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 + 🐴


※敬告:這篇是幼稚園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因為,你就是我們成真的美夢啊。)

 

 

 

有沒有哪一座彩虹,在闃深的夜裡也能繽紛夢境的天空。

有沒有哪一滴眼淚,在冰封的季節中猶能給好好地寶貝。

有沒有哪一個名字,在成長的旅途不曾改變原本的樣子。

 

而你的夢呀,是不是也有一個家,陪著你一起迎接天亮。

 

 

不必去學校的假日,他們讓小傢伙睡得比平時晚一些些,老紳士與小騎士轉醒後也在床上溫存了頃刻。

之後,下樓準備早餐,貌似簡單仍不失豐盛。烤吐司以果醬在表面蘸上笑臉,對切的夾層是香煎培根和清脆生菜,再盛裝些許金黃鬆軟的炒蛋灑上迷迭香佐色,印有狗狗腳掌圖案的雙層玻璃杯斟著柳橙汁七分滿,為了所愛的笑眼映著萬千璀璨。

 

待餐具布置完畢,老紳士替小狗的食盆裝滿早飯,小騎士上樓欲給小貪睡蟲搔癢作為鬧鐘。不過,才推開房門,便見小人兒側臥著捉住抱抱羊,睡得粉撲撲的臉蛋宛然鮮甜水蜜桃,是哪篇故事入夢了呀嘴角偷偷地笑,是不是夢裡也有暖暖的擁抱。

 

躡手躡腳將手鑽進被窩,給睡得暖烘烘的小娃娃搔癢,小傢伙旋即尖叫著醒來,滾到爹地懷裡,一大一小抱著笑成一團。親親暖香小臉頰,詢問夢見了什麼呢,小人兒眼睛彎彎地兀自笑得好不快樂,小手覆在小騎士耳邊講悄悄話,每個音節在晨光中如斯明亮。

 

「我夢到Papa跟Daddy噢。」

 

那雙嫩綠眼眸微光鮮映,新芽般的生命力仿如夏華,千百時日來,皆如一日之初綻放。

 

對啊,我夢見你、看見你,無分虛實,無關前生或來世。

我們牽著手一起走過的,就得以真實,就是日子。

 

 

雖是週末,但他們的工作無法比照社會的常規辦理,依舊得赴總部一趟。幸而小王子從小接觸,總部和裁縫店無疑是另一座遊樂園,攜帶水壺及今日的玩具,便同爸爸爹地搭車前往。

為免無聊,他們讓小狗也一道乘車,狗狗總是盡責地履行小主人玩伴的職務,兼具運動效果,回家後不會叼著拖鞋或杯墊滿屋子藏,上床時間自動趴在客廳的小窩好夢。

 

儘管狗兒幼時並不熱衷於跑步,不過,和小主人一起遊戲,小狗往往雀躍無比。午餐例會後的空檔,他們在總部的草地散步,可惜魔法師有事得處理,只得眼睜睜錯過陪小教子的時光。

隨興漫步,老紳士和小騎士聊及各自的訓練生時期,無論晴雨,幾乎每天都得跑上好幾圈,差別在於Mr. Pickle比J.B.熱愛賽跑,沒有背心貴賓席這類上等待遇。

 

正說著呢,小傢伙驀地與狗兒啪噠啪噠向前衝,握著遛繩的小騎士反射性拉回,小狗雖給制止,但小人兒仍然往前跑,一個不留心、啪的跌跤在地,一雙小手直接按在地上,柔嫩膝蓋同樣無以倖免。

 

「不痛不痛,痛痛飛走──」

 

自己爬起來拍落手上的塵土,小傢伙抿起嘴,分明噙著淚仍堅持不哭。小騎士萬分心疼,稍微擦去膝蓋上的髒汙,明顯有些破皮。老紳士檢查小手的擦傷須臾,而後,讓小人兒攀著坐上肩膀,理由是避免傷口惡化,其實,不過是寵孩子呀。

 

「小不點騎馬,那長大以後想當騎士嗎?」

 

「想──跟Papa還有Daddy一樣!」

 

坐在爸爸肩頭,小娃娃對於驟然升高的視野十分新奇,左瞧瞧右瞅瞅,恍惚更靠近蒼穹,每個新發現都向爸爸爹地報告,狗兒繼續跟在小騎士身旁守護著一家三口。

輕輕捉著兩只小腳丫,老紳士忖思著晚餐多煮一點,儘管小傢伙的生長曲線長期都在平均範圍,可實際摸起來仍是偏瘦,還能再長幾分肉。

 

魔法師自然第一時間獲悉事故,為了獎勵小教子的勇敢,小人兒的晚餐甜點多加一顆奶酪,雪晶一般潔白。

從縈滿奶香的小嬰兒,長大為揹起書包的幼兒,第一天到一千多個日子,像是才一眨眼的事。

雪花裡誕生的小天使呀,縱然成長的路上將遭遇更多跌跌撞撞,可是,跌倒了只要再站起來,即使生命受傷,靈魂猶能無瑕,愛仍無價。

 

無論春夏秋冬、黑夜白晝,而你,就是我們的小小太陽啊。

 

 

返家,沐浴後重新給傷口敷藥,乘老紳士洗澡,小騎士和小傢伙玩了居家版的騎馬術──大人躺在床上舉起雙腳,小人扶著坐在其上,高高低低,即是簡易的牛仔遊戲。霎時,主臥流瀉明燦燦的笑聲,夏色般動人。

待老紳士洗浴完畢,講述與白馬相關的床邊故事,小騎士抱著已然闔眼的小娃娃回房間,老紳士又將手上的書翻閱幾頁,留著床頭燈等枕邊人晚安。

 

然而,人有失手,馬有亂蹄,生活中各式意外,他們業已習慣。

因此,當小騎士爬上床、變本加厲坐在了膝上,老紳士僅是把書本置放床邊櫃,旋後順勢托住小丈夫飽滿的臀部。滌淨定型的栗褐髮絲微捲在額際,小騎士抬起手捋開老丈夫的額髮,隔著衣料的肌膚之親,也能清楚感覺到為彼此情動的熱度。

 

「騎馬嗎,Mr. Hart?」

 

舔舔嘴唇,小騎士稍稍扭動身體,更甚擺出了騎馬時顛簸的姿勢。老紳士思量似地微側過頭,修長手指沿著褲面淺淺下挪,觸到了縫線,抑或體溫的界線。

 

「我以為你對騎士的工作早就駕輕就熟了,Mr. Hart?」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君子一言,快馬一鞭,說不定,還能多加幾鞭?







×Fin




不知所云記:


標題是馬~所以騎馬囉>.^(被揍XD)

這幾天感冒藥效腦子運轉緩慢,小柯基來幫我打唔嘛預防針Q3Q(結果被扔洗衣機消毒)

人災人禍頻仍,大家都保重身體&注意安全>__<





评论(36)
热度(31)
  1. AlecNights 从 以償_。 转载了此文字

© ä»¥å„Ÿ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