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這篇是baby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多想把美好的都給你,比如陽光,笑臉月亮,每一顆許願的星星,以及一起的時光。)

 

(因為,你是我們最美好的美好呀。)

 

 

 

手裡還緊握著夢想的時候,無論仰望天際或將蠟燭吹熄,眼睛裡依然是你的臉孔倒映。而當時潮慢慢流過,站在時間的河水,掬起一捧星輝,滴落指尖有多少是千瘡百孔的眼淚,你的心啊,若果沉入河底,是不是能將苦澀的傷痛的孤寂的都咬成真珠,走過那些痛楚,縱使跌跌撞撞著每一步,也能為生命祝福。

為你,番番是福。俾爾遐福。

 

如何把分享衡量呢?說穿了,不過是社會的無聊測試,屢試不爽的往往不是吸手指的小人,而是十之八九要玩上一遭的大人。

尚在口腔期的五個半月小寶寶,雖然對奶嘴沒有特別偏好,偶爾興致一來才會咬著人肉奶瓶玩、大致上可以乖乖吸奶,但讓大人們抱著時,若不想玩玩具或咿咿呀呀發號施令,大拇指就成了最方便的棒棒糖,無須調味,奶香即是最純淨的甜美。

 

「小不點的大拇指是香噴噴雞腿,對不對?看起來好香好好吃哦。」

 

早餐後,他們乘車前往總部,老紳士穿上嬰兒背帶把小傢伙固定在懷中,身旁的小騎士一會兒拿玩偶逗弄,一會兒給小腳丫搔癢,讓爸爸抱著的小娃娃樂得咯咯笑,捉住狗狗布偶玩了頃刻,旋即又咬咬鼻子咬咬尾巴,用滿滿口水在喜歡的物品標上記號。今晚回家,狗兒已預計要送進洗衣機洗澡。

 

抵達不久,先是內部簡要的例會,大致回報及分派了幾件任務,小傢伙乖乖待在爹地懷裡,吃拇指同時一雙大眼睛滴溜溜地轉。在場的叔叔阿姨們已見過若干次,並不是太陌生。

待會議結束,女騎士繞過長桌,借玩偶逗逗小王子,小娃娃以尖而高的歡笑表達喜悅,比起鬧鈴,大約更近於警鈴。

 

之後,和其他同事討論完畢的魔法師走近,小傢伙揮舞著布偶討抱,魔法教父樂得接過。看小教子吃手指吃得小嘴巴嘟起來,輕輕捏住肉呼呼小手,小寶寶當即轉過頭,繼續吸了拇指幾口,隨後抽出黏答答的指頭,「啊啵──」食指貼在教父嘴唇要請客,不過大拇指還是他的。

 

「謝謝你,小柯基,你爸爸還有你爹地只有闖禍了才會送我東西。」

 

在柔軟的小手背印上輕吻,答謝小王子的心意,魔法師狀似感慨地睞向會議桌邊的同僚,老紳士從容地端起業已見底的茶杯佯裝品嘗,小騎士低頭忙著調整錶帶,猶若排除在魔法師的話題。

給抱著的小寶寶看看雙親、再看了看教父,自然不懂得具象和抽象的擦屁股有何分別,此時無聲勝有聲,旋又含住圓圓大拇指,自得其樂地吸吮。

 

「Merlin,麻煩你照顧小不點。」

 

以訓練為由離席,老紳士與小騎士親親小傢伙的水蜜桃臉頰,小娃娃笑得躲起小臉、趴在魔法師肩膀,約定一個鐘頭後回來,晚一點再一道午餐。

 

「小不點好像只會給Merlin吃手欸,只有換尿布才讓我咬他的小豬腳。」

 

揀了一間無人的健身室,將西裝外套掛在壁鉤,小騎士想了想,不覺有些吃味。捋起衣袖、稍稍鬆開領結,老紳士聽著淺淺揚起唇緣,倒也不是親疏有別,不過小傢伙確實只把手分享給魔法師,那可是雙親也僅能垂涎的殊榮。

 

「因為你抱小不點的時候他可以吸奶而不是手指,親愛的。」

 

似是而非地推出定論,如預料收到小騎士吐舌頭的鬼臉一枚,老紳士想起出門前才給小丈夫的胸衣換過墊子,視線意有所指地掠過顯得緊繃的襯衫,雖然他親手改過尺寸,但尚在哺乳期,胸口的衣釦仍繃得宛然要彈落。

對於如斯灼熱的目光,小騎士霎時感到耳廓微燙,可也不遮掩,稍稍扯出襯衫下襬,清清喉嚨,挑釁扔下一句「你沒吸到所以骨質疏鬆了嗎,老人家?」旋即撲向老丈夫,兩個人半真半假地出招拆招,說是格鬥,毋寧更像是一番撩鬥。

 

目前目後,一左一右,忽上忽下,或輕或重。

是手腳、腰腹、髮梢,體溫與氣味,眸色,意識,心跳或者同步,一次眨眼即是轉眼。

每一步皆是路,每一回轉身俱是舞。

每一刻凝視,都只為你注目。

 

伸手連帶一場翻滾,老紳士撐起雙臂跪地俯身,小騎士索性雙腿盤了上來,以令人赧然的姿勢緊緊相依。

 

「你今天好像還沒給我早安吻哦,Mr. Hart?」

 

許是模仿八爪章魚,留心著不要讓鞋底踩髒了襯衫,小騎士托著老丈夫的臉,指腹輕輕擦過迷人的薄唇,既能夠深情款款耳語一句句情詩,同樣能以各式語彙致人於死──無論是談判桌上的角力或任務時的試探,在他們家主臥室的床上,僅僅情潮時的話語,便足以將理智全然覆沒。

櫛開小丈夫些微散落的額髮,老紳士留意著別在一些部位點火,那雙綠眼睛盈著幾分頑皮幾分親暱,映在他同樣毫無保留的眼底,是不是啊比心更靠近。

 

「早安,Mr. Hart。」

 

低頭輕輕一吻,在微熱的晨光中,他們心跳、呼吸,一切前進著的都安靜下來,惟彼此勝似永恆清晰。

 

在我眼睛裡手心裡,溫暖的都是你。

我親愛的啊,來,親親。







×Fin




不知所云記:


送給仍在哈蛋的臥底小夥伴們:)





评论(27)
热度(37)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