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這篇是兩歲出頭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大寶寶、小寶寶。)

 

(來,都讓我抱抱。)

 

 

 

作夢的時候,你經常抱緊的是棉被或枕頭?在夢裡,是不是與誰牽著手?而哪一個誰啊,曾是你以為無法觸及的夢?

晴朗的日子,你會不會仰起頭,對太陽公公綻放同樣燦爛的笑容?雨聲的季節,你會不會伸出手,掬一捧在眸光靜靜融化的彩虹?

 

若然與誰相擁,你呀,你呀,盼望你們都不再寂寞。

 

 

撒嬌這樣親密的獨享,假如可以,希望每個孩子都能擁有依賴的對象。

而在Hart家──更正,不止在Hart家──KINGSMAN上上下下,也許每個人都自願讓小王子打唔嘛預防針,更樂意接收小朋友的抱抱充電,一聲Uncle或Auntie,足以溫暖每一顆疲憊的心。

 

不過,撒嬌的親暱程度並非沒有差異。

 

比如這日,他們帶著小傢伙前往裁縫店,一進門看見裁縫爺爺,滿兩歲不久的小娃娃甜甜地喊早安,不忘貼心提醒天氣好冷、要穿得熱呼呼才不會感冒看醫生,聽得老爺爺也不禁失笑,頷首答應會注意保暖,不用吃苦苦的藥。

轉乘地下列車赴總部,小小孩坐在老紳士膝上,拉過一旁小騎士的手,一雙小胖手暖暖地握著兩只大手,「彆成撒明治呢。」模擬早餐的層層疊疊,小廚師將餐點取名為長高高綠色三明治,理由是可以像爸爸長高高,還有和爹地一樣的綠色眼睛。

 

「那三明治給爹地跟爸爸咬一口好不好?」

 

捏住肉呼呼小手,小騎士傾身佯裝要品嘗,咯咯笑的連忙小傢伙把手藏在身後。老紳士右手攬著小娃娃,左手順勢以指腹揩過小丈夫的唇角,意料之中看見小騎士一怔,索性促狹地囓了老丈夫的指緣,下一秒理所當然聽見連線彼端魔法師的警告,他們自然沒當真,惟小朋友扯住老紳士的手,緊張地嚷嚷「DADA鼻要把PAPA的手收資掉!」仍包尿布的小奶娃啊,哪裡曉得夜裡大人們上下其手的遊戲。

 

抵達總部,戴著教父送的雪球毛帽,小傢伙咚咚咚跑向魔法師,「Uncle Meni找安、小不點大酒酒帽!」捉著雪白帽緣,小娃娃好喜歡頂端花朵狀的毛線球,猶若雪花,搖曳一季叮叮噹噹的晶瑩。

待人員到齊,他們進行內部例會,小傢伙留在隔間畫畫,老紳士和小騎士的辦公室放了幾隻布偶,是小王子在總部的玩伴。「跟PAPADADA一擠薩班。」在小小孩的認知,總部及裁縫店的玩偶上班、家裡的布偶看家,因為魔法教父把魔法傳授給玩偶們,可以保護大家。

 

吃過午餐,小騎士和幾位同事著手若干訓練,老紳士與魔法師又研商了幾件規劃,離開辦公室前,魔法教父陪小教子玩了一會兒,小娃娃最近喜歡積木分類的遊戲,依顏色區分,每一塊積木皆有名字,唯一的圓形積木被稱為Uncle Meni,上頭還貼了幾張亮晶晶的貼紙,在一堆木頭色塊中尤其醒目。

一下午,小傢伙反覆玩著不同的積木遊戲,途中,幾名騎士也來過幾次,小王子見了人都開心地喊,甜甜的酒窩源自雙親的遺傳,是不是呢,能夠將受凍的每顆心都細細溫暖。

 

待到薄晚啟程返家,簡單淋浴過的小騎士敲敲辦公室門,未等老紳士應聲,門旋即給打開,門後,仰起臉的小娃娃伸手討抱,「DADA回乃呢!小不點跟PAPA有乖乖薩班──」報告今天下午完成的功課,小小孩不忘把積木收好,爸爸說過,如果沒有把玩具放回原位,它們會迷路、找不到自己的家,那樣會好傷心。

 

「Uncle Meni掰掰!」

 

在車廂前向魔法師道別,讓小騎士抱在胸前的小傢伙,一雙小手好不撒嬌地攬在頸間,粉撲撲的臉蛋貼著爹地的臉,暖呼呼的奶香盈滿在鼻息,十足一隻攀樹無尾熊。

毛帽蹭得有些癢,小騎士禁不住一聲噴嚏,小娃娃立刻轉過頭來,安上一計唔嘛預防針。不論春夏秋冬,大家都要平安健康,假使必須吃苦苦的藥,小朋友的蘋果罐子裡面有牛奶糖,可以偷偷拿一顆給生病的人喔。

 

 

是啊,縱使是生命裡的苦中作樂,希望你仍願意相信,苦盡終能甘來,再濘滯的黑暗,點起一盞燭火,眼底猶熠燿著光彩。

一如我們心底,你會永遠在這裡。

 

 

月色流轉之後復朝陽,翌日,主臥大床上,小騎士緩緩轉醒,隔間的嬰兒房還無聲響,小傢伙應仍熟睡。

嚴冬,氣溫凜冽,儘管室內開著暖氣,依舊恍惚感受到了涼意。

小騎士下意識一陣哆嗦,枕邊,老紳士約莫覺察動靜,可並未睜眼,僅是微微蹙眉,搭在小騎士腰際的手稍稍收緊,臉偎在小丈夫肩窩,薄唇輕輕挨著露出睡衣領口的肌膚。一絲麻癢,萬千想望。

 

「起床了……?」

 

晨起的嗓音低啞,老紳士的意識業已醒了幾分,然而低溫的冬季,誰也難免離不開睡夢的溫存,捨不得鬆手共被的體溫。

 

「還沒,繼續睡啦。」

 

明白老丈夫清晨低血糖的老毛病,小騎士擁著老紳士肩頭,在栗褐色的髮間輕輕地吻。零碎的幾綹星霜,那是時光的另一種發芽,宛然雪花,在他心中同樣無瑕,萬般明亮。

 

無關幼年、青年或老年,因為相愛著深愛著啊,所以,想要的話,一起賴床、一起撒嬌吧。

不過起床以後,不要忘了早安吻喔。

 






×Fin




不知所云記:


小柯基也可以跟我撒嬌喔>D<(魔法教父舉起小平板)

咩嘿晚安XD





评论(13)
热度(31)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