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這篇也是baby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開動!)

 

 

 

對話與歌聲,屏息或嘆息,唇色的溫度是專割豆腐心的刀子嘴,抑或淌了一嘴蜜的腹中劍。君子動口小人動手嗎,或者其實啊,大人才是嗜好動手動腳的那一個。

至於唇槍舌戰之後如何唇齒相依?

噓,那是大人的情事和事情,小人別打擾,乖乖吸奶瓶。

 

興許,在不少家長眼裡心裡,小嬰兒不僅天生帶來奶香,在羊水中泡澡更宛若糖漿,因而出生後,每個小小的寶寶多少會吃自己的小手小腳丫。

他們在小傢伙三個月大左右發現這點。

一日起床,完成吃奶拍嗝的第一餐作業,客廳裡,躺在搖床內的小娃娃打了一串綿綿呵欠,小嘴巴咂了幾下,小手在臉上揉揉。旋後,盯著肉呼呼的小拳頭,大約好奇眼前的小丸子是什麼。

 

「這是你的手,小不點,這邊是你的右手,這邊是你的左手。」

 

啜了一口紅茶,老紳士將平板暫擱茶几,指尖在小寶寶的手背輕點,同時介紹雙手的名稱。坐在一旁的小騎士探過身來,上身幾乎趴在老丈夫腿上,伸出食指輕輕鑽進小拳頭,立刻被小娃娃用力捉住。

 

「抓到小不點啦。」

 

老紳士笑著輕撫小丈夫的背,小騎士晃了幾下給握住的手,小傢伙仍攥得牢牢的,一雙大眼睛依然鎖定在小拳頭,小手舉起來揮呀揮,接著一把塞進小嘴巴,品嘗似地吃起自己的小胖手。哈呣哈呣,左手是小湯圓、右手是小麻糬,兩顆皆為牛奶口味,自然香甜。

 

過了一陣子,小娃娃不再只是含住整顆拳頭,也慢慢學會吸指頭,不時吮得嘖嘖有聲,是因為與奶嘴相似的吸吮感,或者預習長大以後吃薯條和棒棒糖啊,一雙小手因此沾滿口水,每隻陪睡的布偶也遭受洗禮,三天兩頭就得光顧洗衣機。

約莫五個月大,除了雙手,小傢伙開始進攻自己的雙腳──施展軟骨功,捉起小腳丫輪流吮得津津有味。也許,由於腳趾頭比手指更短更圓滾滾,在小寶寶的體會,那更近於喝奶的吮吸,全心全意,不遺餘力,再接再厲。

 

「小不點的豬腳看起來好好吃哦,要不要給爹地咬一口?」

 

幾回替小傢伙換尿布,小騎士不只在小肚肚和小屁屁呵癢,還追加以嘴唇在一雙胖嘟嘟小腿發出放屁聲,小娃娃被逗得樂不可支,又是尖叫又是歡笑地笑彎了眼睛。老紳士看見了,下次接手換尿布,小寶寶的兩只小豬腳換成爸爸噗哧,又是一番笑聲繽紛綻放。

不過某一日,魔法師在上司的辦公室撞見小教子吃腳丫,得知蹄膀的戲稱,向來睿智的魔法師推了推眼鏡,「小柯基的腳與其說是豬腳,還不如說是狗腿吧。」擅自改寫四肢的注解,魔法教父抱起小床裡的小王子,任那雙也吮得黏糊糊的小手揪住衣襟,絲毫不介意衣物沾上饞涎,照樣攜著平板帶小嬰兒去散步。

 

雖然擁有好幾副小手套,但小娃娃許是不喜歡手套的口感,每每戴上了,總想盡辦法掙脫,享受直接品嘗小拳頭的快樂。無須佐料,原汁原味即是最佳的烹調。

生命初來乍到,還未識遍人生的每一番滋味,可是,無論多少酸甜苦辣、多少悲歡離合,縱使淚水將心醃得苦澀,他們猶會陪伴著他,咀嚼成長的萬千滋味。只要記得只要願意,眼底的笑終能熬至甘美,如若時光教他們遇見。

 

「哪噗、PAPA──」

 

「小不點最乖了,是不是?爸爸幫你剪指甲,才不會抓成小花貓。」

 

客廳,讓小傢伙背對著坐在膝上,老紳士手執嬰兒專用的指甲剪,另一手輕輕握著小胖手,準備替小娃娃修剪指緣。正處口腔期,為了小傢伙能盡情探索世界,他們盡可能留意衛生清潔。

小嬰兒能直接掌握的玩具便是自己的手腳,避免病從口入,他們大約一週剪一次小指甲。小娃娃頭幾回還會由於害怕而哭鬧,漸漸養成習慣後,或許是指甲剪斷的喀嚓聲很有趣、也或許過長的指甲不好吃,現在,他們給一雙小手小腳剪指甲時,滴口水的小寶寶會好奇地注視整個過程,待修剪及清洗完畢,不一會兒,小傢伙又開始吃自己的小腳丫,左腳右腳俱是軟嫩小豬腳。

 

不多時,剪指甲的功課完成,老紳士正檢查是否哪裡不夠平整,小騎士已趿著拖鞋踏出廁所,將手上新鮮的儲乳袋放入冰箱。

 

「DADA啦嘛──!」

 

「好啦,爸爸幫小不點剪得好漂亮對不對?爹地看你的小豬腳可以吃了沒。」

 

和小狗一起回到客廳,接過小傢伙抱在懷內,小騎士捏著肉呼呼小手作勢要啃,逗得小寶寶又驚又笑。聽著家人明亮的笑聲,老紳士唇緣輕揚,低頭整理褲子及沙發上掉落的指甲。小小的甲面仿若鱗片,那是時潮的碎屑,在光陰洪流中絲毫不惹眼,然而真真實實為成長的痕跡啊,人是否便是這麼一路琢磨著自我,當血肉浸漸圓熟,靈魂的核心是不是依舊。

當啟程遠航,是不是仍有哪些時候,願意珍視地回眸,予以心底那一幕天長地久。

當很久很久的以後,若果是你想起我,純粹的猶是笑容,而無須言說。

 

「順便檢查我的指甲嗎,Mr. Hart?」

 

左手抱著扭呀扭的小傢伙,小騎士伸出右手,俏皮地向老丈夫眨眼。

 

「我以為昨天晚上你已經確認過我的指甲長度了,Mr. Hart。」

 

牽起小丈夫的手,老紳士笑著在手背輕輕一吻,幾處新舊指繭疊合,彷彿足跡重疊,可他並不是從頭走過他的途經,而是比肩的距離,祈願著長長久久的偕行。

 

「或者你今晚要再確定一次,親愛的?」

 

他與他凝眄,輕輕扣起指尖,掌心如斯溫暖,眸光灼熱。

 

 

啊為我記得,當時間也將生老病死淡忘了,仍為我們記得,記得我們生命裡生活裡每一幀美麗的深刻。

記得我最珍重的每一幅記憶裡都有你。記得我們並沒有失去。

感受我,感受我們為了彼此的心如是溫熱。

 

啊。我親愛的。

 






×Fin




不知所云記:


小柯基吃自己的手收腳焦,半夜換大狼犬跟大柯基動♂手♂動♂腳=艸=





评论(4)
热度(29)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