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afflatus ×

時流滴答,輕輕漣漪在髮梢,暈開在影子溫熱了心跳。

是如何明亮的午後呢,當景色與你一起笑了,當我們仍是我們,當你回眸,而韶華溫柔。


指腹靜靜翻過又一頁紀錄,他瀏覽著一幅幅人名或地名,一些比酒香更古老的年分,另一些未曾構想的疆域,還有承襲的淵遠流長。


代號。編號。


他們是陽光背面的暗影,花香的棘刺,縫補著聖誕襪中的夢,讓「日常」得以踏在自己背上前進。


沒有名字,不擁有歷史,斑駁在報紙標題的興許只有年歲嘆息的淚漬。

可是,哪、並不是孤獨呀。


踮起足尖取下書架上排的文件,午後的清淺微光拂在臉頰。他定睛在書頁上...

【HE】élan vital

心動與心痛。

撲通。撲通。


無論凝視如何翻騰,他撫觸男孩的手勢猶是一絲不苟地鎮靜。

裸裎著坐在浴缸內,一室氤氳,讓傷處乍看之下不那麼椎心,恍惚幾道絳色刷開在白淨畫布上的羽翼,然而腥紅淋漓正是給摘下翅膀的證跡。

最醒目是肩上的傷,其餘細碎的結痂如雪吹散,星星點點,盛開了逼近一座冬季的星圖。在騎士被迫躍落巔崖的當下,他在王座聽見了碎裂的死寂,卻僅能在掌心掐破了指印,豔如墨滴。


那時候,男孩在海洋彼岸眼見那一聲砰然,該是如何咬緊了淚水,才未讓靈魂自內部崩解?


突然他覺得那麼那麼抱歉。


「Harry?」...


【HE】prosit

麥浪。新釀。

玉液瓊漿。

橄欖色。

酒滴。

香。

熟。

透光。

與你一樣。


頸側暈開濡濕的力道時,床上的他業已轉醒,因著幾十年敏銳於空氣動靜的職業病。

虎牙輕輕囓在皮膚上並不太疼,他僅是抬起手在惡作劇的男孩頸後細細摩娑。指繭劃火柴一般磨出絲絲輕顫,若是燃燒,沸騰,誰才是在時間之中不悔地撲火。


「餓了?」


一面問著,他一面將指紋拓印在男孩裸裎的尾椎,特意搵在那朵小小的縫罅,男孩飽滿的兩瓣臀肉幾乎是立即繃緊,指腹給微微掐住之際,他淺淺笑出了聲。


「是,並且我今天拒絕在餐桌上看見牛奶,先生。」...


【HE】VENI VIDI VICI

要我。吻我。愛我。


儘管魔法師和騎士好友經常將他們遲到的理由歸因為情事,但事實上,時常由於情勢所逼,他們難得能忘我地縱情。

甚且任務前幾日,他的老紳士即開始展現熟練的克制,無論他如何乘著晨起時展示裸裎的體溫、清洗餐具時繫得比平常更貼身的圍裙、替換更加甜郁的香水……啊他的老紳士,若是此刻情動,也僅僅以親吻和指法,讓他躺在身下或坐在腿上、著魔迷亂地喊出以愛命名的樂章。

而那首詩歌,從來只有一個名字為音符。


所幸,慶幸,萬幸,倘使獲得了假期,他的丈夫會與他合奏狂烈的篇目。一如此時。


輕吻沿著腳背濡濕地蜿蜒,有點癢,更多灼熱。...

【HE】vice versa

我喜歡你喜歡我。


冬陽清清淡淡,淌落在融雪的門階是綿長的淚跡,揉入碎光的棉花糖,枕在夢中珍珠白的頭紗。

落鎖的聲響幾不可聞。

他在開啟另一條連線時聽見魔法師的咒罵、以及那方通訊關閉的電子音,旋後,耳畔傳來軟糯的「Harry?」上揚的音節啣著黏黏糊糊的鼻音,他完全能夠勾勒男孩此刻的模樣,縱使一隻手捉著眼鏡,另一隻手肯定猶抱著他的枕頭蹭呀蹭。


「吃過早餐了嗎,Eggsy?」


拾級而上,他聽著男孩將醒未醒的回答,「嗯……我在睡覺。」語尾隱隱含著軟綿綿的笑意,宛然小狗狗哼哼。

時間上更接近午飯,但他昨晚讓男孩累著了,甚且今早出門前,他給熟...

【HE】Liqueur d'Or

碎陽細細篩落在髮梢的香氣。影子在月光下暈開一片深海。無以命名的星色在眼底是發燙的願望。

燈火掩映,在你髮上簪冕了桂冠。若我得以親吻你在手背,若我足以執守你靈魂的聖潔,縱是世界無以寬宥,便是腥紅的罪名在身後淌為河水,將我的生命駁回吧,然而愛無罪。

而愛無罪。


雪夜。


闔上書冊,摘下眼鏡,他抬起手捏上鼻梁,長時間閱讀讓視覺有些疲憊,深夜的闃寂使指針的推移更為清晰。但他並未確認時間,早已複習好幾回的書給擱在書桌,然則詢問文字內容吧,他這次大約什麼也讀不進腦中。

興許,只是潛意識裡避著與那個男孩太親暱的相處。


知曉他隔日是休假,男孩特意在裁縫...

【HE】Sometime -ab ovo

past


Oxfords not brogues.


present


你喜歡聖誕節嗎?


不,我並不知道,畢竟喜歡與否都不絕對必要。

記憶浸泡在情感中容易失真,晾在理智的夾層又太輕易磨蝕,因而靈魂受潮,思念或許發酵,如果血淚風乾了在每一步歲月的泥濘,你要對命運失笑或然對自己發笑?

不,我不知道。

誰知道。


能說是理所應然吧,他們往往無法準時過節的,因為人性總與世界有所過節。

雖然是成為伴侶後的第一次節日,但十二月二十四日的夜晚,青年腳下的土地正氤氳著陽光,旋即又...

【HE】imprimis

一稔凍傷復又煨熱的隆冬,兩雙相視而笑的眼睛。

紳士的名字該只見報三次。

四個季節都盛開著陽光,五歲那一年的雪花球,許願吧因為是初生的六月呀。

掛在門板上彩虹的七抹微笑是小女孩的畫作。八是戒指並排在一起時無限大的符號。九像是他低下頭來親吻他的姿勢。

以及十指相扣。


好溫暖。


醒了過來,但他不急著睜開眼,僅是輕輕捏住手下戀人睡袍的交襟,細細感受對方拂過額髮的鼻息,並且因為搭在自己腰間的手而偷偷地欣喜。

悄悄覷著一隻眼睛,確認枕邊人猶然安睡,他才小心翼翼地支起身、趴在枕頭上,藉著自窗帘邊沿淌在室內的微曦,凝視他家那位連睡相都流露著優雅的老紳士。...


【HE、Per/Rox】persona

命運追到跟前,見到的下一步是白晝或黑夜,退一步是對誰低頭或與自己決裂?

再多的準備都無以預演明天,舉杯是與生命和解或又一次灌醉著無解?

這個世界啊,以為的前進會不會也是逆向的節節敗退?


而後退,抑或為了將要起飛。


「喀、」


他並不是沒有聽見那細微的開門聲響,刻意收輕的腳步聲,以及才脫口就給嚥下的名字的第一個音節。

還有的,與他身上相仿但更加清暖的一縷淡香。

因而他維持半仰起頭枕著倚背的姿勢,頸部幾乎暴露出弱點,又有何妨。


男孩,他的男孩,步子裡總踢踏著獨特的節奏。

假日換上那雙翅膀鞋,即使走在平常的街道,下一步都...

【HE】heart

倘如整座世界的星星都已安睡,月色兀自斟酌圓滿圓缺,街燈蜿蜒成囈語的餅乾屑,哪一幕影子將跫音摭拾而起,滴答,幸福快樂的睡前故事是夢話或者笑話。

你的名字不是神話,情話在我心口發燙。


滴答。


他反射性顫了一下指尖,又一次聽見指針在空氣中漣漪的時候。

不確定是什麼時間睡著了的,也不肯定睡了多久,精裝的詩集猶擱在被褥上,他的指腹甚且仍書籤般搭在其中一行,玫瑰的書皮孕育是詩心的芬芳。

視線褪下一些則是睡袍的褶線,床頭燈的光影從來是虛實錯落。

啊是暈開的嫣色初綻似的虛掩在他的掌心,一如唇邊的輕囈溫熱。


他的男孩在他身邊睡得那麼香甜,挨得如斯貼近...

1 2 3 4 5 6 7 8 9 10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