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heart - 小段子8

  


15. 紳士的表明心跡?

 


答應或否定,靠近或遠離,誰與誰執手了命定啊,如果是你,我都願意。

  

夜靜更深。

手邊的工作暫告一段落,將整閱好的信件寄出,紳士瞥了眼時間,距他和小騎士道晚安已兩個鐘頭,這時候,枕邊人該是睡下了。

闔上書房門,屋子儼然轉瞬闃寂,但並不冷清。

 

疇昔,他的睡夢是不點燈的,床板後的手槍即是黑暗中清醒的星火,除了帘子隱約渲染的微光,這棟房子模模糊糊只有他獨自的呼吸。

不過,現在,他們會在樓梯間給小狗留一盞夜燈,若是偶爾晚歸,主臥浴室也往往亮著小燈。家裡有了另一個人的體溫,那是時光裡最溫暖的廝守,並以一生攜手。

 

然而,紳士推開房門時,儘管如預料一室謐靜,以及沐浴過後的清淺香氣,可床頭燈暈黃,男孩趴在被褥上偏過頭來看他,薄潤的綠眼睛在燈光下格外璀璨,看在紳士眼中,恍惚情潮暗湧。

 

「怎麼還不睡,Eggsy?」

 

褪下紅睡袍懸掛衣架,紳士走近大床同時詢問。男孩仍是一言不發,雙眼直勾勾地注視,小腿曲起輕晃。紳士留意到對方猶穿著睡袍──或者更精確地說,只穿著那件紅袍。

 

「Harry。」

 

待另一半在床沿坐下,男孩終於開口,維持抱著枕頭的姿勢,呼喊啣著一絲撒嬌的軟糯。紳士自然捕捉到其中的弦外之音,淺棕雙眼稍稍覷起,看上去多了一份銳利,可眼底的溫柔終始如一。

那顆枕頭不是他們平日的寢具,不僅枕套印滿大大小小的愛心,連輪廓也是隱隱的心形,上頭的單字簡潔有力,一個幾乎滿版的Yes。

 

Yes。

Yours。

 

眼色微闇,紳士注意到那件堪堪遮翳臀瓣的睡袍下、男孩精實的大腿根部,一片濕潤水澤,燈光般融化。至此,下一步已不言可喻,萬事皆備,只欠執行。

 

「Please?」

 

Fuck me,please。

 

 

 


16. 紳士的擺明心機?

 


幾天後,男孩結束出差返國,和紳士在玄關拉拉扯扯一場綿密熱吻,接著上樓洗浴。他在飛機上吃了一點,倒不是太餓,比起食物,更想念的是與紳士一起,無論用餐或閒談。

是故,踏出浴室,看見大床上那顆心形枕頭時,男孩微怔片晌,毛巾按在頭上,髮梢的水滴落在腳背,剎那漣漪了冰涼。而心上一燙。

 

「──嗯?」

 

眨眨眼,以為看錯的男孩疑惑地挑了挑眉,原來頑皮地想翻面,卻發現應是空白的枕後、也印上了方方正正的Yes……

 

 

──FUCK ME。

 






×Fin




不知所云記:


前幾天看到臥底小夥伴貼了Yes枕頭,想到曾看過太太畫兩面都是的,超級可愛>艸<





评论(16)
热度(27)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