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償_。

【Harry/Eggsy】【Colin/Taron】

CP潔癖,不拆不逆。
HE要HE:)

你好,我是大帥哥‧謬蕪悠XD
2.5次元→http://www.plurk.com/en_x

【HE】Sometime - ad astra per aspera

star


Well, you’re full of surprises.


stars


正如每年的聖誕節世界各地無不盛產聖誕老人,今年的這一日如同以往南瓜過剩──但這不表示所有南瓜都喜歡被刨鑿或啃咬,如果你想知道。


若說那些圖案是我們的外在(無論內在如何空虛),而此刻我的外衣一角濕得幾乎要透破,追根究柢(儘管許多新聞早已丟失了這項傳統),那沒有絲毫南瓜香味的油墨大約仍沾附在小狗的口腔(也許可以說是咬文嚼字,字面意義上的)。

然而被叨至茶几,我還沒給人翻閱,就先...

【HE、Per/Rox】Sometime - tabula rasa

Some day


What’s your name, young man?


Eggsy.


Monday


門把給轉動的時候,不知是不是所有人──更正,所有報紙──和我一樣喊出了「我的老天」。(唔,不過每次聽到「God」都會讓我錯覺是自己就是了,畢竟我被取名為「OH MY COD」,追溯這個神奇的諧音,說不定我也擁有什麼神祕的超能力?)

但我並不希望這次的事件是出於那神鬼莫測的超能力。


在我們眼前,身為屋主的他抱著一個小小的孩子(我決定忽略上一...

【HE、Per/Rox】Sometime - pas de deux

step


Second lesson… how to make a proper martini.


Yes, Harry.


steps


帘子揭開半扇窗景,陽光淺淺地暈在落地窗面,不過室內仍是點著一盞桌燈,書頁交疊的聲響細微,就著夏色將一幕幕年華翻閱。


桌前,兩張座椅幾乎是並肩,只是其中一張半是轉向。

他們坐在彼此身旁,兩雙相同款式的室內拖鞋,然而僅有一份派上用場。此刻,男孩的上半身倚在椅背,穿著短褲的腳ㄚ堂而皇之地枕在他的腿上,光裸的足踝不...

【HE、Per/Rox】Sometime - sic transit gloria mundi

Day


As Hemingway said, “There is nothing noble in being superior to your fellow man. True nobility is being superior to your former self.” 


Spring


第一次遇見小女孩是許多年前,是春天的時候,小小的娃娃讓哥哥抱著,滴溜溜的眼睛好奇地望著我們。

好乾淨的眸色,相似結晶著氣泡的玻璃珠,葉尖一顆清亮的晨露,池塘花瓣吹落而...

【HE、Per/Rox】Times of life

0


A gentleman’s name should appear in the newspaper only three times. When he’s born, when he marries, and when he dies.


1


我是他第一紙親手釘在牆上的頭版。


那天是他第一次任務,年輕的思慮往往在謹慎縫隙湧動著一絲不馴,據悉當日他完成的手法極為俐落,即使收手猶難免青澀;報告有條不紊,甚至比政府公文更縝密;回家後他斟著半盞燈光獨酌,手勢平靜但呼...

【HE】Keep calm and love

若然,每一朵雲都是一舟夢的羽翼,季節的風繽繙著蔚藍的航跡,陽光吹落了輝芒,髮梢暈開微光的香氣,滴淌,靈魂純粹在你的眼睛。

於是啊我纔在倒影裡清晰了自己。


無所畏懼。


踏出每一步之前,該是為了什麼理由而停留?


將牛仔褲管掖入休閒鞋時,男孩才發覺其中一只的鞋帶鬆脫了,先前綰妥的結不知何時掙開微隙,因著款式的緣故,繫結是收在鞋子背面,一對尾翼展翅,恰好自側面掩藏了繩結。

雖然繼承了騎士的代號,衣著的風格也蛻變了不少,但男孩仍保留一部分原本的品味。比如天使的步履。比如偶爾天使般裸裎著入睡。


男孩索性坐在矮櫃上重新給鞋子打結,微...

【HE】pari passu

夜裡總希望是有星光的,向晚拉長的影子讓夕色融化了輪廓,午茶以骨瓷杯斟酌半匙甜度的時光,晌午方巧讀畢的報紙摺成妥貼的對角,早晨賴了片刻的床以後給溫潤的茗香喚醒食慾……


若是難得而珍貴地,當世界的險峻暫且靜謐,當必須堅守的安睡在堅守之外,擎傘僅僅為了一個人擋雨,起霧的只是城市的心情而不是在哪一雙眼睛。

太陽不止裱幀在天涯的記憶,此刻真實地溫熱在比咫尺更明晰的風景。


我要你。只要你。

因為你,我願意。


意識朦朧在微曦將醒未醒之際。


緩緩睜開的目光尚未對焦,一片熟成的酒紅色,在他與他身上。

年長的戀人猶枕在睡鄉,淺淺的鼻息沉...

【HE】meum

季節遞嬗著承諾,沉默的航跡浮貼在年華的跫音,若即若離是回憶的舞步,啟程之時亦然追趕在歸途。

世界追逐著世界,誰的注目從來致意於另一個誰的背對。


漣漪在空氣裡是紙頁翻閱的聲響,輕盈卻清晰。

一落待簽核的文件靜靜躺在桌面,細碎的光影流轉在杯緣,他勾出的每一撇捺均是向時間定約。


頃刻,門上的敲響簡潔有序,他禮貌地應門,來人不意外是抱著平板的魔法師。

然而當場尚未有人破題,身後,年輕的騎士一面蹙眉微調袖口,一面嘟囔著「Harry你上次幫我縫的釦子又脫線了」──魔法師以他鍾愛的平板立誓,他絕非蓄意將青年下回的外勤地點指定為海洋彼岸。


「Har─...

【HE】bonne bouche*

靈魂將肉身署名,愛以靈魂定義,時光又能如何叩問愛的命題。


是一次外勤後的返程,兩位年輕的騎士在專車內口頭整理稍晚的報告,對話裡間雜了調侃的默契,語助詞的髒字以及燦燦笑聲。

不過,途經一間咖啡店,許是接近午茶時段的緣故,好友一抹眼神示意,他當即眨了眨眼,旋後便是魚貫下車。一踏上地面,他轉身為女士拉開車門,擺出紳士的體貼手勢,好友卻刻意挑起眉梢,附贈一句「得了吧我可不想摳你的手心」,隨即踩出輕巧的步子,逕自推開玻璃店門。


「Merlin,你或其他人想吃些什麼嗎?」


點了嗜好的熱飲後,女孩在甜品櫃前物色小食。網絡彼端,魔法師透過螢幕下了單,然後...

【HE】or

陽光暈開在穹蒼的午後,此刻,若是盛開了雨聲,必定也是一瓣瓣璀璨,滴滴答答,芬芳在影子與影子並肩的步伐。


聽見一串叮叮咚咚的腳步聲,該是兩雙腳ㄚ,其中一對應是趿著與他相同款式的室內拖鞋,捉迷藏似的在階梯上敲擊雨滴般靈巧的足音。

他所飼養的小狗無一不喜歡那道旋轉梯,無論曾經或如今。


──Fuck、J.B.!


客廳裡,戀人喚愛犬的語氣聽起來咬牙切齒,尤其開場白即是主人習慣的語助詞,但他比誰都清楚那樣的語調是對方小小彆扭的親暱。一如他吻得那人仰躺在餐桌上微喘之際,比如那人冒著燙嘴的風險仍要偷偷捏起一塊煎培根含在嘴裡哈氣。


將簡單...

1 2 3 4 5 6 7 8 9 10

© 以償_。 | Powered by LOFTER