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這篇是兩歲多的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口腹之欲?啊那是因為,我只想要你。)

 

 

 

是肚子飽飽的或者心靈滿足了呢,是回憶挨餓了抑或夢想營養不良,若是童年蒼白如疾,來年能否繪上一筆筆色彩,將生命一步步療癒。以愛之名。

 

雖則小王子身上擁有國王與騎士的影子,但他們盡可能避免重演那些受傷的歷史。

由於父親辭世,家中頓失經濟依靠,母親在濃稠的悲傷中仍得想辦法工作,小騎士自幼便常是一週裡落掉好幾頓飯,甚且獨自看家的假日,僅有吐司餅乾果腹。

個人的飢餓倒不是無法忍耐,然而為了讓妹妹獲得需要的養分,他只好更頻繁地扒竊,只為了添購一包尿布或一罐奶粉。

 

競爭騎士的冠冕時,興許是他長久以來終於吃飽的一餐。

而第一次嘗到老紳士的手藝,小騎士在顧及用餐禮儀之餘,只差沒將餐具也吞進肚裡。他的導師絕對無法想像,他是費了多大的力氣,才成功克制住把盤子拿起來舔乾淨的衝動──更甚,跪下來咬開老紳士褲鍊的悸動。

 

當然,廚具能成為武器這點,小騎士不僅融會貫通更學以致用。

他們在一起生活之後,老紳士已數算不清多少回,三餐或點心總在廚房貽誤了時間。因為他決定主菜多加一顆蛋,多點油灑些糖,添幾許冰塊或水果也無妨,圍裙能使烹調技藝更為超群,冬夜裡釀一杯酒香溫暖身體。

 

「不行、我吃不下了……!」

 

「啊,可是你的小嘴還緊緊纏著我哪,親愛的。」

 

某次遊戲獎懲的女僕裝,坐在老紳士腿上的小騎士只能無尾熊般攀附對方,櫻桃口味的薄套其來有自,緣由是裝扮的初次嘗試,老紳士選擇以此誌之。

 

其實,能一起坐著吃飯,也許只是安安靜靜凝視彼此,眼底輕輕的笑意就足夠下飯。

 

雖然工作性質使得用餐時間難以穩定,但倘若能偷空早退、或一同排到了休假,老紳士和小騎士習慣一起回家做飯。在超市裡將日用品放入推車,斟酌是否嘗鮮新推出的調味料,到家時可能提著大包小包,小狗擺著尾巴迎門,不留心踉蹌、偷偷買下藏在褲袋的塑料膜因而滑落地面……

這些生活的足跡,是他與他呀向彼此慢慢走近,執手走進了生命。並肩的影子在陽光下像是一扇門,通往攜手的將來,通往一個家,一起撐傘的雨天終能明亮。

 

當吃飽不再是問號、固定了一起吃飯的對象、餐桌禮儀業已熟能生巧,那麼,需要偶爾變化的或許就是餐點內容了。

儘管兩人分工下廚和清潔,但老紳士為另一半煮的菜往往會多一些。獲悉小生命的存在後,小騎士掌廚的機率更是大大降低,有時指定某幾道料理,似真似假地聲稱是孩子想吃的口味,老紳士搜尋食譜凝眄研究,最終成品也還能有七分像。還在肚子裡的小傢伙胃口偶爾像爹地、偶爾像爸爸,有幾次他們討論調酒的步驟,胎動明顯如若附議,小騎士輕撫肚皮取笑小酒鬼,出來了有奶瓶無限暢飲,長大可別接管老紳士的酒櫃。

 

所幸,小寶寶出生以後不怎麼挑食,從母乳、配方奶粉再到副食品,小娃娃大多能保持良好食慾,吃小手小腳丫也是小事,學會爬行之後每件物品都要放進嘴巴才真是大麻煩,長牙時餵奶更是如履如臨。

嬰兒時期的小饕家,漸漸長成幼兒,喜歡的遊戲之一即是煮飯。下了餐椅的小客人,搖身一變擔任家家酒大廚,餐點一律由老闆請客,假如大人要「肉償」,被親吻臉頰的小人會咯咯笑著露出小白牙,回以軟綿綿的一聲唔嘛,真不曉得是誰吃了誰的豆腐呀。

 

「小不點資玉米湯湯──」

 

從裁縫店離開,途中他們去了超市一趟,甫到家,自告奮勇幫忙的小傢伙咚咚咚跑進廚房,小狗也跟著追上。

怕刀具傷著了好奇的小朋友,小騎士趕緊撈回小娃娃,帶去廁所仔細把手洗乾淨,再次踏入廚房時,老紳士已將所需食材擱於流理臺,其餘食料也收拾完畢,正準備處理數根黃澄澄玉米。

 

拉著小傢伙的手,小騎士注視老紳士捋起的衣袖,裸裎的小臂精實迷人,那雙大掌的熱度是如何將他灼傷,甚至指間薄繭均能細數。

而他們的婚戒,縱使未顯乎外,可於心安在。

 

「玉米變魔法的時候被看到就不好吃了,小不點帶J.B.去客廳,試試看變出另一鍋玉米濃湯?」

 

轉開水龍頭,老紳士著手清洗同時回過頭交代,小娃娃點點頭,他有好多好多黃色球球可以做魔法湯。

 

「小不點跟PAPA會玉米摸法!」

 

「噯,不只小不點跟爸爸會,爹地也會玉米魔法啊。」

 

繫上與老紳士相同花樣的圍裙,小騎士向小傢伙眨眨眼,打算一展廚藝。原本要朝客廳去的小小孩卻停下腳步,盯著圍裙須臾,最後有些疑惑地偏過頭。

 

「為什摸DADA圍局有專衣服?」

 

小傢伙記得、之前看過好幾次,爸爸穿衣服沒有穿圍裙,爹地只穿圍裙沒有穿衣服,就可以煮飯還有吃飯了──

 

 

把眼睛摘下的時候,老紳士和小騎士聽見了魔法師無聲的咒詈,摔碎的不僅馬克杯,還有他們早已蕩然無存的尊嚴。

 

 

「……你們給我向小柯基下跪道歉。」







×Fin




不知所云記:


於是夫夫下次就嘗試了玉米保鮮膜(何)





评论(12)
热度(29)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