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Sugar daddy

 

年齡的差距,之於他們並不若人們看待的芥蒂。男孩曾想過,倘使早幾年出生,和紳士生活的時間或許能更多一點,另一半可能也是這麼想吧?

但,一次晚安吻後男孩抱著紳士提及,幕色中他吻在他額緣好輕好輕,溫熱在耳畔是低語是心音,是全心全意感受著彼此的呼吸,是每一夜毋須睜開眼的夢裡啊愛猶然清晰。

 

「不管必須經過多久,我想遇見的只是你。」

 

只有你。只為你。只要你。

 

聽著如斯情深的答案,男孩笑得又饞又得意,貼在紳士的胸口蹭呀蹭撒嬌,多暖呀,最喜歡的你那麼那麼好。

 

擁抱親吻自然而然,即夜或翌日清晨的情熱亦然,理性感性,在碰觸到了對方均易燃。

 

由於雙方皆有工作,遲到儘管留意著避免,可有幾回上班堪堪踩著點,好險不險。

女孩對男孩時而髮型紊亂推開店門一事習以為常,天冷的高領毛衣、或者分明溽暑仍扣緊的衣領鈕扣,再毫無說服力的說法也不戳破,有幾次甚且搶救了男孩差些踉蹌摔下的餐具。

 

「我不知道Mr. Hart原來這麼喜歡吃『蛋』。」

 

人潮離峰時段,拎了一只靠枕,讓坐在沙發稍歇的男孩能倚在背後,好友點到即止,卻足以令他赧然了耳廓。

 

至於紳士,雖然學生熱衷於臆測教授偶爾沒繫領帶的各式原因,但結論往往傾倒在老師的另一番風采,難得鬆開領扣的琵琶骨益發迷人性感。

較不易對應的反而是結識多年的老友,見他髮流不若平日櫛得整齊,或西裝幾處可疑縐痕,即使未開口,也定要明知就裡咋舌幾聲搖幾下頭,當面傳幾則縱欲有害健康的報導給他,也非苟同或勸告,說穿了不過藉機取笑。

 

「我衷心期望明年健康檢查你的膽固醇不會過高。」

 

手指在平板上滑動,老友意有所指地瞥了紳士一眼,然而下一秒,在撞見他領口隱約的新鮮齒印時,毫不遲疑送上一對白眼。

 

「謝謝你的建議和茶葉,Merlin,但晚一點我得去接未婚夫晚餐,還有東西需要準備,就不送了。」

 

點亮桌燈,省略了虛與委蛇的禮節,在老友面前,紳士把男孩的身分說得自然,也許含著幾絲宣示及炫耀成分。

給反將一軍的友人加碼華麗的白眼,雖然勢必會出席紳士與男孩的婚禮,但他不想因此被那兩人的關係危及精神健康。

 

擺了擺手示意告別,本日課堂已結束,他返家後還得替狗兒們預備晚飯,那是繫在心房的柔軟掛念。

關上辦公室門前,看見紳士握著手機的微笑,許是和男孩交換什麼親密的訊息吧。煩歸煩,見到他們幸福,他仍是高興的。但願他與他能攜手走過人生,縱是到了旅途盡頭,也不後悔相遇了相愛了,那就足夠了。

 

而年紀背景以及種種萬般,在他們已能笑看,社會自認有關的都與他們無關,不是他們的遺憾。他與他,不過生於也將亡於平凡,一如多少凡人不凡地去愛。

縱是未來,那一日,他將不在他身畔,可依然深愛、依然溫暖,與愛常在。

 

當然,有時免不了由於年歲吃點醋吃點虧,所幸其中仍有幾絲趣味和情味。遊戲吧紳士與男孩各有擅長,千百嘗鮮將關係調味,豐富歷練加之新奇發想,親密的把戲裡誰都輸了也都是贏家。

 

比如這日,向晚,紳士驅車來到男孩工作的咖啡店外,準備回家晚餐。

雖也提議過預約餐廳,但他們的小公主最近把家家酒的領地拓展至廚房,更宣布下次家人的生日要為大家做蛋糕。據悉妹妹今晚從小幫手晉升為大主廚,幫母親烤了好幾種口味的派,狗狗們也能飽餐。

 

臨近男孩的下班時間,紳士思量著是不是另帶一片蛋糕給淑女們當甜點,然而還未決定,透過玻璃窗,隱約捕捉到男孩的身影,以及另一個陌生面孔尾隨在後。

看來又是一個醉翁之意不在酒。

看了眼手錶,該能準時赴約,紳士解開安全帶熄火汽車,車鑰匙上圈著其他幾只鎖匙,其中之一是家。他們的家。

 

「Eggsy?」

 

「Harry──!」

 

拉開店門,見到紳士,男孩眼中當即亮起光芒燦燦,三兩步跑向對方,拉起手便要離開。

 

「哦……?原來你還真的有個丈夫?」

 

轉身之際,門重重摔上的聲響,連同來者不善的語氣。不知禮,無以立。

 

沒有回應來人,男孩抓著背包,握著紳士的手往車子走去,外套拉鍊仍固定在最上方。儘管並非首次有顧客假借點餐對男孩展開追求,但無禮的舉動和尋釁口吻聽來畢竟不快,紳士可不想讓外界壞了他們與家人聚餐的心情。

 

「說實話,這個老傢伙的東西能滿足你的屁股嗎?如果是為了錢,我可以讓你試用看看,滿意的話終生免費,包準你的小屁股每次都爽得上天堂。」

 

倚在門邊,男子笑得猥瑣,附加一個開瓶的手勢和彈舌。店裡有幾位客人被門板的巨響驚擾,視線紛紛轉向門口,打算一窺事件究竟。

 

不欲浪費唇舌和時間,紳士與男孩走到車旁,打開車門預備離去。那人還想說幾句,正要開口,沒意料店門竟給拉開,靠在門上的男子就這麼往後跌坐在地,砰然作響更勝方才,不僅店內,外頭幾名行人也因此佇足探看。

門後,綰著馬尾的女孩握著掃把,俯視的神情傲然睥睨,毫不畏懼。

 

或知理虧或知有愧,聽見旁觀者幾聲噗哧,男子手忙腳亂爬起,惡狠狠瞪了幾個人,拍了拍褲子後近乎落荒而逃。

闔上門前,女孩朝他們揮揮手道別,男孩眨眨眼做了一個敬禮手勢,紳士回以微笑答謝,不過忖思著一會兒傳訊、通知女孩的管家來接她下班。世上無禮且無法無天者何其氾濫,只得盡可能防患未然。

 

「今天蛋糕賣完了,不然我本來想帶幾塊給Daisy跟媽媽。」

 

背包和公事包一同置於後座,坐進副駕駛座,男孩一面繫安全帶一面說著,似乎並不在意今晚惡意的插曲。

 

「你的心意無價,這樣就夠了。」

 

發動汽車再度啟程於歸途,許是錯覺,可紳士恍如自男孩身上嗅見了甜味,咖啡,糖而不只是糖。

 

「嗯哼,我知道你也愛我,Mr. Hart。」

 

毫不掩飾地正大光明看著紳士的側臉,男孩的綠眼睛在光影掩映下猶若樹影,而他為他扎根在生命在永恆。

 

「不過我不想去天堂,我只要回我們的家。」

 

在你身旁,在我心房。在我們的家。

從來啊我看見你是光,如同你看見我那樣。

 

聽著呢紳士淺淺勾起唇線,明白男孩撒著嬌也願意他撒嬌,因為相處的每一刻都如此珍貴重要。

紅燈時,車停止了行進,紳士牽過男孩的左手,一雙對戒在夜色在彼此眼中閃爍。

 

「這點我也一樣,sweetHart。」

 

親吻在手背的溫度儼然誓約,在他們許諾了執手那一天。

 

時間是真實的,時間是現實的,時間實現的是不是真能開花結實的。

可是啊,是啊。

我只要你就好了。

 

SweetH(e)art。

 






×Fin

 

 

 

不知所云記:


被吞了所以再發一次"Orz

溫腥(?)提醒本子預購明天(7/28)截止喔>D</那麼我繼續努力>__<





评论(4)
热度(34)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