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這篇是快兩歲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啊。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晴天、雨天,春夏秋冬,每一天,但願都能擁抱陽光的笑臉,珍惜地放在心裡面。

 

他們家的小太陽從小就喜歡雨滴,雪花亦然。

還是小寶寶的時候,若是搭車遇上了雨,坐在安全座椅裡的小娃娃,總要揮舞兩只小胖手,對著流逝的窗景咿咿呀呀。待車停妥,他們索性讓小傢伙站在腿上,扶著一雙肉呼呼小胳膊,任小手心盡情捕捉滑落車窗的雨珠,軟糯的寶寶語和雨聲合奏,滴滴答答,一朵朵盛開俱為明亮。

現在,即使將要兩歲了,小小孩對雨的喜愛未減絲毫,除了趴在窗面聽雨神唱歌,還有其他和雨天遊戲的方式。

 

「帶陽勾勾在這擬,遮遮在地薩──」

 

吃過晚餐,自裁縫店返家,小傢伙堅持要坐在窗邊,他們只得移動安全座椅,同時留意外頭的動靜。

捉著座椅扶手,小娃娃努力挺直身體,伸出一只胖胖小手,在起霧的窗面盡情作畫。雖是陰雨,但小太陽為他們撐開一座晴空,玻璃窗上,圓圓的太陽公公高掛,下方有幾輛大大小小的汽車、甚而購物車。歪歪扭扭的線條儼若雨絲傾偏,綿綿流景朦朧錯雜明晰,而世界啊,誰在如夢的現世真正清醒。

 

不多時便到家,給小騎士抱在懷中,小王子揮揮手向司機叔叔再見並晚安,先行下車的老紳士在門邊擎傘,足跡難免泥濘,不過,他們會盡力守護每顆小小的純淨心靈。

晚上一家三口一起洗澡,磁磚也成為小娃娃的畫布,幾枚小手印蓋章,既是花朵也是鬆餅,以及星羅棋布的鈕扣。

 

「PAPADADA身薩有畫畫。」

 

小不點也想要畫畫──圓圓指頭聚焦爸爸和爹地臂膀,小傢伙接著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是不是要等長大了,奶奶跟鳥鳥才會長頭髮,畫畫也才會跑出來呢?

 

「這些是爸爸和爹地上班留下的痕跡,小不點知道大人才能上班,小朋友要上學,對不對?」

 

「對──小不點蛤沒有薩學,必葛以薩班。」

 

捏著橡膠小鴨,小娃娃抬起頭看著爸爸,小臉蛋因著熱氣紅冬冬,翹翹的鼻尖也暈開嫣紅,像極平安夜裡拉雪橇的紅鼻子馴鹿。

 

「可是,有一些小朋友沒辦法上學,還被大人逼著上班,有些壞人會欺負他們,爸爸、爹地和其他叔叔阿姨為了保護這些小朋友,有時候會和壞人吵架。小不點看到這些畫畫,就是吵架造成的傷痕。」

 

握住那雙小手,老紳士的語氣很輕,小騎士一面聽著、一面替肉肉的小肩膀灑上熱水,水氣氤氳了字句,消融的不止受傷的疇昔。

 

「找架會好桑心。」

 

「是啊,可是為了保護小朋友,我們還是得跟壞人吵架。小不點長大以後願意保護小朋友嗎?」

 

「小不點會把護小盆友!還會把護PAPADADA,J.B.,Daisy姊接、Grandma,Uncle Meni……」

 

認真地點頭答覆爹地,小傢伙逐一數著指頭點名。純真的心房裡啊,住著多少喜歡的人,收藏多少啟蒙的剎那,凝止多少初次相遇的風景,一幅一幅簽上了名姓。將來會否褪色,無論如何,都曾經真摯地深刻。

之後,待哄睡了小娃娃,主臥隔間,小王子抱著北極熊與海豹布偶,幾件暖被裹成暖呼呼豆沙包,軟軟甜甜入睡。

 

幕色微沉,小朋友枕在夢鄉了,那麼大人呢?

 

「小不點說鏡子上的愛心送給爹地和爸爸,明天早餐我想用愛心模型把炒蛋裝起來,你覺得怎麼樣?」

 

覆著冬被,小騎士趴在老紳士身上,雙腿跨在老丈夫腰際,飽滿的臀部蓄意挨著睡褲頭磨蹭。

 

「很好的主意,我建議拿愛心馬克杯裝小不點的牛奶,他喜歡看那顆愛心變色。」

 

因溫度而改變顏色的馬克杯是女騎士的贈禮,小傢伙認定那是魔法變成的杯子,喝了愛心杯裝的飲料,身體會變健康,撲通撲通的心也會暖洋洋。

 

「好啊,如果我們準時起床。」

 

調皮地啄吻老紳士的薄唇,小騎士嗅著淡淡的潤膚乳香,是他們共用的牌子。秋冬低溫,他們另外給小傢伙買了適合幼兒肌膚的乳液,興許感染了小娃娃的體溫,彼此身上也揉合了若有似無的奶香。

輕輕掐了小丈夫的臀瓣,縱使隔著睡衣,富有彈性的觸感依然鮮明。老紳士抬起另一只手,捋開小騎士碎金的額髮,卸下鏡框的阻隔,接近太陽穴的位置,一道擦傷微紅,那是前回任務殘留的其中一份傷口。

 

「搽過藥了?」

 

「嗯?哦,有啊,你帶小不點去睡覺的時候搽的。」

 

老紳士的指腹輕輕撫過那處紅痕,小騎士並不感到疼痛,倒是指繭微癢,令他禁不住笑出聲。

 

啊啊,他們的生命中,傷痛從來不虞匱乏,無論是老紳士獲得代號之後無數次千鈞一髮,抑或小騎士幼年開始遭受的暴行,抽象的具象的,誰的心不是早已遍體鱗傷,曾經的夢無不百孔千瘡。

 

足跡。痕跡。每一滴淚水的血跡。

可是啊,它們讓我走向你,一步一步地。

 

「上禮拜回媽媽家,小不點問我外婆手上為什麼要畫黑黑,我跟他說那是老人斑。」

 

指尖輕點老紳士的臉龐,小騎士想起那一日小娃娃的提問,不曉得他的解釋是否足夠明白。

 

「再過幾年我可能也會有哪,Eggsy。」

 

「嗯哼,我肚子上那條疤應該也很難消失吧,就算我們扯平了。」

 

傾身在老紳士唇上一吻,小騎士笑著眨眨眼,彼此的胸口重疊,心跳發燙。

 

「雖然我錯過你的過去,你當初還講了一堆沒道理的道理,浪費我們可以在一起的時間。」

 

臀部又給捏了一下,注視老紳士幾分無奈的眉眼,然而小騎士仍看見其中的萬般溫柔,未嘗減滅。

 

「可是,現在還有未來,我會一直陪著你,Harry。」

 

他們的往昔,此時此地,以及共享的將來──生命呀愛呀,是他與他,是他們的孩子,是他們並肩走過的此生此世。

 

「我的榮幸。」

 

一直。一起。

 

謝謝是你,我的奇蹟。

 






×Fin




不知所云記:


標題君顯示應該是天秤>__<左邊右邊各要放上什麼,或許都是難以言喻(?)

那麼咕奈>D<





评论(11)
热度(26)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