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Bittersweet - 下

 

總是在不知不覺間,時序換季,溫熱涼冽,開落盈缺,繽紛素淨,咸依循各自的軌跡。春夏秋冬,亦如若生命的四季,但有時誰未出席誰先離席,放晴的日子也可能下雨,當嘆息將時流漣漪,水面還能否綻放一座彩虹的倒影。

 

而陽光,是不是能一直在心底,未嘗遠去。

 

從獸醫院帶狗兒返家,途中斷斷續續飄起了雪,到家後紳士立即調開暖氣。打開籠子讓小狗出來,小病患被醫生餵了點藥,因此顯得病懨懨的,腳步也有些蹣跚。

不曉得是否天氣更冷的緣故,原本活潑好動的狗兒最近食慾不佳,紳士趕在假期前騰出空暇帶這位小家人去醫院。幸而檢查過後並無大礙,小狗吃藥時還嗚咽了幾聲抵抗,院方只提醒多注意幾天,便讓紳士帶回家了。

 

將圍巾與大衣掛在衣帽架上,駝色開襟羊毛衣和西裝褲是他休閒裝扮的常見搭配。走進廚房,取過茶壺以及骨瓷杯一只,紳士一面煮茶一面鬆開襯衫領扣,或者也是給心情透透氣。

茶葉茶包上週纔赴超市補貨,咖啡他已經幾個月沒喝,一來本就沒習慣,二來覺察男孩避著他,不想打擾對方,紳士索性不再推門光顧。

 

最後一次登門那天,女孩告知他男孩的上班時段,但翌日紳士並未在前往學校中途停車,甚且繞了另一條較少經往的路。

 

當天男孩是不是在場,他不願多想。

興許,他原來就不該遇見他。

 

茗香漸漸渲染在空氣,尚有幾份作業待批閱,但紳士決定小歇半晌。

將茶端至客廳桌几,紳士坐下沒多久,旋即,本趴在自己窩的狗兒慢慢湊了過來,抬起頭對主人嗚嗚著撒嬌。紳士伸手抱起,讓小狗能挨著他蹭蹭暖意,生病的不適或許也能減輕些。

 

熱烘烘茶煙裊裊氤氳,看著令紳士想起熱咖啡,年輕時嘗試過的樂團和菸,這座城市經年覆面的霧,給攔下來被迫攻防同僚的勾心鬥角後終於返家的熱水澡,嚴冬外出時喟嘆般的吐息,感冒時煮一人分的熱湯及牛奶。

雙親在他任教不久即遷居鄉村,課業繁忙,紳士一年不過探望幾回。推算那些獨處的新年煙火,回頭一看,他竟也一個人生活了這麼些年哪。

 

今年聖誕節,大約也是他與Mr. Pickle如往常度過吧。

 

思量著紳士不禁笑得微苦,早已非青春韶光的年歲,甚而將要揮別盛夏燦爛的尾巴,怎麼卻是在這時候,才與年華粲然的男孩相遇,當他的眼睛凝視著他的眼睛,心跳得那般灼燙失序。

 

命運。好運。厄運。

能夠感覺活著心跳著,也就是幸運。

 

奢求啊他是沒有立場的,他本不應試著靠近、或放任男孩溫暖在他的心。太陽是不可直視的是呢,並非眼瞳灼傷是他的心口,無法前進也無法退後,原來笑也能隱隱作痛。

想著一個人本就不需理由。

 

端起茶,隔著杯耳猶能感覺溫燙。

聞著茶香,紳士卻有那麼一絲想念咖啡的味道,想念那一抹金黃,想念陽光。

 

 

 

 

春天走到一半左右的時候他生了場病,稍微嚴重的感冒,未致需請假的程度,但恐怕傳染給了別人,除了準時上下課減少與師生的交流,紳士更降低外出的次數,連男孩都好些天沒見著。

 

「我又不怕感冒,再說也不一定會傳染啊!」

 

被婉拒晚餐的通話彼端,男孩不滿地提出異議,紳士幾乎能在腦海勾勒出對方此刻的模樣,想必是噘著嘴環抱雙臂生氣吧。

 

「但是我們無法保證Daisy不被傳染,上次腸胃炎,她和你病了整整一星期,記得嗎,Eggsy?」

 

握著手機,感冒的鼻音令他的語氣柔軟了幾分,雖然同樣思念,紳士仍未妥協,這是他保護所愛的方式之一,男孩何嘗不懂?只是,想要示弱,示愛。

 

「我和你一樣想念你,my boy。」

 

宛然在耳畔輕喃,紳士說得且深摯且深情,在時間的漫漫長流,每個相伴相愛的日子,無不平淡也濃情。

 

「……快點好起來,Harry。」

 

不痛不痛,痛痛都飛走。

不怕不怕,你有我。

 

儘管沒有見面,訊息並未停止傳遞,通訊這陣子亦以倍數成長。

 

早午晚安自是少不了,男孩或者單純捎來一句想你,或者拍一杯咖啡加上「等你病好就煮給你喝」,附贈一張笑臉表情。氣溫變低多穿件衣服,報告好難寫,剛剛又有顧客想問他的電話號碼。

校園裡一朵初綻的花,和妹妹自拍的笑容。「想吃你做的飯」,僅繫著圍裙或單薄T恤底下一絲不掛的鏡像……

 

頑皮。

 

打開照片,紳士眸色微暗,喉間一緊。真該給捉弄老人家的小男孩打屁屁。可旋即搖頭嘆息,真是被活生生吃定,不過一幀相片便不費吹灰之力撩撥他的渴欲,何關於年紀。

 

但,要說戲弄,紳士從來更勝一籌。

 

是否桂冠加冕的詩句,又或直抒胸臆,微光綠意皆使他想起了他。

攝影泰半為風景,至多Mr. Pickle枕在布偶的午睡。紳士沒有自拍的嗜好,曾入鏡也只在雙方的合照,抑或男孩偶爾偷偷記錄的神情,訊息內容仍是文字,表情符號的練習偶一為之。

 

至於更親密更私密的通訊,縱使裹著感冒的鼻音,紳士猶在通話這頭讓男孩在床上繃緊身體、復酥麻地軟成一團,又從「我軟得像一條麵」延伸至義大利語的辣醬麵條,笑著甜滋滋嬉鬧。

狎暱的耳語火辣更勝異國佳餚,而他們鍾情於彼此的味道。咖啡以及咖啡以外的。

 

候仲春又推移了些,紳士的病情好轉不少,不過出入仍戴著口罩。

這天沒有課,天氣也暖了幾度,狗兒陪他在家悶了幾日,紳士估量著帶小狗外出散步的路程。尚在籌算,門鈴卻叮咚響起,趴在小窩的狗兒登時抬起頭,旋即汪汪數聲,踩著小腳掌往門口跑去。

 

門鈴節奏響得輕盈俏皮,無須詢問也能推知來人。

 

「Eggsy?」

 

打開門,紳士才啟唇,男孩即踮著腳湊上來偷一枚親吻,口罩重疊口罩有點滑稽,可時間仿若因此感染了暖意。

 

「午安啊,Harry,還有Mr. Pickle。媽媽聽說你生病,煮薑茶要我拿來給你喝哦。」

 

自主防護戴上口罩,男孩的眼睛裡盈著笑,在春日的晴光中襯得晶晶亮亮,一片釉綠盛開在他心壤。

 

何其幸運愛是你啊,我在這世界無價的寶藏。

 

關上門,將男孩擁進懷抱時紳士闔起眼,再無須一切,他擁有的已是一切。已然美好的最美。

 

 

 

 

舊歲新年。

又是三百多天過去,又一稔四季,夜央天明,雲影聚散俱為時光流轉的航跡。

 

新歲,許多店家同樣休息,校園也沉浸在假期,街道每個轉角既熱鬧也安靜。

一如以往,紳士沒有給屋子另添妝點,一棵置於狗兒小窩旁的玩具聖誕樹已是全部。並未在門板掛上榭寄生,他沒設想在歲末邂逅一次親吻,遑論相信紅襪內的禮物來自聖誕老人。

 

不過,紳士倒是給小狗穿上了一件聖誕老公公裝應景,送禮人是養了一群狗狗的老友,對動物極為心軟,幾隻大中小型犬均是領養來的,甚至萬聖節也會替牠們打扮,不必挨家挨戶討糖果,老友自動幫狗兒們加餐。

 

比起動物,紳士無疑更喜愛蝴蝶。自幼即經常至戶外觀察,存起大部分零用錢只為購入相關書刊,俟擁有經濟能力,蚨蝶標本成為紳士最主要的收藏品,報紙其次。

他第一次帶回家的標本,是一隻藍色的帝王紫蛺蝶,和一隻橘色的黃帥蛺蝶,至今猶是他最寶愛的蝴蝶。

 

恰巧,紳士有一襲天鵝絨寶藍晚禮服,橘黃色則令他想起男孩。

可如同兒時曾憧憬的鱗翅目學者大夢,在他抉擇走上另一條路時,他的蝶夢儘管不算殞落,卻已然飛遠。

 

就像男孩。

而無法挽回的,何止時間。

 

下午,紳士為狗兒繫上牽繩,散一回新年的步。放假的緣故,商店少有營業,即便開門的也調整了時段,街上人潮倒與平日相差無幾,大約連假窩在家或至外地過節的人一年多過一年,沒什麼人像他這樣遛狗。

也沒什麼人像他是一個人。

 

前幾天,紳士前去探望父母一趟,年邁的雙親看見小狗,照樣十分歡喜,反倒沒多招呼他。業已習慣了父母的態度,紳士絲毫不覺意外,屋內雖還養著一隻貓,但對狗兒未多理睬,兀自趴在架子上觀察世情百態,毫不掩飾地旁觀。

三人外加一貓一狗的晚餐,不是盛宴,家常即是最好的調味。

雙親稍微關心紳士的工作,主題仍是貓與狗,間雜幾則國內外政治觀點。儘管看法難免相左,所幸父母都算開明,不若職場明槍暗箭的角力。

 

屋子沒有紳士專屬的臥室,遂如每年在客房住一宿。臨睡前道晚安,父親先回房,母親卻在原地看著他好一會兒,旋後伸手抱住孩子拍拍背,身高的差距令紳士不得不彎下身來讓母親能勉強摟住。

 

「無論你選擇什麼,我和你爸爸只希望你幸福。」

 

母親對他這麼說,紳士聽著,一時無語,只是回應一句謝謝,不曉得該點頭或搖頭。

早已過了成年許久,然在雙親心中,也許始終有那麼一個孩子的形象,在他笑的時候陪著他笑,在他禁不住掉淚的時候感到悲傷,教導他身而為人的品德,並永遠為他驕傲。

 

然而,他能選擇什麼,是或非對或錯,能不能擁有,是不是永遠安放在心口。

有限的無限的,都不在他的手中,不是他能把握。

 

曾經的愛戀相戀失戀,他無法回答是否後悔或不悔,是不是願意再想起誰,是不是在哪個時候,或許能把錯過的過錯的改變,再見以及不再見。縱然如今已能祝福,能把昔日看得更清楚,對未來某一處方向卻彷彿更為模糊。

 

他以為將獨自走完人生這條匆匆且悠悠的路,以為澈悟了生命的課題本為孤獨。

可又是為什麼呀,因為他怦然心動,更如斯心痛。

 

為什麼,也沒有為什麼。

 

就如這一刻。

 

是他或狗兒的心之所向,在咖啡店前停下腳步,穿著玈黑大衣及藏青色圍巾的紳士望著那抹背影,縱是這般冽清玄冬,那人在他眼底仍陽光般明亮。

 

「汪!」

 

Mr. Pickle叫了幾聲,引來J.B.汪汪附和,兩隻小狗竟都穿上了聖誕老人的紅衣,巧合得令人忍俊不禁。

聽聞聲響的男孩轉過頭,群青色大衣襯得暗金髮絲益發燦爛,臉頰和鼻尖給冷風吹得略紅。倘若可以,紳士願將外衣披在男孩肩膀,抑或擁在懷中、溫暖那雙看似凍傷的綠意。

 

店門旁堆了兩尊笑臉雪人,樹枝充當雙手,交錯的椏杈宛如雙手交握。

兩隻狗兒搖擺尾巴,約是見到朋友感到雀躍。紳士與男孩注視著彼此,更進一步或退卻,是不是開口,時間恍惚凝止在了這裡,當他望進了他的眼睛。

 

「新年快樂。」

 

拉著牽繩的指尖隱隱攥緊,紳士禮貌地問候,收在衣袋的另一只手有些冰涼。

 

「……新年快樂。」

 

轉身面向紳士,男孩說完抿起了嘴,目光在小狗之間飄動。

 

咖啡館今日沒有營業,男孩理應無須前來,相對地,紳士也沒有必定造訪的理由──可是,在沒有絲毫必然的這天,無法逃遁無法閃躲無法藏掩,他與他遇見,這麼靠近也這麼遙遠。

 

雪人是你堆的嗎,他問。

對啊,Daisy堅持一定要兩個,因為只有一個雪人好像很寂寞,他說。

 

「你想喝咖啡嗎?」

 

不過話說回來,我其實不知道你想要或不想要、喜歡或不喜歡什麼──揉揉稍紅的鼻尖,男孩偷偷覷了紳士一眼,唉還是好好看,還是,好喜歡。

一幕幕曩昔紛飛為掠影,記得的未曾忘記,失而復得是否就不算失去,多少平凡如常都是奇蹟,一顆心該如何溫熱一顆心。

聽著男孩自言自語似的囁嚅,紳士眨下眼,想了想,鑒於Mr. Pickle想跟J.B.玩耍,他於是往前一步。

 

初遇的相視,咖啡杯上的笑臉筆跡,泠風拂過的髮梢和陽光的剪影,手指若有似無的觸及,無須原因的想起,夢或者不只是夢,茶色的綠色的,果若心可以不再疼痛,轉身前的再見,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如果你和我想的是一樣的。」

 

如果你想要的也是我所想的,你願意是我願意的。

 

一步的距離是咫尺也是天涯,一眼的凝視能否永恆地珍藏在心上。

他看著他走近,顫抖的何止一個人的心,為什麼時間還能夠呼吸,為什麼還不能一起。

 

你在這裡,我在這裡。

 

我喜歡你。我想要你。

 

「I need you──」

 

伸出手,扯下衣領踮起腳尖,他看見自己在他眼底,他聽見心跳在他心底。啊是的,啊是的,不再逃了不再躲了不再痛了,不要再寂寞了。

 

與你一起,我願意。

 

 

 

 

夏日,驕陽燦燦,釉在景色叮鈴噹啷恍然糖粒晶瑩,閃閃發亮在每一雙即將展翅逐夢的羽翼。

校園中,一簇簇畢業生吱吱喳喳,像黑鴉鴉遷徙的鳥群,或者也確實如此,翅膀的意象之於青春何其不朽並輕易,就連雨滴也能是浪漫的,在這般青澀也青色的無畏韶華,陽光依然在眸底盛放。

 

穿上學士服及學士帽,男孩和同窗四處留影,其中又以女孩的合照數量居冠。

家人當然不會缺席,母親注目的笑顏萬般驕傲,妹妹甚至拿走他的學士帽戴在頭上玩,男孩打趣小傢伙是預習將來的畢業典禮,屆時他們一定會到場,還要給她一大捆同名的雛菊花束。

 

雖然想與紳士合影,但男孩比誰都清楚對方在學生間的高人氣,無論男女。是故,儘管有些吃味,男孩並未頻頻傳訊或通話,反正他們業已約好了在餐廳的晚飯,母親和妹妹也會出席慶祝。

而用餐完後,紳士和男孩送她們返家,道過晚安,男孩則要與紳士一起回家。

 

「Harry!我們在這!」

 

抱著妹妹,和母親在一棵大樹下等候,望見紳士,男孩趕緊揮揮手,等在一旁的好友被他央請來拍照,興許某種意義上可謂全家福吧。

 

「讓大家久等了。」

 

向在場的幾位淑女頷首,紳士好容易才從簇擁人群脫身,系上和別系的學生爭相同他合照,持續微笑快使表情僵硬。

 

「恭喜你迎接人生的新旅程,Eggsy。」

 

來到男孩身邊,紳士的眼中釀著三分欣慰七分喜悅,以及無盡的深深柔情。

 

「謝啦、Harry,我今天超開心!」

 

抬起手調整學士帽的角度,男孩樂得笑彎了眼睛,在紳士的茶色眼底綻放璀璨新綠。

 

大多數學生都聚集在幾處拍照必點名景點,沒有什麼人留意他們。獨照、雙人與多人皆留下紀念,攝影時妹妹頗為配合,面對鏡頭的燦爛笑容和男孩如出一轍。

有一張男孩握住紳士的手,無須遮掩或借位,他們牽著手笑得那麼幸福,那麼知足。

 

不久,差不多完成畢業照,母親和妹妹湊在女孩身旁瀏覽相片,男孩掏出手機又與紳士拍了幾幀,還同經過的老友合影,也是極有人氣的教授之一。

然後,在男孩拉著他往家人好友走去時,紳士握緊了戀人的手。

 

「今天開始是一個嶄新的階段,不論你追逐的夢想是什麼,我知道你不會後悔,也不會愧對世界。」

 

十指相扣,紳士凝視著男孩以萬千溫柔的深摯,海軍藍西裝和金色斜紋領帶的裝扮十分正式,儼如為了一場禮宴,並且不僅僅如此。

 

「而我也不會後悔陪著你看世界潮起潮落,就像你願意看著我。」

 

拿出一只精緻的小絨盒,紳士幾乎與男孩一同屏息,當他與他眼中俱發燙了暖意,當他們執手約定。

 

 

在這苦樂參半的生命,多麼幸運也多麼幸福,我的愛是你。

 

啊,親愛的。

謝謝你,我願意。







×Fin




不知所云記:


主篇終於寫完了QQQQQQQQQQQ還有幾篇嗚嗚嗚我會努力呃呃呃呃呃呃"Orz

溫腥(?)提醒新刊預購7/28(週六)截止喔!詳情請走這邊→http://ten-xs.lofter.com/post/1d77db35_eebe9d0b





评论(6)
热度(19)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