身的首選。

 

「你是香小孩還是臭小孩呀,把衣服亂丟地上。」

 

「Uncle Meni桌小不點至乖小蛤。」

 

被小騎士從地上一把撈起,小娃娃捏著的衣物因此順勢抽出,一手抱著小傢伙,小騎士另一手捉起那件物事,這一瞧卻怔在了當場,耳廓渲開一絲薄紅。

那不是什麼正式衣裝,是他哺乳期穿的胸衣,由老紳士親手縫製。小傢伙斷奶後,他們猶留著幾件孕期的服飾,偶爾變換情事的口味。這些衣服一向收在最底層的抽屜,不料今日給小小孩翻了出來。

 

「那乖小孩幫爹地一個忙,去樓下叫爸爸洗澡,好不好?」

 

「好──DADA跟小不點有擠香香,換PAPA呢!」

 

點點頭,被交辦任務的小娃娃重回地面,當即踩著狗狗拖鞋、咚咚咚跑出主臥。

房內,成功轉移焦點的小騎士站在衣帽間,有些面紅耳赤地倉促拎起衣物。這並非他們初次收拾小朋友的遊戲殘局,也不是第一次向小傢伙說明不可翻衣櫥,然而,今晚是他首度沒有要求小娃娃一同整理,更萬幸小小孩沒有提問找到的胸衣名稱。

 

胡亂將手邊的衣服摺好放回原位,小騎士盤算一會兒要如何告誡小傢伙。可旋即,身後挨上一陣溫熱,一只裹在漿白襯衫的精實手臂探出,隔著他拉開其中一層抽屜。目睹修長的手指拈起一件絲質褻褲,修剪得優雅的指緣微微曲起,儼若某種試探的手勢,令小騎士不禁屏息,拂在耳緣的鼻息恍然將皮膚燙傷。

 

「我看到小不點的小熊睡衣,記得你之前也穿過類似的,Eggsy?」

 

隱隱的笑聲掠過頸部,老紳士伸出另一只手關上抽屜,然而收回時,手背必定出於蓄意地、輕輕擦過小丈夫的胸側,薄薄的衣料無能阻絕心情的電流,小騎士身體反射性一顫,臀部恰恰蹭在老丈夫的體溫,空氣無以抑遏地飛騰升溫。

 

「小不點還告訴我,他找到一條白色的布,上面有兩個三角形,他很好奇要穿在哪裡。」

 

薄唇輕輕磨在小騎士耳後,老紳士再次抬起手,這回,指腹扎扎實實按在小騎士胸口,隔著睡衣,沿著已然豐熟的嫣果細細畫圈。

 

「也許今晚你願意為我示範正確的穿著方式,親愛的?」

 

在小騎士微濡的髮絲親吻,老紳士淺棕的眼底微闇,仿如茗香漣漪,浮動在水面是彼此廝守此生的倒映。

 

千象萬色,千言萬語,從沒有一幕景色,勝過你的眸光明晰。

所以我只能看見你,只能聽見你,只想感受你擁抱你。只願愛著你。

 

掌心輕輕覆上心跳的時候,他看著他回過頭,如同那一日向生命頷首,而愛啊承諾了每刻從此往後。







×Fin




不知所云記:


只校稿了三分之一還是跑來摸魚咩嘿(艸)標題君不要揍我XDDDDDDDDD

再次溫腥(?)提醒小柯基本預購11/30截止喔>D</





评论(14)
热度(31)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