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這篇是小柯基的一歲生日賀文~對我今天的暱稱就是如此喪心病狂(魔法教父的傻爸爸病毒發作ing<誤XD)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我們存活的這個星球,當每一顆心靈已疲憊重重,每一抹背影皆馱負寂寞,還能不能停下腳步,擠壓出點滴溫柔,不為馴養,只為將一株無名的花栽種?

還有沒有一座蒼穹,願意包容每個孩子最初的天馬行空,無論最終徜徉或殞落?

是不是有一個家的角落,得以搭築一份相同的夢,連理不僅僅為餬口,更可以一同感受時時刻刻的生活?

 

這個世界啊,有太陽、月亮、星星,天空、海洋、大地,花草和樹木,昆蟲與動物,形形色色的風雨,各式各樣的人,千千萬萬哭聲及笑聲……

任露珠綴在葉尖,隨雨珠落在海面,讓淚珠閃耀在笑臉。

而你呀,你是時光開花結果的真珠,生命如願以償的禮物,我們回家的路。

因此,我們唯一的心願,是你幸福。

 

隆冬,歲末,之於他與他,很長一段曾經,新年迎迓的是更為沉重的傷痛。

日曆一頁一頁撕薄,傷口一年一年反覆摳破,回憶縱使結痂,每每觸及,猶似雪融汩汩,冰冷卻也灼傷。那個禮物更勝雪花繽紛的節日,從此熄滅了燭光,不再面對慶祝。

然而,命運的玩笑往往令人措手不及,連帶哭笑不得。

檢查在春天確認了花信,緣分捎來了一個小小生命,許是一次寒夜裡的溫暖相擁,血脈交融,捏塑出愛的形體,寄放在他們攜手的家。

獲知消息簡略推算,小傢伙該會在年底左右來到世上,估算月分時,他們幾乎心中一震。

十二月,那個在記憶裡等同冰封的日期,儘管他們度過相愛後的第一個聖誕節,妹妹送了親手繪製的卡片,可那一串數字畢竟在回憶如影隨形了多年,每一次重複在腦海,依舊生離死別,汩汩流血。

 

十二月。

12.19.97

 

是不是啊,一如他們深愛,時間願意疼惜,願意將生命的傷害修補,並且,提醒他們重拾對季節的祝福。

 

──Oxfords not brogues。

 

「小寶貝,爹地和爸爸都很期待跟你見面哦。」


不要怕,我們永遠都會保護你。

輕撫尚且平坦的肚皮,小騎士如斯喃喃,唇邊啣著笑意柔軟。身旁,老紳士靜靜凝視須臾,旋後伸出手,掌心覆在小騎士手背,暖熱的體溫底下,一個小生命正在慢慢成長,如若嚴冬雪化,春日一點一滴、將要發芽。

只要願意,再寒冽的天色仍有一朵陽光,終將在眼底、在心壤綻放。


確定受孕時,胚胎已發育數週,他們的婚禮也在春天盟約,雖然腹部的孕徵尚不明顯,但聆聽誓詞的時候,他們牽著彼此的手,小騎士另一只手輕輕拊在肚肚,猶若對小生命輕輕耳語:從今天起,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喔。

而老紳士簪在禮服的素雅胸花,如同那句花語吾愛永在,靜靜見證他們一生一世的承諾,在寧煦的春光中溫柔盛開。

 

一個人,兩個名字,將來,會是一家三口。

 

從一個胚胎長成胎兒需要多久時間?

對他們來說,彷彿只是一眨眼。


第一次檢查,掃描出來的小東西像是一顆小葡萄拉得稍長,他們盯著螢幕許久,隱約能看出小手小腳的輪廓。無論對於老紳士或小騎士,其實還沒有幾分真實感,至多便是小騎士最近更衣時,好幾件衣褲不太合身,體質改變、加上避免較劇烈的訓練,肌肉線條漸漸軟化,食慾倒還沒有太大變動。

第一次聽見胎兒心跳又是幾週後,他們委請醫師將那段心音錄下,快速的怦怦聲聽得他們不禁屏息,心跳隨之加速。那是天使的初次啼聲,一聲即是一生永恆。

是不是比前一回長大了一點呢,器官開始運作了嗎,爸爸盡心照顧爹地,所以,小寶貝也要乖乖吃飽飽睡飽飽喔。

此外,每天醒來,他們會笑著多說一遍早安。


只是,再過幾週,小傢伙出生後才要吃的乳汁,這陣子已能自小騎士乳尖擠泌些許。量不多,若是同在家,老紳士往往樂於協助處理,宛然預習以後替小騎士紓解,細細舔飲那幾滴奶液,再向下親吻隆起的肚皮。

儘管在螢幕上還未能把那雙小手細看,可那兩只將來要牽著他們的手,時間已捏出指紋,世上幾十億人口,那就是唯一無二的身分證。


有幾次檢查,小傢伙在超音波畫面上像是扮鬼臉、吸拇指,他們才曉得,這個要在小騎士肚子裡住到冬天的小朋友,不是只有吃和睡,原來每天還忙著跟自己玩呀。

除了這些遊戲,再長大幾週,醫生告訴他們,小東西可能會喜歡玩他在世界上的第一個玩具──臍帶。所幸,小房客不至於讓自己在遊戲中受傷。

不過小騎士向老紳士另外發表房東的看法。「我覺得我才是他第一個玩具。」一次夜半腳抽筋,老紳士起身按摩,小騎士齜牙咧嘴地聲明。

那時期,不僅小騎士感覺到,老紳士也曾摸著幾回胎動,似乎一下勝過一下清晰。以玩具的觀點來看,這小子現在是把他爹當成足球在踢,等出生之後一定要叫他老爸接手當球。反正,他們本來都有球。

有幾次,他們嘗試在小傢伙運動時喊他、對他說話,小寶貝,你好哇,你今天有沒有睡飽,爸爸和爹地在這裡唷。

有那麼幾趟,小傢伙碰巧又踢了一兩下,老紳士與小騎士喜上眉梢視為回應,哪裡管小朋友也許是說「噢,你們兩個大人好好笑。」或者小糾察隊吹哨「嗶嗶!你們剛剛偷親親,不要以為我看不到。」因此敲敲肚皮抗議,由此可知,雙親從小即是小人的大玩具。

時間慢慢過去,不必仰賴檢查,藉由聽診器,他們已能清楚聽見小傢伙的心跳聲,怦怦,怦怦,一個人身上有一大一小兩顆心跳,那真是無以言喻的奇妙。


不過,以往兩個人相擁美好的溫熱,在同時擁有兩個人的體溫後,經常會有些過熱。

幸而業已揮別夏季,小騎士不再心心念念卻得節制冰品──只是,這不代表老紳士不必臨時出門,因為他們家的小朋友還有更多想吃的食物。

畢竟一次養兩個人的胃口,多攝取點營養也是好的。

小騎士已鮮少孕吐,老紳士假若得空,也願意為大小家人下廚。至於小騎士變得鍾情於牛奶這一點,魔法師曾不止一次調侃,至少小王子的身高遺傳老紳士的機會較大,說不定小騎士也能再長高幾公分。

而體內有了小生命後,小騎士的職務暫轉為內勤,代號不變,可小東西的暱稱日新月異,一半以上的內外勤都取了最少一個綽號,還有人乾脆稱呼迷你Arthur、迷你Galahad。工作上,除非老紳士出差,然則他們每天都會和小傢伙說話。

偶爾,胎動會在魔法師談話中出現,這時小騎士便像個好學生舉手,無辜地偏過頭。


「Merlin,寶寶說你剛才那句不是好的言教欸。」


為了保持良好胎教,魔法師只得嚥下湧至嘴邊的指摘,附帶更俐落的白眼。


雖然體能從來不差,但終究多負荷一個人的體重,漸漸,小騎士不時上樓會有些喘,老紳士盡可能提供幫助,小狗基本上改由他獨自照料。對於不久後將來到世上的小家人,他們盡量讓家庭成員熟悉,包含應是小傢伙第一個玩伴的狗兒。

他們也時常念故事給小傢伙聽,播放的音樂是各自的品味,不曉得是不是被稱為小王子的緣故,老紳士捧書朗讀時,小騎士能明晰感覺到胎兒的翻滾,儼然表達親切的喜悅。

確知小王子的性別後,他們從母親家繼承了不少妹妹的嬰幼用品,購入最多的仍是食品,同僚們陸續的贈禮累積了可觀的數量,魔法師和女騎士更似較量地採買。


「我可是小柯基的教父。」


推推眼鏡,魔法師每回刷卡的理由冠冕堂皇,購物網站已固定在平板的列表上。


據說胎兒這時期開始可能會作夢了,雖然無法推敲夢境內容,但他們睡前會向小傢伙說晚安,希望小寶貝做一個可愛的好夢。隨著週數遞增,小騎士的肚子也愈來愈圓滾滾。


「天啊我看不到自己的腳了。」


一次外出更衣時,站在穿衣鏡前的小騎士托著孕肚,沉甸甸的重量無比真實。彼時,縫有拉鍊的褲子都屬於老紳士,為了行動方便,小騎士的衣物改為能輕鬆穿脫為主,外勤的西裝暫且收起,他已記不得前一回穿在身上的觸感是如何。

倘如在場,老紳士會讓小騎士坐在玄關的矮櫃,親手替小丈夫套上襪子、繫上運動鞋帶,KSM的皮鞋儘管材質極佳,可走得稍久仍會使小騎士腳疼。


「Love you。」


穿好鞋子,小騎士總會扯過老丈夫的領帶,輕啄那張迷人的薄唇作為答謝,也因此出門前難免又磨蹭一陣。

由於活動上日漸吃力,他們的生活出現另一項改變──無論是否在家,小騎士會盡量把握時間午睡。

好幾次,魔法師推開辦公室門,老紳士不是坐在辦公桌前,而是端坐在茶几旁的長沙發,小騎士舒服地枕著老紳士的腿補眠,身上的毛毯勾勒出圓圓的肚子,依隨毯子的顏色變換成各式口味的冰淇淋。

體力的消耗之外,如廁及沐浴也不若以往容易,老紳士盡可能抽空替小騎士洗頭,家裡的浴室也加裝了扶手提供支點,小騎士曾打趣這項裝置無須拆卸,等他們老了剛好再度使用。


小傢伙繼續長大,小騎士的腿時常水腫、腰也痠疼,老紳士每天都要幫忙按摩數回,偶爾比較舒服了,小騎士還會以腳尖撩撥老紳士,看對方一臉拿你沒辦法的寵溺神情,樂得哈哈大笑,最後以親吻補償。

尾聲幾週,除了醫院,小騎士基本上便待在家,工作不急的話,老紳士也會在家陪伴。若對小狗說「弟弟快要來了哦。」狗兒會開心地搖尾巴,繞著擺在客廳的小搖床轉上兩圈,仿如歡迎的儀式。


足月的小朋友隨時可能降生,親友每天打賭。隆冬的城市飄雪,無論屆時是否出生,今年都是小傢伙的第一個白色聖誕。

日曆揭幕十二月十九日,約莫注意力聚焦在小生命,較之曩昔,這天的憂傷氛圍沖淡許多。母親換了一束鮮花在父親的相片前,電話中,她提及轉告生產的消息,請他護佑一家人平安健康。


「不只外公,爺爺奶奶也很期待聽到你的聲音。」


輕撫小騎士的腹部,老紳士的語氣好輕好輕。旋後,肚皮隱約拓出一只小腳印,巧合得如若答覆,在他們心中真摯地清楚。


平安夜當晚,斷斷續續襲來的陣痛,有點像吃壞肚子,但絞痛的位置不在腸胃。他們趕往醫療部時,連線彼方,同事們還熱切地下注,魔法師押注聖誕節,原因則是魔法教父自稱與小教子心有靈犀。

知道不該罵髒話,但這晚終究破戒了,小騎士抑揚頓挫的FUCK連發,此刻,老紳士已無暇顧及禮儀,緊緊握著小騎士的手,臉上滿滿是憂心。


 ã€ŒHarry……!」


「我在這,Eggsy,會沒事的──」


再不要鬆開手那般,老紳士輕吻著小騎士掐得發白的指尖,啊假使真是祝福的節日,別教所愛受傷,讓家人都能夠回家,不要沒收生命裡的陽光。

孩子是下凡人間的天使,而他們要牽著他的手,走一輩子。

 

於是,十二月二十五日這天,生命給了他們最美好的禮物。

此生此世、最無價的寶物。

 

第一次,身分中更新了「父親」這個稱謂,那比他們擁有的代號更加動人。此後,他們經歷了更多的初次體驗。

第一次懷抱自己的孩子,第一次哺乳,第一次換尿布,第一次因孩子笑而笑哭而哭,第一次給新生兒洗澡穿衣服,第一次親吻嬰兒的小臉蛋……儘管從前小騎士曾幫母親照拂妹妹,然而面對自己的孩子,他們均是新手,無論老紳士曾搶救過多少幼兒,同樣無措。

幸而,小傢伙是在眾人的祝福中誕生的孩子,親友無不盡其所能提供協助,小小的生命也是上蒼帶給他們的奇蹟,無論以誰的愛為名。

 

他們給小傢伙取名Will。

不是William或Willard的暱稱,就是Will。願意,願望,在聖誕節這日,他將是他們永遠的守望,永遠不熄的光。


「We will always love you。」


在小寶寶額上輕吻,老紳士與小騎士相視而笑。


I do。I will。We are。

Family。Home。

Love。


過去、現在、未來,他們會一直都在,一如愛。

 


時間不曾停止流動,生命仍然慢慢成長,花香栽下陽光、薰染微風之後,又將吹落一朵朵雪色,一年四季,如是倏忽也漫長,他們猶然在同一座天空之下仰望。


「嘛啊啵──」


一只小胖手捉著桌沿,另一只小手揮呀揮,小腳丫踏著啾啾鞋,在大人眼皮下展開逃亡大業的小娃娃,伸手想抓蛋糕上的蠟燭,下一秒便給抱入家長懷裡,下一分鐘又讓誰抱了過去。

一會兒戴上聖誕小帽子,一會兒換成老公公的紅外套,壽星大爺這會兒不高興了,噘起小嘴巴哼哼,一雙肉呼呼小腳蹬啊蹬,要下來自己爬。


「你愛生氣耶,小不點先生,爹地在整理聖誕樹,大家給你好多禮物哦,我們切完蛋糕再來看你收到什麼。」


「叭喔,DADA──」


女騎士將小娃娃還給好友,假裝失望地去餐廳找騎士導師。小騎士鼻尖蹭蹭小寶寶,襯衫領口又被小傢伙捏皺,素色的羊毛衣和老紳士是相同剪裁,等小朋友再長大一點也要做一件。

茶几上的蛋糕出自母親的手筆,妹妹以巧克力醬寫了歪歪扭扭的生日快樂,還畫上好幾個笑臉及愛心,蠟燭倒是只有一枝,符合小王子的年齡。

他們也邀請了幾位好友共進晚餐,工作中的同袍也寄來禮物,其中又以魔法師的贈禮最重。

聖誕樹佇立客廳牆隅,上頭點綴了許多亮晶晶的裝飾,未及一名成人的身高,但下方堆了好幾個禮盒,一兩件包裝較簡單的,從外觀臆測應是大型玩偶。小傢伙目前擁有的布偶,已足夠他們經營一座動物園,海陸空兼備。

母親在廚房和魔法師交換煮茶的心得,不同的咖啡豆適合哪一款茶點,以及如何製作小朋友會喜歡的營養餐點。餐廳,小狗好奇地看著妹妹分配餐具,今天牠的項圈繫了一顆鈴鐺,依隨腳步叮鈴叮鈴,彷彿敲響一首首節慶歌曲。


「PAPA啾!」


帶小傢伙去看聖誕樹,小寶寶咿咿呀呀向老紳士討抱,小騎士佯怒在小臉頰用力親一口,軟綿綿的笑聲溢滿奶香。


「小不點想不想放星星?來,爸爸教你怎麼放。」


將小娃娃抱過懷中,小胖手立即捉著星星飾品,老紳士輕輕拉著溫熱的小手,細心指導小傢伙把星辰安上樹尖,恍惚擦亮一顆共同的心願。


「吱──噠。」


「對,star,和小不點的名字一樣是四個字母,小不點喜歡星星嗎?」


小寶寶伸出圓圓指頭,投向星子的目光萬分專注,老紳士逐一介紹其他纍纍果實,雪花一般的球球、聖誕老公公的拐杖、彩帶可以變成雪橇、襪子裡面會裝好多糖果餅乾……


「這顆星星是外公和爺爺奶奶送給你的哦,小不點。」


摘下一只小精靈吊飾給小傢伙玩,小騎士捋好幾綹翹起的金褐色髮絲,聽著軟綿綿的寶寶語,每一朵俱是無瑕雪華,融化在他們心上。


「來切蛋糕吧。」


將吊飾掛回聖誕樹,老紳士騰出一只手整理小騎士的衣領,收穫對方俏皮的眨眼,以及印上臉頰、一枚踮起腳尖的吻。


「嗚哇噢──」


像是模仿自己的名字發音,小傢伙指了指星星又指向吊燈,圓潤指頭也恍惚星光,在他們眼底純淨地明亮。


「生日快樂,小不點。」

 

生日快樂,小寶貝。

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謝謝時間讓我們陪著你慢慢長大,謝謝你讓我們完整一個家。

 

We will always love you。

Our son。

Our sun。

 


 

 



×Fin




不知所云記:


是之前說過本子四篇新番中的、小柯基今年的生日賀文,另外三篇就只有本子裡能見到了咩嘿XD

最近才和朋友聊到,HE太魔性了我以前哪裡想過寫生子文呃呃呃可是好想讓蛋生蛋於是──(艸)決定小傢伙生日倒是沒有太久,私心希望聖誕節能在他們心中重生一番溫暖的意義吧,但名字是真的猶豫了好久"Orz從小狐狸太太的文得知叔叔的長子名為Will,後來把西方男性名字翻了一遍,也是考慮許久,還是決定Will。畢竟是這樣的一個日子呀,在時間裡還能夠願望,生命還得以希望。就像文字也是一種許願吧。

雖說比較喜歡安靜一點的白色聖誕,但因著小生命,今天繽紛一些也可以微笑的吧。

謝謝每一位臥底小夥伴,謝謝願意喜歡一家三口的每一個你。如果願意,請繼續陪著這孩子長大>艸<///

生日快樂,小柯基:)





评论(11)
热度(30)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