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放文倉庫→http://tenx0.pixnet.net/blog

【HE】Candyman


Human。Gentleman。Candyman。

 

工作的緣故,男孩身上總若有似無縈繞著咖啡香,時而雜揉點心的甜味,儼若天然香水。妹妹曾對此發表感言,把哥哥比喻為巧克力草莓櫻桃香草布丁咖啡蛋糕,喜歡的知道的口味全點名一遍,哪裡明白邏輯或調味。

不過,合理本就為社會框架,不屬於童心所衡量,喜愛的都是無價,每顆眼淚皆似星星閃閃發亮。

 

而若果,磕磕絆絆跌跌撞撞,任現實百孔千瘡,猶緊握手心的夢想。

是不是就如他看見他眼底不熄的光,一步步過往與前往,生命終能如願以償。

 

而他們一起,就是家。

 

訂婚的訊息見報僅一隅,但已在職場沸騰,有禮的美意和失禮的不懷好意並進,綿花嘴或棉裡針,雖是司空見慣見怪不怪,但針對的對象波及至另一位當事人,可就令紳士難以一笑置之。

 

「無禮誹謗他人未婚夫可不是一名教授該有的作為,Professor King。」

 

從褲袋掏出錄音筆,紳士看著面前白髮蒼蒼的長者,無奈於對方在走廊攔下他,竟只是為詆毀素昧平生的男孩。

 

「我一向對那些權力勢力不感興趣,您應該多把心力花費在研究室,而不是成天只想踩著誰爬上位,恕我失陪。」

 

拎著公事包邁開步履,面對老人陰鷙的眼神,紳士毫不退卻。輿論或手段他雖不沾惹,也知曉其中利害,他能做的不知幾何,但保衛所愛,這點他不懼也不悔。

 

有當面訕謗,當然也有私下非議的。幾次不巧遭紳士的老友撞見,聽著那些無中生有無事生非,他先是在轉角翻了翻白眼、嘆口氣,解鎖平板,文明人以文明人的方式處理。

幾段直播影片,在網路上儘管不熱門,然而在校園內感染般地流傳,不少學生甚且在那幾位教師的課堂上發問,心態或嚴肅或嬉鬧,均讓那些人下不了台。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是嗎,Professor King?」

 

老人站在講台上,揚起的笑容毫無溫度,舉手的女學生並不畏縮,仍銳利地望著那雙冰冷的視線。

 

「但有些人說的話完全出自惡意、泯滅人性,如果是這種話,我完全無法理解有什麼理由保障這種想法存在。」

 

「有位作家說過:『人類可以有多缺德,我已經是見怪不怪,我比較不了解的是為什麼他們一點都不感覺到丟臉。』對於這點您認為如何,教授?」

 

座位上,女學生坐得筆挺,一兩個學生吹了聲口哨表示讚嘆,更有人偷偷打開手機錄影。

冷冷一笑,老人將講桌上的書本闔起,明顯可見過於用力。

 

「令人讚賞的引用,至少能唬住一些不讀書的人。」

 

抬起手看了一眼錶面,拉長了一聲「噢」,老人露出看似惋惜的神情,眼底陰冷如冰。

 

「但很可惜,該下課了。」

 

轉身往門口走去,老人攜著書不假思索離開教室。旋後,學生們炸開一陣歡呼,起鬨者有之、起義者有之,民意如織,非可敝屣視之。

 

正義公理,說來也不過相對於罪戾。善與惡該何如準則,同樣難以比量。天堂地獄是否一線之隔,正面反面何止一念之差。

大環境和小天地,大道理及小日子,他者與個人,孰是孰非。

千萬遍跌倒受傷,時流中誰不是一粒滾翻細沙,可是啊仍有一些守望,生命裡所不能退讓。

 

宣揚,飛揚,徜徉。

為誰在風雨後揭幕晴朗,那一刻,你已是陽光。

 

而在男孩的工作地點,雖偶有追求者試探,但不若紳士必須日日置身的爾虞我詐。

起先,除了身為好友的女孩知悉,其他人態度如常。上班時男孩以防丟失會摘下戒指,不過上工前和下班仍會戴著,幾位常光顧的熟客注意到他手上的婚戒,無不好奇打聽,得知後俱給予祝福。

 

甚至,見過幾面打過招呼之後,一些客人會在紳士開車接男孩下班時,開幾則無傷大雅的玩笑,男孩或者眨眨眼或者做個鬼臉,拉著紳士的手和大家道別,無名指上的對戒光芒溫潤成雙。

有時,許是想對別有意圖的顧客宣告,紳士微笑著伸手攬住男孩的腰,小未婚夫自也明白,回以同樣溫暖的摟抱,還得女孩佯怒催他們快離開。

 

是啊,善意惡意,每一個個體的本意,醜陋美麗皆為人性。

無價的有價的,無限的有限的,無形的有形的,無理的有理的,無情的有情的,無常的有因的,無關的有關的──

 

甜蜜和澀苦,俱是自我的體味。

也許展翅也許折翼,邁出的每一步都是生命,都能有所意義。

 

若你所愛的也是愛著你,願你相信的無愧相信。

而我會與你一起,目送黑夜將盡,迎接天明。

 

是日朝曦。

距鬧鈴設定的時刻尚有些時間,主臥大床上,男孩還沒睜開眼呢,下意識往共枕的熱源貼近。枕邊,紳士猶沉睡,不過在男孩挨蹭時稍稍挪過手臂,自然地將另一半擁在懷裡。

 

──嘿嘿。

 

閉著眼悄悄勾起嘴角,男孩笑得好不滿足,和紳士相同的淺色睡衣,一床被褥,整座世界宛然就在這裡,如斯溫熱。

 

前天,他們拜訪紳士的雙親,並留宿了一晚。儘管不是初次見面,男孩多少仍有些緊張,畢竟業已訂婚,長輩在稱謂上也算是父母,難免不安。

和男孩的母親相處時,紳士或許也是這般心情吧。

 

幸而,兩位長輩待男孩的態度不若從前母親看待紳士,起初儘管有些意外,但也接受地坦然,每每相聚總要噓寒問暖,對男孩甚至比紳士更為疼愛,連貓咪都會主動找他撒嬌。

有一回告別時,趁紳士和母親閒聊幾句,父親拉起男孩的手,語重心長告訴男孩,假使紳士欺負他,盡快通知他們,他們一定會替他討公道。

 

「嗯、謝謝,爸爸──」

 

脫口而出了稱呼,男孩的語氣有些忐忑,卻無比真誠。父親拍了拍他的肩,眼中溫暖滿斟,如同先父兒時注視著他的溫柔。

 

──謝謝你,在我的生命帶來更多可愛的人。

 

緩緩睜開眼,男孩看著紳士的睡顏,那些年歲的刻紋呀,他想以親吻一一記憶,曾經如今,像是他吻在他的心。

 

撐起上身,在紳士唇邊拂落輕吻,一下兩下,旋即在那雙迷人的薄唇輕輕覆上時,男孩唇緣揚起柔軟的弧度,他與他同樣地。一顆心與一顆心。

 

Good night,my knight。

Good morning,lovely。







×Fin




不知所云記:


趕出來惹嗚嗚嗚好開心QWQ這是新刊公開的最後一篇,還有一篇不公開的試閱只能等預購截止再發了(爆)預購請走這裡→http://ten-xs.lofter.com/post/1d77db35_eebe9d0b

引用的「我捍衛」那句出自伏爾泰(Voltaire),「人類」那句出自Jonathan  Swift。

偷偷說(?)一句Christina Aguilera的〈Candyman〉裡有一句歌詞講到cherry pop,我一秒想到~~~AWA(被滅)好的我繼續去趕進度了>__<





评论(5)
热度(27)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