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這篇是一歲多的小柯基~標題君可能顯示不出來,加號後面是奶瓶,內含大量蛋奶(?)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Sweet tooth?Sweet heart。)

 

 

 

生命中千千萬萬酸甜苦辣,如何啊待到淚水淡結成疤,曾經只能獨嘗的每一滴鹽,是不是已能在節日裡鋪滿一方屋頂,晶瑩為一朵朵糖霜,並在哪一雙仰望的目光柔軟地融化,如夢昇華。

 

啊,若果苦盡甘來,那是因為,我有你呀。

 

 

生理的糧食,心理的食糧,每一口都懷抱感激地,細細將靈魂餵養。

小傢伙仍在小騎士肚子裡那時,老紳士比曩昔更注重營養的攝取,烹調上也更著重健康。家中的酒櫃暫時封鎖,偶爾真是饞極了,小騎士便從老紳士唇齒間偷幾絲酒香,淺嘗輒止,雅人深致,俱如飴甘之。

 

然而,計畫終究趕不上變化──有時,老紳士大費周章完成的餐點,甫端上桌,小騎士甚且未碰一口、僅僅是嗅見了,下一秒就得向馬桶報到,毫無預警的,什麼也沒吃就要把自己掏空了。自此,縱使往昔百吃不厭的菜餚,在孕吐面前,也只能含淚揮別。

雖說如此,這般難受的情況卻也非屢試不爽的咒詛。有幾次,或許肚子裡的小爺心情好,乖乖睡覺不踢不鬧,恩准老爺和大爺安然飽餐,無須被動絕食。對於小王子的恩賜,真要感激涕零。

 

噯,都說大人口味難辨,分明小人的胃口更難以捉摸,但也只能大人不記小人過,等十個月後出來了再打屁屁,這點不容分說。


至於大人的打屁股?

嘛,這何消說。

 

而儘管他們十分注意飲食,給小傢伙餵奶這件事,一開始免避不了遭遇許多困難。

起先母乳尚且擠不出,小騎士休息時,老紳士便沖奶粉餵小寶寶,但大約摟抱的手勢太僵直,小娃娃往往吃沒幾口就呸掉奶嘴哇哇大哭,更甚直接吐奶,令兩位新手奶爸手忙腳亂。

之後,奶量慢慢上來了,展開親餵練習。最初小傢伙含不太牢,小騎士也還不懂掐捏胸脯控制流量,小寶寶因此嗆著了好幾遍,他們又慌忙向嚎啕的孩子道歉,小心翼翼餵奶拍嗝,換尿布的心情比任務中剪斷炸彈電線更如履薄冰。

 

每一次犯錯都是學習,關於哺養一個小小生命,以及成為一位父親,擁抱並守護一個家庭。

 

日子漸漸前進,他們熟練了哺育小嬰兒的步驟,包含換尿布時如何不被小鳥鳥射尿。幾週後,不僅小騎士能一手抱著小傢伙餵奶、一手敲打手機給母親回訊息,老紳士對於泡奶粉也駕輕就熟,將小娃娃抱在懷中,奶瓶傾斜的角度不時微調,小寶寶乖巧地吮吸,那雙綠嫩嫩的眼睛直勾勾盯著他,頃之,恍惚地久天長。

 

當然,為了確保小王子長得頭好壯壯,不止母親、同事朋友們也經常送來補給品──尤其魔法師惟恐小教子挨餓,配方奶粉不是一罐一罐,而是一箱一箱宅配到府,老紳士和小騎士看了真是哭笑不得,笑說這麼吃下去,小傢伙還沒長成大力士,大概要先養成大胃王。

所幸,先天基因優良、後天養育有方,小寶寶一路長到週歲,生長曲線都在正常範圍。甜甜笑臉不含糖,是天然純淨的小太陽。

 

也是在一歲後,他們讓小娃娃慢慢戒掉母乳。雖然睡前仍會趴在爹地胸前撒嬌,小騎士幾次因著孩子啼哭差點妥協,老紳士便將小傢伙抱過來哄睡,輕拍背部與小屁屁,知道爸爸不會給奶喝的小王子斷斷續續地哼哼,最終不敵睡夢的逗引,閉上眼睛,在夢中抱緊最喜歡的大奶瓶,咕嚕咕嚕,連口水也是滿滿奶香。

 

小人的斷奶問題看似消解,可大人的退奶難題,終究仰仗時間疏解。

多方調養下,小騎士稱得上奶水充沛,這一年裡,每常小傢伙一哭,胸口旋即自動濕潤一片,老紳士因此多裁了幾件胸衣讓小騎士替換。畢竟最清楚枕邊人胸圍的變化,小騎士尚在孕期,老紳士已親手製作數款,不止協助穿戴,更幫忙在脫下時解開勾釦──或者,還有其他鈕扣。

是故,小騎士未退完的乳汁仍由老紳士消除。這點倒是簡單,小騎士早在懷孕期間即分泌乳液,彼時老紳士搶先孩子品嘗,是他們之間限時的情趣,自然得把握時機體驗。

 

雖則扣除了母乳這項食物來源,他們並未因此疏忽小傢伙的口腔清潔,睡前定要仔細以乾紗布擦拭每一顆小牙齒,再以乳牙牙刷畫圈圈般繞過。程序貌似容易,但小娃娃不喜歡被固定著刷牙,時常掙扎著想溜逃,他們得狠下心來在孩子的哭鬧中完成作業,這對老紳士和小騎士而言,何嘗不是另一種成長的功課。

可是,也是在大大的哭聲與笑聲裡,小小的生命一寸一寸長大,疼痛之後,學會療傷和預防,有一天,就能飛翔。

 

「噗跌該!」

 

這日,一家三口一早抵達總部,一歲四個月的小傢伙嚷著要開門,兩只小腳丫踏得搖搖晃晃,屁顛屁顛跑在前頭。不過,還未碰著門把,就讓中途攔截的魔法教父抱了起來,老紳士和小騎士走在後方,聽著魔法師與小娃娃對話,上一刻話題是今天的早餐,下一秒不知為何討論起家中的布偶,稍後,魔法教父也許又要變出什麼玩具吧。

 

走在長廊,老紳士聽著魔法師簡短匯報幾件工作,小騎士牽著小傢伙邁出一步一步,軟糯的數數聲柔軟了冷硬的分析,連同窗影與早晨的微涼空氣。

然而,魔法師沒有遺漏上司試圖掩飾的表情,進一步詢問原因,獲得可能是牙痛的理由。看著老紳士並不明顯的蹙眉,憑著二十來年的交情,魔法師明白對方該是忍耐了一陣子,立刻在平板上滑動幾下,預約了下午的牙醫門診。口頭告知後,驟忽想到什麼,微微瞇起眼,視線投向走在前方的小騎士,再慢慢地、凌厲地轉回老紳士身上── 


「……你們睡覺前有沒有確實刷牙?」

 

簡潔有力,一語中的。

 

從今天起,大人和小人一樣不准吸奶瓶。







×Fin




不知所云記:


蛋奶好喝好營養oqo/←

我記得昨天夢見哈蛋&柯塔,可是醒來後完全不記得內容,何等悲劇ˊ_>ˋ





评论(38)
热度(45)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